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目失明独居山中 他为何坚持要与猕猴桃相伴20年?

衢州城事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盛伟 郑秀英2018-09-10 07:45

这个时节正是衢州江山市张村乡双溪口村的丰收季,沉甸甸的猕猴桃挂满了枝头。

57岁的盲人毛增林一手提着装满50斤猕猴桃的篮子,一手拿着竹竿探路摸索着向山下走去。“有人买猕猴桃我就很开心,苦一点没什么,能靠自己的劳动生活就蛮好了。”

20年前,双目失明的毛增林在房前屋后种起了猕猴桃,靠种猕猴桃的收入,毛增林独自将女儿抚养成人。

如今独居在山里的毛增林有个质朴的愿望:“再种几年猕猴桃赚几年赚够养老钱,争取不给女儿增添经济负担。”

▲毛增林在摘猕猴桃

●有一句话让人泪目:猕猴桃养大了女儿,女儿最喜欢它的香甜

张村乡双溪口村是江山市最偏远的村之一,从江山城区驱车到毛增林的家需要翻越3个小时的山路。年轻人渐渐离开村子,村子居住的大都是渐渐老去的村民,而这些村民大都以种猕猴桃为生。

毛增林的家在半山腰的一块坡地上,这是一栋没有粉刷过的水泥平房。女儿外出求学后,毛增林就一直独居在此。因为双目失明毛增林无法太精细地整理屋子,屋子里杂乱无章地堆放着一些生活用品和农具。

每天早晨5点,闹铃声会叫醒毛增林。对于双目失明的毛增林来说,白天黑夜没有太大的实际意义,但毛增林很坚持“眼睛虽然看不见,也要有正常的作息时间”。

毛增林摸索着走入厨房,打开电饭煲煮稀饭,在房前篱笆栏上摘了一颗丝瓜,然后在柴禾土灶上做起了早餐。“柴禾用的是猕猴桃树枝,一年到头用不完,眼睛看不见,还是烧柴禾更安全。”

早上7点,吃过早饭后的毛增林提着篮子去地里摘猕猴桃,今年他种的六亩猕猴桃预计收成3000多斤,在广东的妹妹用微商帮他接单,这几天,他必须每天上山采摘几百斤猕猴桃以供应市场需求。

六亩猕猴桃地都在屋后的山上,弯弯曲曲而且不足半米宽的山路连记者都得小心翼翼前行,生怕不慎跌下两米多高的山坡地。

毛增林拿着竹竿探路,不疾不徐地爬山前行,哪里有弯道,需要到哪里采果都了然于心。如果不走近看,你根本无法发现在山间行走的是一个双目失明的老人。

三分钟后,毛增林到了该采摘的猕猴桃架下,他在腰间绑上围兜,动手摘起了猕猴桃。毛增林比视力正常的人摘得稍微慢一点。“我要逐个摸索,大小适中才能摘。”

20分钟后,50斤猕猴桃摘好。毛增林吃力地提着猕猴桃往山下走去,下山的路毛增林依旧走得不疾不徐,四平八稳。“有点喘气,毕竟快60岁的人了,但我还挺得住。”

这几天正是猕猴桃丰收季,只要有订单,毛增林就得一趟一趟地上山摘果子。

毛增林说,忙完这几天就清闲了,只要能赚到钱,累一点也蛮开心。

▲毛增林提着猕猴桃下山

为什么要这么坚持?毛增林笑了笑,最初只是为了活下去,但现在是为了活得更好,既为了自己更为了女儿——靠着房前屋后的六亩猕猴桃园,他让女儿走出了大山嫁到了衢州城郊。“现在我已经当上了外公,每年我都会给女儿家准备几筐最好猕猴桃,是猕猴桃养大了女儿,女儿最喜欢猕猴桃的香甜。”

●为了靠自己活下去,他开始摸索着种植猕猴桃

毛增林一出生时眼睛就有问题:右眼完全失明,左眼有微弱的视力。

因为家贫,毛增林没有得到太多的治疗,小学三年级后,毛增林辍学回家务农。“上山砍柴,下河摸鱼都干过,当时收入不比视力正常的同龄人少。”

靠着勤劳的双手,毛增林养活了自己还娶上了媳妇生了女儿。

毛增林30岁时左眼也失去了光明,医生诊断为视网膜完全脱落,永久性失明。

老婆忍受不了贫苦,丢下毛增林和女儿不辞而别。彼时,女儿才2岁。

此后,毛增林父女的生活完全靠亲戚朋友接济。“那段日子过得非常苦闷,总觉得一个男人不能靠别人养活,我一直想找个门路养活自己养大女儿。”

1998年,江山市种植的猕猴桃开始声名鹊起。当地林业部门上门给毛增林提供技术帮助,希望毛增林能种植猕猴桃脱贫致富。

毛增林欣然答应,开始跟着技术员学嫁接,剪枝,疏果、施肥等技术。

“他眼睛看不见,但记忆力超群,而且触觉特别灵敏,教给他的技术,他比视力正常的人学得还快。”江山市林业局技术人员周庆这样评价毛增林。

●曾数次摔下山坡,但他说“还想再种几年猕猴桃”

每卖出一单猕猴桃,就是毛增林最开心的时候,他会给村里的老伙伴们打电话报喜,也会邀请老伙伴们来家里坐坐。

老伙伴们的境遇大都和毛增林境遇相同,或是身体残疾,或是单身了一辈子。在毛增林看来,大家都是在相互帮助,抱团取暖。

61岁的松阳人叶樟德十多年前来到这里帮人种猕猴桃,他也是毛增林最好的朋友之一。“毛增林真是咬牙在种猕猴桃,真的很辛苦,只要他打电话要帮忙,我都会过来帮他一把。”

毕竟是双目失明,记忆力超群的毛增林也有直面危险的时候,他曾多次摔下山坡。“摔下去时我会下意识地抱住头,所以也没有摔出大问题,但不能保证每一次都能这么幸运,现在只要下雨下雪,我就不敢出门。”

更让毛增林觉得苦的是寂寞和生病。“长期一个人在家里,难免有时候焦躁,生病的时候更是想身边有一个人,可以递茶送水。”

毛增林说,日子很苦,但他要咬牙坚持下去。“还想种几年猕猴桃,等赚够了养老钱就下山居住,我不能给女儿添负担。”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