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系老板承包科室套医保 金华这家民营医院直接被关停

金华城事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肖菁 婺剑2018-09-25 19:51

莆田系承包了民营医院的科室,干起来套医保的非法勾当,科室负责人被以诈骗罪提起公诉。事情就到此为止了吗。

这一次金华婺城区检察院放大招,深挖案情,对医院展开缜密调查,发现这家民营医院违规动作还有不少。检察院对金华市卫计委、婺城区卫计局发出今年第1、2号检察建议书。

这两份检察建议书直接导致医院《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被吊销,整家医院关停,检察建议如此刚性力度的实践在全国范围内也很少见。

没医师执照的莆田系老板

承包医院疼痛科大肆套取医保金

陈某,42岁,福建莆田人,初中文化,没有医师执照。

不过多年来,他一直在莆田老板手下从事医院管理工作,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后,他干脆自立门户,在不少地方承包经营民营医院的科室。

2013年左右,陈某得知金华馨雨中医医院获得医保报销资格,他从中嗅到了商机,不久后就跟该医院签订了承包协议,以他在嘉兴开设的中医门诊部的名义,以1.5万元/月包下了医院的疼痛科,并且开设住院部。

该疼痛科特别“优惠”,住院10天自费仅300-500元,有时还会留病人多住几天,“加量不加价”。

貌似慈善的背后是该科室大肆套取医保金。

2014年,当时金华的医保政策是定额的,也就是金华市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会给医院一个住院人次的定额标准,然后每个月先按照定额拨给医院,年底再清算,没用完的部分就会被扣回去。

研究了医保报销政策后,陈某发现,每个病人住院费用控制在3300—3600元左右对医院最有利。

但是每个病人病情不同,怎么保证都能达到这个标准,又让医院能有利可图?

科室里几个管理人员商量后决定,通过虚开高价药等方式套取医保金,虽然病人没用这些药,但社保报销回来的钱却依然能够落进老板的口袋。

2014年9月至2016年8月,陈某用上述方法,从金华市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套取医保基金近16万元。

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检察院以诈骗罪对陈某、林某等6人提起公诉。2018年8月中旬,法院开庭审理,并未判决。

让被承包的科室乱来的医院本身就有问题

两份检察建议直接关停涉事医院

事情还没有结束,能在那么长时间里让科室如此乱来的医院本身就有大问题。

根据公益诉讼线索移送机制,案卷被送到了婺城区检察院民事行政检察部检察官的桌上。

检察官们马上对该医院进行实地探访、调取书证并进行案件讨论。

调查中检察官们发现,除了将科室外包他人、虚开药品骗取医保金外,这家中医医院还涉及护士随意用药、医师行医执照虚挂、药品管理混乱等违法违规行为。

“这个结果可以说触目惊心,大众普遍对合法存在的医疗机构高度信任,这让医院违法行为的隐蔽性、危害性更甚。”负责该案的检察官说。特别是护士随意用药,且没有留下用药记录,万一发生医疗事故,患者根本无法维权。

以上种种行为,侵害了国家利益和社会公众利益,婺城区检察院很快启动公益诉讼诉前程序。在经过分析研判后,对金华市卫计委、婺城区卫计局发出今年第1、2号检察建议书,要求相关部门依法履行监督管理职责,对该医院依法查处并加强对民营医院的药品监督,消除安全隐患,并将此事报人大备案。

“检察院的检察建议让我们压力更大了,但是底气也更足了。”金华市婺城区卫计局一名工作人员说。

金华市、区两级卫生计生部门在收到检察建议后积极履职,由市卫计委主要负责对金华馨雨中医医院存在的问题的依法查处工作,区卫计局主要负责对金华馨雨中医医院开展医疗行业管理和指导工作,并与检察院建立信息联动机制,及时沟通工作进程。

除此之外,金华市卫计委、区卫计局还举一反三,对辖区内所有民营医院进行执业监督检查,加大执法频次和力度,并与各民营医疗机构签订《医疗机构依法执业承诺书》,落实医疗机构依法执业的主体责任。

9月21日,在经历听证程序,并约谈馨雨中医医院负责人后,市卫计委对该院做出了吊销《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没收违法所得515604.99元并罚款5000元的行政处罚决定。

办案检察官说,对于类似的医院,在以往的处理中,大多以整改为主,往往在整改后,各种违法行为“借尸还魂”后又死灰复燃,说到底,与违法成本直接相关,这一次通过公益诉讼诉前监督,作出了吊销《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决定,在全国范围内也属少见,是提升检察建议刚性力度的有效实践。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