向下滑动

横店东北大汉化完妆:
没人知道我是男是女

“如是姑娘还不快出来接客。”随着饰演老鸨角色的演员一声吆喝,众多女伴舞演员纷纷散到舞台各处,白色镜头灯光聚焦到一方圆形门,台下几排观众伸长了脖子期待着一睹这位“秦淮八艳”之首、有扶柳之魅的柳如是的倩影。

“片刻,柳如是头梳高髻、浓妆艳抹地推开门,轻提了一下五彩的衣袍,慢慢往下踱了两步,又恐怕台下的游客久等小碎步快迈下楼来。在英才俊杰的趋之若鹜下,“她”抚手离去;在青年才俊的注视下,“她”将长长的袖口抛出,一段跳跃的舞蹈更是让艳丽长袖上下翻飞,在观众还没尽兴时却又淡然退场,留给现场观众无限遐想。

“这样一段精彩的演绎抓住了在场游客的心,现场纷纷议论这是怎样的一位奇女子。而接下来“她”返场归来,却又让众人大吃一惊——“她”原来是男儿身。

“我知道男人想看到什么”

台上饰演柳如是的演员名叫唐振,是横店影视城明清民居博览城的反串演员,第一次见到他本人的时候,很难想象这是一个95后的男生:长着一张标准的瓜子脸和柳叶眉,留着一头长发,甚至拥有令女生都羡慕的纤细长腿。在问到他平时靠保持身材的时候,他回答说,平时并没有刻意去维持(身材),唯一和人不同的是一天要演很多场演出。

每天早上七点他就要起床出发去景区,先在练功房里练一会儿拉伸,之后就会立刻赶去剧组化妆。对于同剧组的其他演员而言,他这样的反串演员有着特殊的化妆术。

“我的妆跟一般女演员是不太一样的,因为我是男的,妆需要画的更浓一些,加一些阴影,不能让观众看出来(我是男的),比如这个眉毛就需要浓。”一边自己画眉毛他一边说,不到半小时他的妆就画完了,脸部已经非常接近女演员了。上台之前,除了化妆他还要带上发髻,穿上“特制”的戏服,这种戏服能让他的胸看起来像个女人。

出场惊艳结尾出彩,剧院里不少游客为他以假乱真的表演报以掌声。唐振说,他非常喜欢观众们听到他是反串出演时候的那种诧异:“感觉就像我现在不是我唐振,而是柳如是。我骗到了他们”。

对于反串出演柳如是,唐振很有心得,可以体会如何才能“勾引”游客:“就是那种欲迎还拒的感觉,明明想靠近却要故意远离,这样会很吸引人”。

就是凭着这样的演技,他总能得到观众满堂喝彩,在他休假时角色由别的女演员来出演反倒一些游客觉得这不像个女演员。

“有时候柔媚,有时又充满杀气”

4年前,唐振就像其他横漂演员一样,怀揣着一颗一夜成名的心,从故乡黑龙江齐齐哈尔来到横店,开始了他的演绎生涯。

每天白天他有三个演出其中包括一个走上街头的路演,到了晚上游客最多时她还有夜场表演。唐振说,他一个月有四天假期,但这样忙碌了四年,连过年都因为演出没回过家。“我记得2013年第一次过来横店面试角色,和一群男演员一起,导演叫其他人跳男的舞,唯独让我跳女的(舞蹈),那个时候导演就选择我做反串这个角色了。”剧组里很多人评价唐振都说,他身上很有艺术性是老天赏饭吃,《秦淮八艳》需要一个反串角色突出亮点,也需要一个能把袖子舞出感觉的人。

唐振一入行就是当反串演员,他演出的类型也不止于舞台上柔媚如丝的柳如是,到下午他还要饰演一个杀气腾腾的东方不败,走上街头跟游客一起合影。一路上和他合影的人不少,有抱着小孩的一家三口上前合影,也有组团游玩的旅行团跟他一起拍出pose。

还有一个大叔略显拘谨,有点想上前又怕和女演员合影害羞,唐振热情地走上前去与他拍照。当大叔知道这个东方不败是个男演员时,他更是大方地搂住了唐振的肩膀,叫人帮忙拍照。穿着戏服戴着帽子在炎热的室外行走本就是件累活,要保持妆不能花,并摆出各种姿势与游客合影这更是一桩挑战。唐振说,这就是把事情做好的想法吧,虽然累但快乐。

“进男厕被错当作女人”

四年来扮演了各种各样的女子,他生活中也难免会有让人误解的地方。“有次,我和朋友去迪士尼玩,我去男厕上厕所,出来的时候,保安在对别人说有个女的进了男厕,那时候就非常尴尬。”他说,这种事情在他身上还不止一次发生,之前还有一次去公共浴室洗澡,他一进去所有在更衣室的男士都裹起了浴袍。

其实平时生活中,他能跟其他女演员一起化妆聊天,成为她们的闺蜜;下班后滑滑旱冰,或者是和一起演出的朋友打打王者荣耀:“我们经常一起几人在演出中间休息的时候开黑,突然上台表演,放下手机上台就演出了。等演出结束回来一看,这局不出意外地就输了。”

在一天演出结束吃宵夜的时候,唐振和其他演员一起吃着剧组送来的西瓜,我问他:“如果再选一次,你会选择做反串演员吗?”他停顿了一下,脸上的浓妆很好地遮掩了一天的疲倦。他回答说:“我觉得现在就挺好,因为我可能天生就适合……适应舞台了,天生就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