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数赛被叫停家长仍焦虑 拿什么拯救孩子的数学?

腾讯大浙网 教育频道2018-04-23 14:29

2月以来,教育部连续发文,四部门联合发布“史上最严减负令”,规范面向义务教育阶段的竞赛活动,奥赛首当其冲。奥数被叫停后,各界一直反响不一,有的拍手称快,觉得是实实在在是在为孩子减负;有的意见颇大,尤其那些从小城市一路打拼赢得尊重认可的人,他们是靠奥数靠各种竞赛进入名校的精英学子,是奥数让他们脱颖而出,他们是奥赛实实在在的受益者,竞赛被叫停,他们反对的声音也最大。

奥数虽被叫停,可是对数学的重视并没有停,而且奥赛并没有退场,很多学校还是会对孩子的数学能力做测试,并作为入学的重要参考。在一些“秘考”中,多题还会涉及到奥数内容,对于未参加过奥赛培训的学生难以应付这样一张考卷。

数学能力是衡量一个孩子思维能力、思辨能力的重要参考。学好数学可以锻炼人的思维水平和思维品质,如计算能力、逻辑思维能力、空间想象能力,数学科学还是一种严谨、缜密的科学,通过学习数学可以锻炼人做事时思路清晰、依照科学规律办事,根据已知和未知事物之间的联系推断事物发展趋势和可能的结果的能力。这也就是某些重点大学法学系对考生数学成绩要求比较高的原因之一。

那怎么才可以提高学生的思维能力哪?今天介绍一位名师,他将带来不一样的数学学习思维技巧与方法。

他是小学数学界无人不知的名师,是浙江嵊州人,他叫张天孝,今年已年逾八旬。他1956年步入教坛,1962年自《口笔算结合教学实验》走上研究之路后,《三算结合新试验》、《应用题教学实验》、《小学生数学能力测查与评价》一路“狂奔”、潜心研究,到1984年在全国大范围开展《现代小学数学》教材改革试验,至2002年《现代小学数学》已被24个省市1000多所小学的8000余个班级使用。像北大附小就一直沿用浙教版数学教材,甚至澳门、香港的小学也有使用“张氏教学法”……

奥数赛被叫停家长仍焦虑 拿什么拯救孩子的数学?

奥数赛被叫停家长仍焦虑 拿什么拯救孩子的数学?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张天孝老师的“三算结合”算术教学法引起了国际上的重视,日本曾经两次派代表团来杭州市上城区考察学习“三算结合”教学。德国一位几何专家来杭州讲学,张老师与其交流数学教育的经验与方法,德国专家对他们介绍的儿童空间观念发展专项训练内容和方法盛赞有加。在2008年墨西哥的第11届国际数学教育大会上,张天孝他们在“数学课程重建”分会场介绍的“小学新思维数学”教材体系,引起国际同行的高度关注。

2001年,在新旧世纪之交,为了适应知识经济时代、信息社会的发展需要,国家全面实施新一轮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从六个方面提出了课改目标:“改变课程过于注重知识传授的倾向,……改变课程结构过于强调学科本位、科目过多和缺乏整合的现状,改变课程内容“难、繁、偏、旧”和过于注重书本知识的现状……”课改十余年,在许多方面取得了可喜的成果,同时,也面临一些新的问题。2014年第5期《人民教育》刊发鲍建生教授的文章“关于数学能力的几点思考”,文章中谈到,“教学能力本质上是一种以抽象符号为载体的高层次思维能力,但遗憾的是,一些研究表明,我国学生在高层次思维能力的表现上并不乐观。顾泠沅领导的一项横跨17年的大规模调查表明,课改以后,学生的数学高层次思维能力不仅没有提高,反而有所下降。因此,如何提高我国中小学生的高层次数学思维能力是当务之急。”

奥数赛被叫停家长仍焦虑 拿什么拯救孩子的数学?

张天孝始终坚守在小学数学一线开展实证研究,他提出:“小学数学教育的核心是数学思维教育”,“要通过学数学,让儿童变得更聪明”,“数学教材应当结构化、序列化、系统化,教学可以降低学习的难度,但千万不要降低知识的难度,否则我们在国际上没有竞争力。”因为深切地感受到学校内的数学教学在思维能力培养方面存在很多的不足(课时时间短、思考难度低),校外培训又太乱,都说是奥数、思维训练,但编写的训练材料不科学,有的是无限制地拔高了孩子的学习难度。题目难度不足不行,难度太高又不行,过犹不及。所以,最近10余年来,张天孝老师花了大量时间,在不断地编写有关“思维训练”的数学读物。2010年1月,他创办了杭州新思维教育培训中心,亲自带领团队成员开展校外学生数学思维训练的研究,“数学思维训练”主要为了培养学生的高层次思维能力,它的核心目标聚焦于学会思考、学会概括、学会推理,教材的体系是结构化、序列化的,课程的内容衔接学校课本,教学方法特别注重“问题驱动、独立思考、一题多解、总结反思、体验成功”,帮助学生掌握科学的思维方式,积累思维的经验,保护学习兴趣,保持发展后劲。这么多年来,最为可贵的是,新思维中心坚持“边培训边研究”,坚持专业性“不过度拔高学习难度”,不迎合市场急功近利的思想,培养了上万名的学生。2012年6月,“小学数学思维训练”项目就获得了杭州市教育局颁发的“杭州市民办培训学校特色品牌建设项目”。

奥数赛被叫停家长仍焦虑 拿什么拯救孩子的数学?

张天孝说,数学学习是非常有美感的一件事情,“它不在于学得多,关键是通过结构化的、序列化的数学材料,从问题的不断递进、拓展变化中,让孩子经历抽象、推理和建模的过程,使得孩子的自主探究、自主建构成为可能,从而发展了思维”。但奥数学习更多是题海战术,原来的奥数是选拔性的,当然会有大量的难题、偏题,现在变成了“全民奥数”,这不科学。他用“一将功成万骨枯”来形容现在的奥数学习,认为很多学生都只是在做尖子生的“陪练”,陪着陪着,跟不上了,学怕了,学习数学的美好感受没有了,数学变成了一门讨厌的学科。

其实,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张老师就提出“数学不等于做难题”,而是一个经历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独立思考,深入思考,克服困难,体验成功的过程,这样才能全面提升数学素养。假如把数学思维弄清,将它看成一张序列化、结构化的网,你所看到的“难”,和奥数孤立化的难题是有很大区别的。

张老师说,在孩子学习数学中,要重视解决问题的过程,比如孩子拿到题目,有没有读题?读题时有没有尝试对题目信息进行分析、分类和概括,甚至联想和转化表达等。孩子是通过推理解决问题的,还是机械套用现有的公式来解决的?有了一种解决方案后,有没有兴趣继续研究和优化自己的方法?有没有开放的心态听取他人不一样的想法,并与自己的方法比较,有什么共性和差异等。

记忆一套知识解法在应对较低层次的任务时是比较方便,显性的,而真正要锻炼和发展思维能力,发展健康积极的数学态度、学习态度则是一个复杂综合的系统,绝对是专业工作。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