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粉”人生

loading...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 QQ空间 微博 新浪

“狗粉”人生


(文图/时鹏 编辑/陈天怀)

60岁,应该是享受天伦之乐的年纪,但杭州萧山新桥头村的村民钱凤英却将自己的余生与流浪猫狗绑在了一起。 21年的坚守,收养了124只流浪狗和73只流浪猫,成了名副其实的“狗粉”。“狗粉”是一个新的网络词,是指那些具有一定偏激思想的爱狗人士。

在邻居亲友眼里,钱凤英是个“神经病”,而在钱凤英自己眼里“这是在找死”。

萧山南部,一座铁路桥下,人迹罕至之处,几间用铁皮搭建的棚子就是钱凤英的狗场。烈日下,钱凤英提着满满一桶饭步履蹒跚地走向狗圈,黝黑的皮肤,微胖的身材看起来蛮结实。钱凤英走进狗场,随之传来的是“旺!旺!旺!”震耳的高分贝声。

走进狗圈,十几只小狗向钱凤英扑来。

这里原本是一个种植园,后被改成了厂房仓库。11年前,仓库老板听说了钱凤英的事,以每年7000元的价格租给她其中两间。后来她自己买材料,请了工匠将库房改造了如今一个300多平、30多个小间的宠物之家。

时间回到21年前。钱凤英的隔壁搬来了一位小姐,养了一条宠物狗,女孩平时没有时间照顾,就托付给钱凤英。后来女孩搬走了,宠物狗就变成了流浪狗,钱凤英不忍心,就收养了它,从此与流浪狗结缘。

渐渐地,钱凤英和狗产生了浓厚的感情,一发不可收拾。最多的时候家里收养了30多条流浪狗。为此,钱凤英也没少和邻居闹矛盾。有一次,钱凤英的狗跑到邻居家院子里撒尿,被邻居打了出来,钱凤英和邻居吵了一架,还差点动了手。

一开始养狗,钱凤英的老公和女儿都是支持的,但随着数量越来越多,家里的床上、沙发上全部被猫狗霸占,老公有些不耐烦了。2003年的一天深夜,终日没完没了的狗叫声激怒了钱凤英的老公,顺手抓住一只狗从2楼扔了下去。这只狗经过治疗抢救也没能留住性命。钱凤英为此和老公大吵了一架,从此分居。

2005年,老公得癌症住院,钱凤英每天奔波于医院和狗场,一边照顾生病的老公,一边还要给猫狗做饭。老公病危前,拉着钱凤英的手说起当年摔狗事件,请求钱凤英的原谅,但最终没能取得谅解,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间。

老公走后,钱凤英更是把所有精力放在了猫狗身上。两个女儿已经长大,大女儿结婚有了自己的家庭,小女儿在新桥头村开了一间旅社,承担起了养家的责任。而钱凤英则带着流浪猫、流浪狗几经周折,辗转来到了现在的地方,给它们安顿了一个家。在钱凤英看来,孩子们都已经长大,自己可以照顾自己,而200只流浪猫狗却需要她。

农民出身的钱凤英不识字,对于什么是爱狗人士,什么是“狗粉”完全没有概念,不要说“狗肉节”,就连萧山当地的大型超市都没去过。

作风一惯强势的钱凤英,年轻的时候开过饭店、卖过冰棍、开过杂货铺、开过旅馆,有过一些积蓄。丈夫去世后,这些钱全部花在了猫狗身上,甚至就连女儿开旅馆的钱也被她拿来,用在了狗场。

现在的钱凤英,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强壮,高血压、心脏病、风湿这些老年病一直缠扰着她。

每天早上,钱凤英6点钟准时起床,将60斤大米蒸上锅,骑上三轮车出去买菜。20斤猪肝,20斤鱼是猫狗们每天必备的菜肴。为了贴补家用,钱凤英还每天到附近的餐馆拉一些剩饭剩菜,作为猫粮狗粮。

