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拖欠一千元物业费 被法院认定为“老赖”

嘉兴城事嘉兴小新2018-02-13 20:14
正在加载...

    嘉兴有个罗先生,因为跟物业有矛盾,1000多的物业费迟迟没交,最后被物业公司给告了,法院不仅判了强制执行,要他补交物业费,还给他发出了“限制高消费令”,也就是说,罗先生现在和老赖一样,出行消费都受限制,这让罗先生很不服气,于是他找到我们,要我们评评理。

    罗先生住在王江江镇依云小镇小区,前几天老婆收到一份快递,是秀洲法院寄来的,里面有一份强制执行通知书和一份限制高消费令,一辈子没有跟法院打过交道,怎么会收到法院的信呢?

    罗先生老婆:

    我急了,我说让我老公看一下,我又不懂,我又不懂法律,什么都不懂,它这样限制那样限制,本来在这里买房,就要在这里生存,遇到这些事情,我们去找谁。

    限制高消费令,就是跟欠债不还的老赖一样,乘高铁和动车都有限制,买房子,高档装修都不行,孩子读书,私立学校也读不了,强制执行通知书还要求罗先生,在2月5号前把拖交的物业费及滞纳金,一共1002.14元全部交齐。

    罗先生:

    物业费我可以交,但要把事情处理好再交(但法院是强制执行令)强制执行,你法院讲不讲理了,我就问法院讲不讲理。

    原来,早在2014年5月,罗先生和小区物业工作人员发生纠纷,还因此受了伤。

    罗先生:

    我老婆上夜班那天,我早上去接她,保安就把我拦住了,他放了一根杆,拦住了不让我出去,我急了,因为上了12个小时,我就急着去接她回来,心急之下就把他栏杆上的纸条撕掉了。

    虽然顺利出门,接老婆回家,但是没多久,物业工作人员就冲到罗先生家里了。

    罗先生:

    他就带着人冲进我家里来,我跟他说,有什么事吃了饭再说,他不同意,他们两个出手,拉扯(我)就打,两个人,拉的拉,脚拉的拉,使劲地往外面拽,出手打头,去检查就是(脚)骨折。

    经过调解,明确物业公司赔偿医药费、误工费等,共计4000,还约定以后不得再为此事引发纠纷,那么,罗先生为什么还觉得事情没解决呢?

    罗先生:

    当时同意,是没办法。

    冲突发生后,罗先生和物业公司方面算是结下了梁子。

    罗先生:

    我墙面裂缝,它有没有责任,它物业,它该不该来(修),就算是开发商逃脱了责任,过了保质期,但是它也应该上门来给我维修,对不对。还有垃圾堆在那里,我每天从臭水沟过,照片我已经拍下来了,对我造成了影响,它该不该负责任?

    从这以后,罗先生没付过一分钱物业费,物业公司的人也多次上门催讨,罗先生就是不给。

    罗先生:

    事情没解决,没交物业费。

    罗先生老婆:

    肯定要物业给我解决好了,我再交物业费,你不给我解决好,就下了这个命令,让我交物业费,我交了(的话)找谁呢。

    到去年7月6号,物业公司把罗先生告了,法院很快判决罗先生支付两年的物业费,共计903.24元,但罗先生拖到现在也没去交,不仅产生了滞纳金,为了这点钱还变成了老赖。那么物业公司对罗先生的事情又怎么看?记者找到小区物业负责人,她解释,当年的冲突可不是罗先生说的那样。

    物业负责人 蒋曙红:

    当时(2014年)罗先生是一直不交物业费的,作为我们来讲,我们是去上门催讨的,催讨之后,罗先生语言上很难听的,因为他这个人不讲道理的,跟我们工作人员发生一点冲突,我们工作人员叫他下来,但在下来的过程中,脚崴了,那他就说是我们打他。

    物业公司方面认为,既然经过调解签过字,事情应该了结了。至于罗先生说的反映问题不解决,蒋曙红说,物业公司方面并没有接到他任何投诉,反倒是很多时候,他们家的人经常搞破坏,完全是吃出来做。

    物业负责人 蒋曙红:

    他家里从老到小,都是相当之不讲道理,包括他妈妈(绿化带)种菜,我们去给她搞掉,搞掉后她在我们物业骂三天,吃三天,后来给了她20块钱了事,她妈妈捡进来的垃圾就是在这个楼道里乱丢的,而且不允许我们去搞掉的,看到我们骂我们,用口水吐我们。他(罗先生)在12月底1月头上,打了个恐吓电话到我们物业,说我们不要太过分,兔子急了也要咬人。

    蒋曙红强调,罗先生不交物业费,没有任何理由,向法院起诉,也并不是针对罗先生一个人,因为去年下半年,他们对小区拖交物业费的10户家庭,都提起了诉讼。

    物业负责人 蒋曙红:

    判下来的有5家,其中2家法院执行了,我们对不交物业费的业主,我们先采取温馨提示,限令你在规定时间内交掉,不交掉我们要走法律程序了。

    蒋曙红说,小区共有1050户家庭,绝大多数都是新居民,虽然难管,但物业费收缴率还是蛮高的,91%的业主都交钱,非要弄得上法院,他们也是迫不得已。

    物业负责人 蒋曙红:

    我们相信法律,所以我们走法律程序。

    而律师认为,事情要一码归一码,如果业主对物业服务不满意,可以到住建部门投诉,而不应该拖欠物业费,更何况,法院早已判决要交钱。现在罗先生最需要做的,就是马上到法院,把拖交的物业费全部交清,同时去申请撤销“限制高消费令”,脱掉老赖这顶帽子,否则以后工作生活会遇到很多麻烦。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