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塘江边1000多万豪宅里 婆婆坚持要把儿媳赶出去

杭州城事钱江晚报微信号2018-07-13 07:40

7月12日上午,杭州上城区春江花月小区一处四室一厅、两百多方的房子里,一个年轻女人抱着牙牙学语的孩子,站在刚好能看到钱塘江的落地窗前。

这个钱塘江边、均价近6万的房子里,到处能看到悬挂的婚纱照,地上还摆放着一些收拾好的行李。

“不要碰我,我又不是犯罪。”一位颈部带着固定器的女士激动地说,“这是我女儿和女婿的婚房,既然没有离婚,我们就有权利住在里面。”

“判决已经生效了,要求你们腾退,你们之间的矛盾不是不腾退的理由,如果你需要谈的话可以去法院执行局谈。”一位法官耐心地做着工作。

这是杭州上城法院强制腾退的现场,也是7月12日杭州上城法院执行指挥中心揭牌暨“尚法利剑”联合执行行动启动后第一批强制执行的案件之一。

房间里沉默的年轻女人是当天的被执行人陈某,在旁边说话的是她的妈妈。要求陈某搬离这处房子的,则是她的公公婆婆。

公婆、儿媳、亲家,孩子、房子、官司,这几个关键词把双方推到了纠结的顶点。

婚姻破裂是否因房子不得而知

官司是公婆要媳妇从家里搬走

梳妆台上还没有撕掉的大红喜字和随处可见的甜蜜婚纱照,都彰显着这里曾经住过一对新人。

陈某是嘉兴人,这个房子是陈某和丈夫的婚房,大学毕业之后,他俩结束了异地恋。

小夫妻结婚之初,由于男家里只有这处10多年前购置的房产。公公婆婆为了避免两代人之间的矛盾,搬到了自己的母亲家居住,房子留给了小夫妻“暂时”居住。

婚后,两家共同出资为小夫妻在嘉兴购买了一处一百三十多平方的房产,婆婆说那时候选择在嘉兴购房也是儿媳妇陈某的意思,“她是嘉兴人,对那里比较熟。”

嘉兴的房子在两年前交付了,于是,婆婆希望小夫妻搬回自己家,“我娘家还有哥哥弟弟,老住着也不是回事。”

但是儿媳妇拒绝了,矛盾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当我知道她(陈某)父母卖了老家的房子住在嘉兴新房子里的时候,心里肯定是不舒服的。”婆婆说。

而那时候,陈某和丈夫之间也开始出现问题,经常吵架,有时也会提到离婚。

儿子从春江花月这户房子里搬了出去,但儿媳妇不肯。

无奈之下的公公婆婆,将儿媳妇告上了法庭。

大宝归男方,二宝归女方

所有财产归女方,公婆不同意

2017年1月份,陈某的公公婆婆向上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陈某搬离这处被执行房产。

2017年4月份经过公开庭审,上城法院判定原告皮某,也就是陈某的公公作为春江花月小区房产的所有人,可以请求返还原物,支持其要求腾退并返还涉案房屋的请求。

但是考虑到这时候被告陈某怀上了二胎,并且没有离婚,所以上城法院给其留了六个月的腾退时间。

期间,市、区妇联的工作人员对这个家庭做过一次调解,双方谈到了离婚。

关于嘉兴的房子、两个孩子的抚养、探视问题,达成了一致的意见,谈不拢的还是春江花月这处房产的归属。

嘉兴的房子归陈某,小宝跟着妈妈,大宝跟着爸爸。

陈某的婆婆说,“他们要求所有财产都归他们,我这辈子也就这个房子,我不同意。”她还说,儿子工资只有5000元每月,接下来小宝每月3500元的抚养费,相当于也需要爷爷奶奶负担。

原本早该强制腾退的房产

因为她处于哺乳期多等了半年

“去年12月份就贴了腾房公告。” 上城法院执行局执行员韩晨说,但是那时候考虑到陈某正处于哺乳期,为了保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法院没有立即执行,“法院给她留了将近8个月的时间,法律不是冷冰冰的,自然有柔情的一面。”

目前陈某的哺乳期已满,但是近期韩晨在联系被告陈某的时候,陈某并没有要搬离的意思。

所以上城法院决定强制腾房。

“哺乳期之后还没有搬离,影响了法院的执法行为,在法律面前,该执行的必须要执行。”

半小时的劝说后,陈某和母亲带着孩子以及打包好的行李离开,这次强制腾房结束。

“可以离婚了。”陈某的婆婆看着儿媳妇离开后,如是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