“冬天还好,夏天的剩菜剩饭都不能吃,怕狗狗吃了生病,但你不拉又不行,下次人家就不给你了。”钱凤英说。

60斤大米,20斤猪肝,20斤鱼是200只猫狗一天的粮食,仅这一项开支,一个月就需要7000多元,加上房租和其他一些开支,一年下来,花在猫狗身上的就十来万。在钱凤英看来,她并没有把这200条生命照顾的多好,而在外人看来,这已经是不可思议。

等这一切准备就绪,10点多女儿醒来,旅馆开门,钱凤英将做好的食物分装在桶里装满整个三轮车,驱车20分钟赶往狗场。一年365天,风雨无阻。

钱凤英的三轮车一到,整个狗场沸腾了,狗狗们纷纷扑向钱凤英。将猪肝拌在米饭给狗吃,将鱼拌在米饭给猫吃,钱凤英娴熟的分拣着食物,一个个笼子喂过去。

喂饭完毕,钱凤英开始打扫30多个房间,清除大便、扫地、洗涮……下午4点多,一切忙完,钱凤英靠在三轮车边,从塑料袋里拿出了自己的午饭——一根早上剩下的油条。

之后开始给猫狗烧水洗澡,接下来又是无止境的打扫卫生……不停地清除大便、扫地、冲洗、洗涮……直至深夜。

钱凤英的生活很简单,简单到每天都是两点一线,做着同样的事情。她的生活又很忙,忙到同一件事情永远做不完。

前两年,村里给村民们买大病医保,三万块钱凤英没有要,而是把钱省下来给猫狗买粮食。村里的老人都在跳广场舞,出去旅游,钱凤英却连萧山的大型超市都没有去过。

“它们没有我就得饿死啊,一天不来就不放心。”钱凤英说,自从流浪猫狗越来越多后,最近的十多个春节,她都是在狗场陪着小猫小狗们一起过的。

在外人眼里,钱凤英近似疯狂的行为是一个“神经病”。钱凤英说:“我也知道自己的行为,我这是在找死,但是停不下来,看着那些可怜的流浪猫狗,我不管它们谁来管它们。”

这些年,也有不少好心人帮助过钱凤英,给她寄来了狗粮和大米,现在猫狗们的吃饭是最大的问题。一年十来万的开销,已经让这位老人吃不消。

面对钱凤英的疯狂行为,女儿一直都是默默支持,但有时候也会抱怨:“别人家都开上了车,我们家挣的钱都给猫狗吃掉了”。

临行前,钱凤英告诉我,过段时间准备搬到狗场去住。她说:“自己年纪大了,这样跑来跑去吃不消了。”

记者手记

在邻居亲友眼里,钱凤英是个“神经病”和“疯子”,而在钱凤英自己眼里,她是“是在找死”。

钱凤英的爱狗方式不是去高速上拦车解救流浪狗,不是去站街拉条幅“阻止人类吃狗肉”,也不是去花高昂的价格购买海豹油,给猫狗预防心血管疾病,她只是做了她力所能及的事情,在大街上将一只只流浪猫狗带回家,给它们食物,给它们治病,给它们一个“家”。

不能否认,钱凤英对流浪猫狗的怜爱已经超过了一切,甚至包括她自己。在她眼里,这些生命没有办法自己照顾自己,它们需要她。

我们无法去评判这种行为的对与错,但对于21年来能够坚持做好一件事,还是值得敬佩的。

如果你也是一个爱护动物的人士,愿意帮助钱凤英的请联系她本人。

钱凤英:18967183211 狗场地址:杭州萧山琴山下社区,琴山园内 邮寄地址:杭州萧山城厢街道 新桥头村9号。

更多摄影师作品请点击:http://zj.qq.com/pic/

人世间官方微信

微信帐号:renshijian

官微 腾讯大浙网

腾讯大浙网官方微信


Tencent AI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