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岁老人给医院写信 称:怕患眼疾影响角膜捐赠

衢州城事腾讯专稿2018-09-07 19:42

9月7日上午,夏末的大雨冲去了连天的暑热,衢州一家名为“天颐老人之家”的养老院内,老人们惬意地聊着天看着电视。

89岁的黄美英老人在房间内接受着衢州衢化医院眼科医生的检查。“黄奶奶,您只是患上了白内障,您的角膜没问题不影响你捐赠。”衢化医院的眼科主任潘冰心说。

老人拉着潘医生的手舒心地笑了。“看来我给人带来光明的愿望没有破灭。”

2012年,黄美英和衢化医院签定了身后捐献眼角膜志愿书。上个月,老人发现视力变差怕影响眼角膜捐献,于是向衢化医院写信希望医院回访以解开心中的疙瘩。

因为眼疾,89岁的她亲笔写信医院请求“检查以免影响捐助”

黄美英这封信是写给衢化医院院长的,老人8月16日亲笔写成的,钢笔字字迹工整娟秀。

信中写到:“我于2012年2月27日和衢化医院签约,自愿死后捐献眼角膜,现在我年事已高,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痛风等疾病,最近感到视力模糊,见风流泪,并有很多眼屎,我不知道这是否会妨害眼角膜的捐献,因为本人建议医院对眼角膜捐献者进行一次回访,提高眼角膜的质量。”

信的末尾,老人称自己的孩子在杭州,如果孩子们在她死后不能及时赶回,养老院和医院可以自行将她的眼角膜进行捐赠。

信随后转到衢化医院眼科主任潘冰心的手中。衢化医院眼科中心于2010年成立角膜捐献志愿者协会,率先在衢州地区开展了角膜捐献及角膜移植工作。

潘冰心称见信如见老人面,她的脑海里浮现起黄美英老人的形象。“那是一个热情的有爱心的老奶奶,奶奶一直觉得能给他人带来光明是件幸福的事情。”

今天上午,潘冰心再次来到老人院为老人进行确诊,确诊的结果让黄美英开心不已:老人的眼睛视力出现问题是患了白内障,不影响眼角膜的捐赠。

潘冰心建议老人做一个白内障摘除手术,但被老人婉拒:“现在用放大镜还能看得见字,我用放大镜看看就好了,实在不行了再动手术。”

懂俄语和捷克语,做过捷克文的翻译

黄美英随身携带的包里放着一沓泛黄的老照片,那是黄美英年轻时候珍贵回忆,照片上的黄美英秀美知性。

老人祖籍诸暨,出生在杭州清泰街。从小,她有一个梦,做一名优秀的教师。

19岁时,黄美英如愿考上了萧山湘湖师范学校。毕业后,黄美英又考入了南京的华东外文专修学校攻读俄语。

23岁时,黄美英成了部队里的老师,教战士学文化。

1954年,因为工作需要,黄美英被派往上海,组织要求她学习捷克语,以最快的速度成为捷克语的翻译。

黄美英凭着聪慧和刻苦,迅速掌握捷克语,并成了捷克在华专家的翻译。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黄美英能吃上沙拉,喝上咖啡。“那段日子真的令人难忘,我应该感谢命运的优待。”

因为爱情,黄美英后来跟随丈夫来了衢州,彼时丈夫在衢州机场工作,而黄美英则进了国企。

婚后的黄美英生了二儿一女,她过起了相夫教子的生活。 “俄语,捷克语,现在只能念几个简单的单词了。”黄美英说。

一生清贫的她立下遗嘱:不要墓地

丈夫49岁时撒手人寰,忠于爱情的黄美英没有再嫁,将儿女拉扯成人。如今,儿孙绕膝,四世同堂。

丈夫的早逝让黄美英觉得生命对于一个家庭的重要,她身体力行做着善事,碰到需要捐助的捐一点,碰到需要拉一把都会拉一把。“捐的钱不多,几十块百把块,表一个心意。”

黄美英工作了一辈子,却没有为自己攒下一套房。住进养老院前,她还住在一间20多平方米的公租房内。“能住就行了,我还是满足的。”

除了主动捐献眼角膜,黄美英还给儿女们下了遗嘱:丧事从简,不要买墓地。

“好多伟大的人死去后骨灰都洒向了大海森林,要墓地给孩子们添负担,给活人占地方,死了不能给后人和社会添负担。”黄美英说。

黄梅英的女儿张爱萍说:“妈妈一辈子讲原则,对生死看得很透彻,她决定的事情,儿女们一般不会违背她的意愿。”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