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在婚礼上喝到假酒后报警 警方捣毁制假窝点

金华城事钱江晚报-浙江24小时2018-05-11 14:21

5月2日,金华义乌市北苑街道稠山二区。

这是一片尚在改造的老小区,路面坑坑洼洼,本地人也少有人来此,更不用说远道而来的访客了。

从桐乡赶来的民警葛海峰和同事们来到他们目的地:一处不易被发现,卷帘门紧闭的平房建筑。

拉开了卷帘门,扑面“袭来”的是一股极其浓郁的酒气。

事后,葛海峰形容当时的情况,是“闻闻味道都可以醉了”。

这一天,桐乡市公安局治安管理大队副大队长葛海峰等来自桐乡的警力,在义乌市公安局的配合下,分别在义乌和桐乡两地抓获犯罪嫌疑人陈某、宋某和于某,捣毁假五粮液、假茅台的制假窝点1个,现场扣押制假生产流水线1条。

在这个制假窝点中,还存留着五粮液成品假酒77箱(462瓶)、茅台成品假酒50箱(300瓶)、五粮液空瓶2000个、茅台空瓶4800个、假酒原液8大桶及大量外包装、制假原料,涉案金额达2100余万元。

较真,喝到假酒的小李报了警

4月12日,桐乡濮院。

这一天,小李到桐乡濮院参加好友的婚礼。

如今办婚庆喜事,五粮液、茅台这种高档白酒几乎是少不了的。小李平时就喜欢喝酒,喜宴上尝了几口,就发现自己杯中的茅台味道不对劲。

仔细一看酒的瓶身和外包装,竟然发现连标签都贴得有点歪。很多人碰到这种情况,可能就是“算了,事后告诉下办婚宴的朋友”,可小李对此很较真,怀疑自己喝到了假酒,他向桐乡市公安局濮院派出所报了案。

还真得感谢这种较真的精神。

两个月前,一位和小李同样较真的报案人向警方举报,称有人通过微信朋友圈,低价出售五粮液和茅台等高档白酒。

也因此,小李报案的时候,桐乡警方已经在调查假酒来源了。

在接到群众举报后,桐乡市公安局高度重视,抽调治安、技侦、网警及派出所精干警力成立专案组进行专案经营,嘉兴市局食药环侦支队全程参与、指导。

很快,经过初步侦查,第一时间就确定了那位在朋友圈低价卖假酒的微信使用人——桐乡屠甸人于某。

深挖,桐乡警方前往义乌找上家

“我第一次进货大概是去年年底吧,有一家海宁的酒店摆喜酒需要7箱茅台酒,我从上家那边拿到后就送过去了,没想到被他们发现了是假酒,还赔了5万元。”于某说。

于某的主业是一家龙虾店的老板,而副业却是在微信上卖假酒。“打个比方客户要10箱酒,我可能就是里面放两箱或者三箱假酒,但是也照样以真酒的价格卖。茅台酒卖9800元一箱,五粮液卖4800元一箱。”于某说,“我心里也知道这个酒是假的,但卖出去如果全部是假的话,我也没这个胆子。”

通过对于某的深入调查,桐乡警方发现他的主要进货渠道是通过物流公司,经过物流反查,确定上家的地点位于义乌。

“我们发现于某大概一周进货一次,每次的货款在两三万元左右,酒拿到之后,他主要销往桐乡本地的宴席或者海宁地区,量比较大。”葛海峰说,小李喝到的假茅台,就是通过这条进货渠道,流进了婚宴酒桌之上。

在掌握到规律之后,4月中旬,葛海峰等人前往义乌进行调查,在义乌的物流发货地附近蹲守了几天后,葛海峰发现了发货人员陈某。

与此同时,专案组对于某和上家的资金往来展开研究,通过对支付宝的资金流水分析,发现于某的货款都是打到两个支付宝账号上,这两个账号,一个是陈某的,一个是他前妻的。

目标人员初步确定,下一步就是找到制假窝点了。

抓捕,制造的假酒和原料货车运了两次才带回桐乡

经过专案组研究部署,民警又多次前往义乌,利用踩点、跟踪并结合相关技术手段,民警找到了陈某的住处——义乌市北苑街道。而加工点,也就在陈某住所不到100米远的稠山二区。

葛海峰介绍,这个加工点分为上下两层,总面积大约60平方米,一层主要用来摆放假酒的外包装、瓶盖、空酒瓶等,而地下室则专门用来进行灌装白酒。

确定了嫌疑人和制假窝点之后,抓捕时机成熟,专案组决定在两地同时收网。

5月2日,桐乡警方在义乌市公安局的配合下,分别在义乌市数码城和桐乡一健身房楼下抓获犯罪嫌疑人陈某、宋某和于某。

陈某在被民警抓获的时候,首先做的竟然是把自己的手机关机后扔掉了。因为手机里可是存有许多诸如收发货记录、聊天记录等证据的。

不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手机被路人捡走,对方把手机的卡取出后装到了自己的手机上,民警打通了电话,在两个多小时候就拿回了陈某的手机。

至于现场捣毁制的假窝点中,五粮液成品假酒77箱(462瓶)、茅台成品假酒50箱(300瓶)、五粮液空瓶2000个、茅台空瓶4800个、假酒原液8大桶及大量外包装、制假原料,涉案金额达2100余万元。

这些东西,桐乡警方用了一辆载重3吨的货车,运了两次才带回了桐乡。

厚利,大着胆子做假酒

陈某今年29岁,是贵州仁怀人。

2017年3月,他在成都认识了一个在江苏做回收酒瓶生意的人,就打起了造假的念头,和对方收购了不少茅台和五粮液酒瓶,包括瓶盖、包装盒、防伪标识等。

“一开始我也怕的,就先做了2箱茅台和2箱五粮液,五粮液是用比较便宜的尖庄酒和金六福酒勾兑的,茅台是从贵州老家那边买的廉价白酒灌进去的。”陈某说,一开始他的造假手段很简单,但“这4箱酒都卖出去了”,茅台卖1900元一箱,五粮液卖1500元一箱。而事实上,这些假酒的成本价,一瓶不到百元。

正是这高额的利润,让陈某熏了心。

之后,他便开始大量制作五粮液和茅台假酒。造假的流水线也越来越“工业化”——充气棒、酒精测度器、打包机、压瓶盖机器等等设备陆续添置,一应俱全。

今年过完年后,亲戚宋某也来到了加工点帮忙。

“我看这个活利润大,就想来学点手艺。”宋某说是来学手艺,但宋某每天的工作,其实就是负责洗瓶子,回收来的旧酒瓶。

每个酒瓶子需要用清水洗五六遍,花费约10分钟,一直要到酒瓶彻底干净、透明为止,然后把酒瓶倒置晾干。

目前,陈某、于某、宋某3人因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已被桐乡警方刑事拘留,案件还在进一步深挖中。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