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古村拆迁:搬不动的乡愁

loading...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 QQ空间 微博 新浪

明代古村拆迁:搬不动的乡愁


(文图/陈天怀 )

绍兴袍江开发区斗门镇三江村,因钱塘江、钱清江和曹娥江三江汇流而得名。关于三江村确切记载的历史始于明洪武年间。村区域内有著名的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三江闸和萧绍老海塘,有市级文物保护点——明代为抗倭而建的 三江东城门和古城墙。如今,这个明代古村正因为工业污染太严重而正在进行整体拆迁。

2015年的10月21日,拥有600多年历史的古村三江村瓦砾遍地,到处是残砖废瓦,路边堆放着村民搬家时遗弃的衣物,村里偶尔能看到几个在房子里收拾残留物品的村民,还有骑着三轮车在村里叫嚷收破烂的“外地人”。村子里到处是流浪狗,这个废弃的村庄如今是他们的天地。

村口的超市还在清仓。每当有顾客进门,一句甜美的“欢迎光临”电子问候声就会响起。超市里的老板也不大搭理顾客,只是用手指着超市里的货物说:“东西都在那边,你要什么自己拿,到我这边结帐就行了。”

超市老板姓傅,土生土长的三江村人。村子没有搬迁之前,超市的生意一直很好,但在三江村开始拆迁后,超市也面临着关门。老傅指着超市门口贴着的红纸黑字说:“现在真的是‘只求清仓,不计成本’。”

老傅已经从老宅搬走了,他在袍江买了房子,现在每天早上赶着早班车来村里开门做生意,因为村民已经陆续搬走,超市只能做一些拆迁队的生意,等积压的货品卖完了,他的店就要被推土机推掉了。

作为在三江村长大的人,老傅很多无奈。他说,现在村子里空气确实不好,村子边上办起了很多工厂,古村的工业污染污染很大,每天晚上都会闻到一股臭味,村民连窗户也不敢开。看着自己长大的村子慢慢地被夷为平地,老傅有很多的不舍,村里那些明、清时期的老宅子,有些都已经有600多年的历史了。

据杭州网·都市快报报道,2011年,村里有人在网上发了一篇关于“三江村是癌症村”的帖子,帖子流传得很快。 2012年,村里的赤脚医生做过一个简单统计,这个5000多人的村子,近几年至少有80多人患癌症去世。

“三江村污染严重”的问题反映持续多年,去年10月28日,袍江开发区领导到村里召开房屋征收工作动员大会,以官方名义宣布:村子要拆迁了。根据前期丈量测算,拆迁面积超过20万平方米,补偿金超过10亿元。

“这边的老宅基本已经拆完了,往北边走还能看到好一点的老宅子。”老傅往北村子的北方指了指,然后走进超市继续看他的电视剧。

老傅所所指的地方,果然还有一些老房子,透过绍兴水乡独有的台门建筑,能看到雕刻精美的门窗,祖辈营造家园的精心依然保留着。

“王阿太,今天又回来拿东西啊?”暂时还住在村里的一位傅大爷看到邻居从新家回来,就上来打招呼。

“是啊!傅老头,你最近身体怎么样啊?新房子装修好没有啊?”

手里拿着大包小包的王老太刚刚从自己的老宅里出来,她在袍江刚买的房子还没装修好,现在暂时住在儿子家里。每天早上,她都要坐公交车回村里看看,老房子里还有没有遗漏的物件。她说,好像每次都能翻出东西来。

“住在城里,门一关就像一个笼子,我们有点不习惯,不像是在老家,想聊天了,拿个茶杯随便往别人家里一坐就可以聊上半天。现在要见老邻居,都不知道去哪儿找。哎呀,不多说了,我得回去了,不然就赶不上公交了。”说着,王老太左手拿着一条毛毯,右手拎了一个皮包往村外走。

傅大爷一直坐在家门口,听着王老太太说着搬家以后的生活,他显得也比较落莫。随着拆迁工作的推进,村民们都慢慢离开了自己的家园。傅大爷因为今年年初查出得了胆囊结石,行动不便,所以现在还住在自己的老宅里。

“村里人都走完啦。白天还好,还有几个熟人会回来老宅看看。晚上,真的冷清得不行了。整个村子就像是死了一样,一个人住在这里,真的挺吓人的。过几天,等我的新房子整理好,我也要离开这里了。”傅大爷说道。

傅大爷家往东走过一座小桥,是一座庙宇。庙里还有六个老太太在念经。

守庙的是一名姓王的大爷。王大爷说,解放时,三江村的城墙还基本完整,直到上世纪70年代,城墙大部分才被拆除,现今仅留下东城门残墙。尽管如此,拆迁前,三江村依旧保持着古时“九桥、九庙、十三弄、七十二口井”的基本格局。

说起自己的老宅要被拆掉,王大爷很激动。他说,当初自己建的房子是一砖一瓦垒起来的,虽然不是古宅,但也是费尽心血。不久前在外读大学的孙子回老家,看到老宅被拆,当时就哭了。

当天,拆迁办、三江村村委正在跟村民签《房屋腾空签收单》。孙女士的父母和公婆都是三江村村民,因为当天要签单子、上缴老房钥匙,她特意请了假过来。

孙女士说:“我们自己早就在区里买了房子,村里我们也很少来,因为空气真的不好啊,朝工厂那一面的窗子我们都不敢开,夜里气味好重的。当时我们叫老人家搬家,他们不肯,现在整个村子都拆迁了。这样也好,就不用担心老人身体了,比较城里的空气污染没有这么严重。现在本村的村民都快走完了,晚上村里没什么人,就是小偷多,很多古宅的门啊窗啊,都被偷走了,早走早安全。”

看见婆婆拿着一些东西往外搬,孙女士说:“姆妈,你这个打水的铁桶拿去城里干什么啊?扔了吧,城里都有自来水的。拖把倒是有用的,唉呀呀,你看这个农药桶也没有什么用啊,城里这些东西都用不上。你看,还有这些个东西,都不要了!”

搬完东西,孙女士把老家的钥匙交给拆迁队。拆迁队队员的篮子里已经装满了钥匙。

村口,一个村民在搬一个花圈。前几天,村里有个老太太在搬新家前去世了。“能死在自己的老宅子里,其实也挺好的!”边上的老人都这么认为。

在三江村在一幢被推倒的楼房废墟旁,一条狗还在看守着家园。当有陌生人靠近时,它警觉得站立,并大声吼叫,示意陌生人不要靠近。而在这幢房子边上的其他小洋楼已经被推倒的一干二净。

更多摄影师作品请点击:http://zj.qq.com/pic/

人世间官方微信

微信帐号:renshijian

官微 腾讯大浙网

腾讯大浙网官方微信


Tencent AI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