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中 他毅然冲进火场救人却落下终生遗憾

浙江新闻客户端通讯员 黄剑萍 记者 邵晨婵2018-07-06 10:26

烈火中 他毅然冲进火场救人却落下终生遗憾

王亚风归队

7月5日,温州市消防局党委委员、参谋长郑志坚一行人隆重地把平阳消防大队水头中队副队长王亚风送回岗位。面对熟悉的环境、亲切的战友,王亚风下意识地看了看依然无法行动自如地左臂,有些悲喜交集。

这是一份经过烈火淬炼的荣誉,饱含着身上的伤和心里的痛。

烈火中 他毅然冲进火场救人却落下终生遗憾

大火突发

3月8日20点,水头二中八年级学生魏梓心到外婆家过夜。这座位于水头镇桥兴路31号的房子造得又大又坚固。梓心早早就回到位于三楼的房间准备睡觉,忽然眼前一黑断电了,街上传来闹哄哄声响,隐隐有刺鼻的烟雾飘来。正疑惑时,手机响起,妈妈在电话里惊慌地喊:“着火了,快逃!”

梓心愣了一愣,马上跳起来打开房门,浓烟滚滚而上,呛得她头昏眼花。她只好关上房门,趴在床上等晕眩感过后,抓起手机跑向阳台。到处都是火光和黑烟,什么都看不清。她忍不住哭起来,慌慌张张地打电话给妈妈,却怎么也拨不出去……

困难重重

报警电话尖锐的铃声划破了水头消防中队静谧的黄昏!

一天紧张训练之后,这时是水头消防中队官兵最放松的一刻。主持工作的副队长王亚风和喜爱打台球的伙伴们,说说笑笑往台球室走。一切娱乐戛然而止。消息持续传来:水头专职消防队办公地点距离火灾现场较近,已经赶赴到位,发现火势非常凶猛!房屋结构复杂,专职消防队请求快速支援!有人被困,据说是个小姑娘,但仍未发现位置……消防官兵们听到“有人被困”,心头一沉,手脚更利索了。很快地,两辆消防车装着十四名业务骨干呼啸而出。

依据水头专职消防队提供的信息,趁着车上的时间,王亚风与战友们反复商议救人救火方案。电话又响起来,是平阳县消防局局长陈旭伟在赶来路上打的:“生命重于一切,要想尽一切办法,先救人!”“放心,无论如何我们都会把人救下!”王亚风深深懂得,救人是此行的首要任务,上级的命令和强调,让他把眉头锁得更紧了。

短短十分钟,消防车到达现场。附近一带全部断电,黑烟挟裹着火光冲天而起,路面上哭声喊声乱成一片。唯有消防车警示灯不懈闪动,像是救命的希望,微弱却坚持。

烈火中 他毅然冲进火场救人却落下终生遗憾

网络配图

王亚风一挥手,消防队员们打起电筒,走进炽热的大火开展侦查。他们发现,在烟雾较淡三楼后楼,晃动着一个小姑娘的身影。王亚风心头一喜,看了周边的地形又是一忧:这是一幢俗称筒子楼的独立落地房,楼梯设在房屋中心,三楼阳台下古怪地突出一个密闭房间,阻断了从外部上行的通道。房屋正面的窗户全部安设了钢条焊接、极为牢固的防盗窗,火星不住蹦出,水头专职消防队员试过破窗失败。

后面十来米处是一排房子。左侧邻屋也已着火,几个消防队员正使劲打水,以免火情变大、危及更多。右侧紧邻一段石棉瓦搭简易棚,棚架之右才是邻居房屋的二层楼大阳台。从正面进屋去救人,不行;左邻方向烟火最猛,完全无法近身;打水的消防员已经换了两拨,其中两位消防员被浓烟呛倒,送医院急救室洗肺。可能通行的,只有两条途径:从右侧房屋上到二楼,踩着石棉瓦棚支架到小姑娘被困的位置下方,再架梯子上行;从后排房屋三楼窗户横出长梯,直接架到着火房屋,但十多米的梯子架在一座着火且情况不明的房子上,看上去更加危险。王亚风和队长助理左亚辉、班长季勇识很快取得一致意见:小姑娘在上面的情况无从获悉,多拖延一秒,她就多一分危险。第一个方案速度快,执行便捷,优先采用。三人没有多说,一起看向右侧房屋。王亚风下令:“左亚辉跟着我上,季勇识在楼下准备梯子接应。”

烈火中 他毅然冲进火场救人却落下终生遗憾

网络配图

意外受伤

王亚风和左亚辉穿过烟雾,跑到右侧邻屋二楼后平台。刺激性的烟雾中,可见度极低。左亚辉打起电筒,努力看清形式:石棉瓦上有几个窟窿,显然是年久失修。他使劲踩了踩撑起石棉瓦的木架子,还算牢固。按照平实训练的经验,采取前虚后实的步伐,或许能从木架上方过去。

左亚辉略作思忖,就要迈步去。王亚风拦住他说:“老规矩,我是领导我先上!”王亚风带领水头中队以来,始终坚持“干部以身作则”的原则,苦活累活,干部先上;危难险阻,干部先上!左亚辉并不让开:“我来吧,你还要坐镇全局。”王亚风轻巧地越到他面前,笑着拍了拍战友说:“注意周边情况。”

左亚辉只好退后,王亚风在石棉瓦架上试探性地踩出一步,石棉瓦棚微微一晃,又踩出第二步、第三步、第四步……梓心在黑暗中,发现一束明亮的光芒照向自己,一位消防兵叔叔站在下方说:“不要慌,躲开烟雾,我们很快就救你下来……”梓心高兴极了,连忙挥手示意。忽然间,石棉瓦棚狠狠地颤抖了一下,响起沉闷的落地声,消防兵叔叔从眼前消失了。梓心的心也跟着狠狠地揪了一把!

