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爆武警
穿70斤排爆服经历“烤”验

排爆手,这是一个特殊而又处于高危状态的岗位,每当他们启程,危险便已来临,官兵们每天都会经历“生死一线”的训练和演练,以确保在处置突发事件中能完成任务。在武警浙江总队宁波支队特勤排里,也有这样一位排爆手,特殊的岗位决定了他的性格,沉稳内向,但思路敏捷、判断力极强,他就是下士王天。训练中,战友协助排爆手王天(左)穿上70斤重的排爆服。

每次进行排爆训练前,仅仅穿上排爆服,就需要花上较长时间。因此,排爆手王天会与战友们不断配合、不断磨合,已达到快速穿戴完毕的目的,为处置可能发生的情况争取更多时间。

战友们协助搜爆手薛安闯(左)穿上搜爆服。排爆手和搜爆手通常是一起行动的,搜爆手先期确认危险和可疑物品,后排爆手进行处置。

王天(中)将排爆服穿戴完毕后,战友们为其带上排爆头盔。排爆服头盔净重4.7kg,刚开始对于身材瘦弱的王天来说,带上它真是“鸭梨山大”,经过长时间的磨合,现在王天已经把它拿下。

王天将排爆服穿戴完毕后,已是满头大汗。进入三伏天以后,宁波地区高温酷暑不断,地面温度超过50度,这对于穿戴70斤排爆服的武警官兵来说是个不小的“烤”验。

训练中,战友协助搜爆手薛安闯(左)带上搜爆头盔。战友的关心和关爱是这些排爆手和搜爆手最大的精神支柱,每次演习和训练前,大家都会说“平安”两字,“平安”对一个时刻准备面对生死的排爆手而言,意味着什么……

在一切准备工作就绪以后,排爆手和搜爆手开始进行训练。此时,排爆手王天会提着排爆工具箱,装有全铜防爆工具,无火花工具套,这一切都是为拆弹准备的。

“搜爆手薛安闯在可疑地点进行搜索。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官兵们每天重复着这样的训练和演练,为的是当危险真的来临时,可以快速处置,还安全于人民群众。

排爆手王天利用机械臂把“爆炸物”移至排爆桶内。“从事拆弹、排爆工作,我认为不光要有责任心和事业心,还要具备良好的心理素质,才能胜任。我会更加努力、更加勇敢、更加细心的从事排爆工作,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忠诚卫士的铮铮誓言。”王天这样说道。

排爆手王天(右一)成功“排爆”后走出训练场。

训练结束后,排爆手王天将头盔摘掉后,已是汗如泉涌。这样训练,已是王天的第三年了,他说,一点也不后悔走上排爆手这个岗位,哪怕成功拆弹的机会只有0.1%,自己也必须赌一把!

训练结束后,战友协助排爆手王天(左)脱下35公斤重的排爆服。35公斤重的排爆服,看似牢不可破、坚不可摧,但对武警官兵来说,其实穿在身上也只是一种心理安慰,遇到威力巨大的爆炸,也难逃厄运。

训练结束后,排爆手的汗水留在排爆服上。王天说,不知道自己退伍以后怎么把排爆服交给后来人了,自己在排爆服上留下了太多的汗水和泪水。

训练结束后,排爆手王天迅速地补充水分。

参加“魔鬼周”训练,是成为合格特战队员的基本科目训练。

“‘魔鬼周’训练了我的意志和品质,磨砺了我的心理,作为一名排爆手,强大的心理素质是不可缺少的。”王天这样说到。

“不忘初心、继续前行,努力做一个好兵。

除了科研工作,张帆还要负责基地的日常管理总筹。他在2013年硕士毕业后,每天与各种莲花打交道,他俨然成了朋友圈里的“晒花”狂魔。

莲通常分为花莲、子莲和藕莲。说起藕莲,张帆聊起自己和女朋友第一次相遇的画面,因为一次偶然的问路,张帆认识了比自己小4岁的女朋友,这一晃就是3年。而这在常人看来再普通不过的相遇,在张帆眼里却能与自己的工作联系起来:“偶遇”也是“藕”遇。

夏天正是基地最繁忙的时候,养护人手不够时,张帆得亲自上阵,而陪女朋友的时间再一次被大打折扣。“她知道我喜欢莲花,一直很支持我的工作,但偶尔也会埋怨陪她时间太少。”张帆大笑着说道:我很期待大雨天,我就可以休息陪女朋友啦!

图/文 殷福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