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一次又有何妨!金华小伙徒步1000公里进藏

金华城事金华新闻客户端季俊磊2018-06-09 14:41

我叫倪琳涛,金华人,毕业后去了宁波工作,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公司白领,做着外贸采购的工作,拿着与常人无异的薪水。不过,对旅游我极度热爱,每年我都会给自己放一次假,去各地走走看看,即使穷游也都乐此不疲。

2016年7月,我因为工作失意,就离职了,打算给自己放个假,远行一次。当时,我并没有想到徒步去西藏,这样的事儿我此前只在电视里看到过,对我来说实在有些疯狂。

我先来到大理古城,通过网上预约定了一间民宿,开民宿的是一对夫妻,巧的是男主人竟是东阳人,老乡之间似乎也多了很多话题。第二天的晚饭后,我们聊到了西藏,他突然问我:“你有没有想过徒步去一次西藏?”

“别闹了,这对我来说太疯狂了!”我毫无意识地脱口而出,但心里多少有些好奇。我的这点小心思似乎被他看穿,他和我不断聊着关于徒步西藏的话题,而我也慢慢变得心驰神往。谁怕谁!疯狂一次又有何妨!

当晚,我就在网上购买了徒步的各种装备:登山包、水壶、常用药品、帐篷等,不给自己后悔的机会。一个星期之后,所有装备到齐,我也满怀信心地动身了。从大理古城出发,沿着214国道走了3天,脚上起了10多个大水泡,每走一步路都疼得直发抖,这让我不得不暂时停下脚步。“难道徒步西藏之旅就此放弃?”心里有些不甘,但也清楚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的道理,只能先等脚泡养好再做打算,这三天的徒步,只当是一次试水演练。

1000公里,很多徒步进藏的人都会选择这里作为起点。于是,我就和他一起到了邦达镇,打算重新开始,沿318国道到拉萨。

第一天早上6点钟,我起床吃完早饭就出发了,没想到第一个难关就摆在我面前:翻越海拔4658米的业拉山口。

来到山口前,抬眼望去,盘山公路如“之”字型排列,从山底到山顶,不知道要拐多少个弯。“不如直接翻山越岭,不走盘山公路,岂不更快?”天真的我,觉得想出了一个妙计。然而,走到一半,沮丧地发现根本没有路,有的只是茂密的灌木丛。但是,没有退路了,只能硬着头皮往上走。让人崩溃的是,与我一起从山脚出发的驴友,沿正常盘山公路走的早就翻过山顶,而我在他们的半小时之后才到……不过,我在翻山越岭的途中看到了很多可爱的小动物,而且,从烈日炎炎的山底到了冷风习习的山口,遭遇了一场奇特的季节转换。

一天走下来,“神奇”的水泡又在我的脚底出现了,我索性直接用针挑破了它,继续前行。走到波密县的时候,我碰上了一群人,他们看我独自一人,便招呼我一起吃饭。原来,他们也是在路途中认识的,目的地都是拉萨,其中两个自驾,一个骑行,两个徒步+搭车。

我们聊了很多,包括藏区的风土人情,一路的亲身感受以及各自的职业理想等等,在交谈中,我们建立了友谊,互加了微信,相约在布达拉宫门前再见。

在翻越安久拉山口时,我遇到了另一个徒步到拉萨的同龄人,我们决定结伴而行。与众多名山大川的山口一般都陡峭起伏不同,安久拉山口平缓得出奇。我们从上午8点半开始出发,到下午6点就翻过了山口。由于纬度高,下午6点太阳还远远没有要“回家”的意思。我们一合计,打算继续往下走,一口气走到90公里以外的然乌镇再休息。

但我们预估不准,走到晚上10点钟,距离然乌镇还有45公里左右,两人筋疲力尽,打算就地躺下休息一会儿再走。也正因为如此,让我收到了一份惊喜:我从没有在高原上躺着看过这么明亮清澈的星空,那星星似乎触手可及,突然感觉李白所说的“手可摘星辰”并不夸张。其间,也有两辆车路过,想要载我们一程,但被我们婉言拒绝,因为我们希望一直以徒步的纯粹状态走到西藏。

俗话说,坚持就是胜利。果不其然,经过近一个月的长途跋涉,终于在第29天的时候来到了距离拉萨24公里、素有拉萨“东大门”之称的达孜县。我们在那里饱餐了一顿,炒了几个小菜,喝了几杯啤酒,然后饱饱地睡了一觉,提前庆祝自己即将完成的徒步旅行。

次日下午,从邦达镇开始历时一个月,终于步入了拉萨市。我马不停蹄地跑到布达拉宫门口,第一时间与它合影,心情无比激动,因为之前无法想象的事情我做到了。

后来,我在拉萨停留了几日,游览了大昭寺、小昭寺、纳木错、药王山等景点,还聆听了当地别具特色的“辩经”,虽然听不懂,但也感受到了当地的文化和信仰。

其实,在旅途中遇到的很多人和事都很难忘。比如波密县遇到的一群人,其中一个骑行者现在在拉萨开了一家面馆,一个搭徒者至今仍在坚持他的旅途,与我在安久拉山口结伴同行的更是不用说,如今已成为特别要好的哥们。虽然在途中因为人烟稀少,早午饭只能啃硬梆梆的白馒头配榨菜,有时候水喝完了只能喝河水,但都觉得是不错的经历。这一次的西藏徒步之旅,我会终身难忘。

后来很多人问我,你是靠什么走到西藏的?我回答他四个字:毅力、勇气。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