刺眼的灯光,雪亮的白色,急促的脚步,最重要的是疼,到处都疼,胳膊疼得钻心……王亚风一阵茫然,一张熟悉的面孔俯下问:“好些了吗?你认识我吗?”王亚风想了想才回答:“你是专职消防队的。”记忆缓缓恢复,昏黑的火灾现场和小姑娘急切、惊慌的眼神像针一样扎了他一下,他险些跳起来:“人救出来了吗?有没有谁受伤?”

护士按住王亚风,很快就来了一拨医生,又换了一拨医生。领导和战友也纷纷前来,王亚风忍着左手臂阵阵剧痛,一遍又一遍地仔细打听那天救火后续:那座石棉瓦棚架正如他们判断的,整体还算牢固,所料不的是其中一处遭到损坏后粗粗补成,因此导致王亚风从四米多高的墙头坠落。左亚辉和季勇识临危不乱,一边派人救护王亚风送往医院,一边迅速启用第二个方案,从后面房屋搭长梯进入着火房屋,在群众的帮助下,终于救出小姑娘梓心。

位于水头镇的平阳县第二人民医院接到王亚风后,作出初步诊断:左肱骨干骨折,左肱骨髁上、髁间粉碎性骨折,左桡神经损伤……如果不及时手术,左臂可能要切除;而且损伤如此严重,医院表示并无把握保证手术的最佳成效!在当地卫生部门的支持下,战友们联系到温州地区肢骨诊疗权威医生、温州医学院第二临床学院总教研室主任陈华医生。简单的清创手术后,王亚风连夜被送往温州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以最快的速度启动手术。

烈火中 他毅然冲进火场救人却落下终生遗憾

王亚风的母亲为儿子按摩受伤的左臂

永留遗憾

“消防系统以副代正主持工作很少见,考虑到王亚风一贯的优秀表现,我们党委破格提拔他。”陈旭伟感到惋惜极了。

“每次火灾过后,王亚风队长都会带我们去现场总结经验,提升队伍的战斗力。这次他没法这么做了。”左亚辉对受伤的战友深感担忧。

“那天受伤的青年人怎么样?为了救人冲上去,好军人!”火灾现场的邻居魏女士一直惦记着那个勇敢的身影。

与此同时王亚风的老家,王亚风母亲正做早饭,接起电话就傻了:“伤能治吗?命能保住吗?”在一旁的父亲一听就知道是儿子出事。夫妇俩饭也不吃了,门也来不及关,匆匆就跑往火车站,买了最快一班车的票,一路站到温州。

见到儿子王亚风时,母亲止不住泪水:原本壮硕的大男孩,变得憔悴而瘦弱,英挺的战服换成宽松的病人服,医生还透露,左臂可能就此残疾,这孩子可是连女朋友都没找……王亚风不知该如何安慰父母,只好一直傻笑。母亲问:“那么高摔下来疼吗?”王亚风笑笑说:“摔下来就昏迷了,啥都不知道,不疼。”

王亚风老祖父去年摔跤后一直卧病,老祖母一天几次去电话问王亚风情况。祖父被惊动了,这个独孙孙是他的命根子,他还怎么安心养病?老人情绪很激动,病情迅速恶化,半昏半醒中,一直惦记王亚风。父亲只好回乡照顾病重的祖父,母亲则留下照顾伤重的王亚风。

经过了三次大手术和数周理疗,王亚风的左臂恢复了知觉,但没法正常弯曲,到50度左右就动不了。5月8日上午,他做完理疗后,发现手臂似乎又灵活了点,高高兴兴地回到病房。母亲泪汪汪地迎上来告诉他:爷爷没了!王亚风愣住了,爷爷关爱的眼神,爷爷为他做好吃的身影,爷爷陪伴他玩耍的往事……爷爷临终,他却没能送最后一程!

梓心的亲友们来探望,平阳县和水头镇的领导干部也来了,消防系统各级官兵也来了……王亚风谢绝了鲜花与掌声,征求医生同意后,中途离开医院,与母亲回乡奔丧。跪倒在爷爷灵前,他暗暗下决心,一定要把伤养好,让爷爷不再牵挂!

6月17日,经过三个多月的治疗,王亚风的左臂可弯曲到90度,终于获准出院。在领导的首肯下,他回乡看望祖母,参加祖父的“六七”仪式,随后前往武警部队相关机构进行评残。一直不愿意面对媒体的他,看着手臂上一道道又粗又长的创口,沉吟许久后说出心里话:“爷爷去世了,我可能也会落个轻度残疾。这让人感到失落。作为消防战士,救火、抗台,帮助群众摆脱各种危急情况,都必须直面危险,这是消防官兵的职责,我们要尽量保护自己,但不可以逃避。如果再来一次,我想不出还有别的选择。我还是会上!”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