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善沈家窑:一两黄金一块砖

图文/袁培德
loading...
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 QQ空间 微博 新浪

嘉善沈家窑:一两黄金一块砖

(图文/袁培德 编辑/倪华初 实习编辑/刘清)

自古人们传说,古代帝王的宫殿里,地上铺满金砖。

北京故宫太和殿,地面上铺着4718块油润如玉、光亮似镜的地砖,它质地密实,走在上面不滑不涩,而且还叮叮有声,脆若金石,这就是传说中的“金砖”。

但所谓的金砖并非真是用黄金做的,它实际上也是用泥土烧制而成,只是它的制作工艺比起普通地砖要复杂讲究多。

“金砖”是古时专为皇宫烧制的细料方砖,因专运北京“京仓”,供皇宫专用,故又称“京砖”。

在明代,金砖的价格非常昂贵,民间有所谓“一两黄金一块砖”的说法,除了皇家,一般的富裕家庭也是消费不起。

最后的土砖窑

在沪杭线上有一个不起眼的小站嘉善,嘉善乡镇有一个叫干窑的千年古镇。在古代,这里是金砖的主产地之一。

67岁的罗海明是干窑镇的一名窑工。他已经和“金砖”打了半辈子交道。“23岁就开始拜师学做金砖,喜欢脚踩泥土的感觉,喜欢看着一窑一窑金砖烧制出窑。”罗海明说。

据史料记载,干窑在唐代时就开始生产砖瓦,宋建都临安所用砖瓦均出自嘉善干窑。干窑作为江南窑文化的发源地从历史的岁月里在风雨兼程中走来,过去散布在田间、河边、村旁及农家房前屋后形形色色的土砖窑早已不见了踪影。现代工艺逐渐替代了传统的土砖窑。干窑的土窑墩渐渐熄了火。史称“千窑之镇”的干窑,保留下来的土窑墩仅仅只剩下了2座。坐落在嘉善县干窑镇治本村的沈家窑,就是一座有着200多年历史的"双子窑墩"。如今,沈家窑已经被列入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成为了干窑“窑文化”的重要标识。

做一块金砖要8个月

金砖的制作需要经过取土、制坯、烧制、出窑、打磨和浸泡等几道工序。几道工序,听上去似乎也并不特别复杂,但其实每一道大的工序下面,还包含了好多道小工序,这些大大小小的工序加在一起,使得金砖的制作变成一件奢侈的事情。

取土是第一步,就能看出金砖生产程序之复杂和要求之严格。取土之前先要选土,只有那些有经验的师傅才能看出哪里的土不仅具有黏性,而且土中含铝量较高,可以磨成粉末。选好土之后,还要经过掘、运、晒、椎、浆、磨、筛等七道工序才算完成。

点燃窑火的过程也很复杂:以糠草熏一个月,片柴烧一个月,棵柴烧一个月,松枝柴烧40天,经过这四种燃料的燃烧,在耗时130天之后。

这还没完,金砖出窑还要打磨表面,最后在桐油里浸泡,保证砖面光泽鲜亮。

至此,从泥土到金砖的全部工序才算大功告成。以上几个工序耗费的时间加在一起,已经是一年多,每座窑一次能够生产的金砖,至多不超过7000块。  

如今,人们对金砖的要求虽然不再像以前皇室那样苛刻,再加上设备的进步,烧制时间已经大大缩短,但由于金砖传统工艺的局限,烧制一窑金砖依然需要3个多月。  

工作艰辛 传承乏人  

有一首《竹枝词》描述了古代金砖出窑时的场景:“货船泊岸夕阳斜,女伴搬砖笑语哗。一脸窑煤粘汗黑,阿侬貌本艳于花。”在炎热的窑中劳作,女窑工满脸汗水,尘土扑到脸上,原本“艳于花”的女子,刹那间满脸漆黑。  

窑工工种的艰辛,使得年轻人不愿意从事这个行当。而随着全国各地对古建筑整修和保护如浪潮般的掀起,古法烧制的金砖成了紧俏货。  

罗海明所在的窑口,干活的窑工师傅几乎都已60多岁。随着年龄的增加,干活越来越费力,也慢慢地干不了这样的体力活了,金砖制造工艺面临继承乏人的问题,已经迫在眉睫了。  

更多摄影师作品请点击:http://zj.qq.com/pic/

人世间官方微信

微信帐号:renshijian

官微 腾讯大浙网

腾讯大浙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