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焦点访谈》刚刚播出 丽水这次又在全国出名了

丽水网2018-07-08 12:42

正在加载...

    说起乡愁,您首先想到的是什么?是儿时村旁的小河还是几代人居住的老屋?这些年随着工业化、城镇化的不断发展,很多人的家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当异乡的游子回到家乡的时候,记忆中家乡的模样还在吗?

    松阳县位于浙江西南山区,建县久远,可以追溯到东汉时期。这里群山环绕、碧水长流,一百多座格局保存完整的传统村落分布在山水之间,黄墙黛瓦、错落有致,被称为“最后的江南秘境”。

    松阳县山高地少,耕地占总面积的8%。过去,只靠种地农民无法在家门口增收致富。二三十年来,有无数村民走出家乡,靠打工富裕起来,而富裕起来的乡民又因为家乡的偏远,大都迁往县城或者外地,古老山村一片萧条。四年前,叶大宝从外地打工回来看到的是这样一番景象:村口有两只狗对她摇摇尾巴,有几位老人拄着拐杖坐在那儿,麻木的神情看着她,房子东倒西塌,没有生机。

    祖祖辈辈世代繁衍的古老乡村是无数人的故乡,也是文化记忆,再不保护起来就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逐渐消亡。

    保护古村落,首先要把老房子修缮起来,不能再破败下去。这几年,松阳县先后有70多个古老村落被列入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针对传统村落下拨了“拯救老屋行动”专项资金,鼓励村民修缮老房子。按照老房子的历史价值,分别补助每平方米80到180元。可真的要修了,村民的意见却很难统一。

    浙江松阳横樟村村民包加理家的祖宅有17户人家,150多个人。

    百年老屋修起来比建一座新房还要贵很多,需要近70万。现在,政府能补助一半,需要17户人家出另一半,还需要取得17户产权人的同意。在一起谈了三次,但只要说到资金问题,就不了了之。

    包加理的祖宅已经有130多年历史,现在早就没人住了。17户人家或已经搬到县城、或在村里新批宅基地建了新房,甚至还有人家远迁到外省。

    每逢春节,家族的人都会回到老房子,祭拜先祖。包加理就利用大家同根同族的认同感,反复给族人做工作。虽然最终也有个别人家没有凑钱,但大多数人家还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把老房子修了起来。

    原来东倒西歪、破败不堪的老房子,修好后重新呈现出古朴、大气的昔日风采,越来越多的村民看到后也开始回村修缮自家老屋。可修缮老屋是有原则的,传统工艺不能丢,能保留下来的都要尽量保留。

    村民们都已经住进了新房,习惯了使用钢筋水泥,刚开始修老屋,很多人都觉得麻烦,县政府就派出监理,严格按照原则进行施工。渐渐地,村民的观念也发生了变化。

    修复是为了更好地保护,违反原则,也会有相应的惩罚。

    几年里,国家针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每个村庄还拨款300万元,用于改进传统村落的道路水系、绿化美化、公共卫生,山乡面貌焕然一新。不少保护下来的古村落,因地制宜,逐渐找到了自己的发展特色,出现了不少新的产业。包明宗过去也在外地打工,一次回乡,参加了政府组织的古建筑维修培训班,两三年下来,包明宗已经参与了好几座老屋的修缮,还组织起一支古建筑维修队。

    绿水青山、黄墙黛瓦、错落有致,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游客。四年前,叶大宝回到村里与村民联合,开办了一家民宿。

    像这样的民宿,外观还保留着传统风貌,内部装修却风格迥异,增加了通风,采光,隔热,卫生等措施,一步一景,让游客感到舒适和惬意。开业仅仅一两年,入住率就能达到70%,节假日要很早预订。江永东从外地打工回来,看到村里的变化,决定依托叶大宝的民宿搞蔬菜种植。

    江永东与几个村民合股,承包了一百亩左右的山地。在政府部门建议下,采用自然农法轮做的形式,不打农药、不施化肥、不用除草剂,价格高出市场价不少,但还是很受欢迎。

    民宿、农家乐,旅游开发,仅仅是古老乡村复活的一种业态,但并不适用于所有古村落。沿坑岭头村位于更偏远的大山里,很少有游客来到这里。叶秋平一直在外地做装修生意,有一次回来探亲,看到有一个画家在画画。

    沿坑岭头村是2014年被列入国家传统村落保护名录的。完整的古老村貌,古朴宁静的环境氛围,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画家来这里写生。叶秋平就联合村民给画家们提供食宿方便,画家们又带着学生来写生。一来二去,沿坑岭头村成为远近闻名的写生基地。

    岱头村也位于大山深处,为了让村民家门口就有钱赚,政府引导村民转产高山水稻,还给予一定的补助。

    因为产量有限,20元一斤的大米,现在买都买不到,早已被上海商人包销了。

    古老乡村逐渐焕发了新的生机,可是当很多人看到商机,希望来这里开发的时候,松阳县政府却始终保持了一种克制。每一个项目是否会破坏古老村貌、是否会影响原住民生活、是否会破坏生态,都要经过古村落保护办公室的严格审核。

    乡村经济在逐步复苏,新兴产业也在逐步壮大,但是要想让古老乡村在经济、文化多方面实现振兴,对松阳县来说仍然是一个课题。

    2012年起,我国启动传统村落的保护发展工作,截止到去年,有重要保护价值的4153个村落列入了中国传统村落名录,形成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农耕文明保护群。可是列入传统村落名录并不就是“一劳永逸”了,怎么保护、怎样发展?是门大学问,对很多地方政府来说都是一个新课题。无序地进行旅游开发,难以持续发展,甚至会对传统村落造成不可挽回的破坏。只有因地制宜,实现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才能让古老的村落真正地焕发生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