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弘一》:一场纪念李叔同的民国Live来杭

腾讯大浙文娱讯 2月2日至3日,著名导演田沁鑫将再度用舞台形式解读佛性与禅意。由杭州话剧艺术中心、上海觉群文教基金会、北京清心文化联合出品,田沁鑫执导,与僧人可一法师联合编剧的话剧《聆听弘一》将在杭州艺苑剧场上演,一代高僧的传奇人生与艺术修为将以独特的舞台表达,在娓娓道来与静静聆听中,用伟大灵魂为今人解惑。

田沁鑫编剧、导演的话剧《聆听弘一》,由一群网络播客“穿梭时空”寻找民国坏蛋,“撞见”一代高僧大德。匪夷所思的故事和形式中,弘一法师的形象鲜明而果决地,脱离传记类影视戏剧作品的窠臼,“模糊”的剪影渐次立体清晰,成为“一个最像人的传奇”,感动身处的时代,影响其后的众生。

《聆听弘一》:一场纪念李叔同的民国Live来杭

故事:坏蛋“撞见”高僧

《聆听弘一》:一场纪念李叔同的民国Live来杭

民国时期,光怪陆离的魔都上海诞生“孤岛文化”,电影、出版、娱乐等产业畸形而蓬勃地发展。战乱到来前,中国最早的广播业在上海蓬勃兴起,富二代开办最新潮的“广播”,为自己的百货公司广揽客源。

当代时空里的网络播客“坏蛋调频”做了一档特别节目,主持人储志勇和嘉宾欲找寻民国广播肇始时的坏蛋。以直播形式进行的“这部广播剧”可听、可看,民国富二代以及同时期的广播从业人员,纷纷从故纸堆里蹦出,将民国时期中国广播业的画卷徐徐展开。

田氏戏剧独有的戏剧空间里,当下与民国两个时空里的“坏蛋”,互相穿梭往返,共同“撞见”一代高僧弘一法师。猜测与史实相伴,寻找与装扮相生。“七嘴八舌”拼凑出来的弘一法师,慢慢成为丰富而立体的传奇。

创作:三位大师“庇佑”

《聆听弘一》:一场纪念李叔同的民国Live来杭

话剧《聆听弘一》现在的剧本,与创作之初已完全不同。联合编剧可一法师撰写的剧本初稿,更像弘一法师正统的人物传记,并非作品兼有“东方审美”和“西式表达”的田沁鑫想要的。

新的戏剧结构的产生,源自田沁鑫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除了李叔同的“牵引”,她意外受到另外两位大师汤显祖与焦菊隐的“庇佑”。

一直想要立意清明,避免杜撰、编排大师的田沁鑫在剧本创作时,为了更加真实地接近弘一法师,一股热情离开北京前往浙江,选择在与平时生活的环境相去甚远的山中进行写作。回顾起来,过程中发生诸多奇妙的缘分。

在去往丽水的大巴上,田沁鑫上车便听到当地的电台,播放纪念弘一法师的专题节目。在李叔同的“牵引”之下,她意外发现遂昌县的村庄“独山古寨”里面,坐落着明代著名戏剧家汤显祖构思、创作《牡丹亭》的书房,于是迁居独山村,完成了《聆听弘一》剧本的后半段。而回到北京,该剧的排练因缘际会,选择了为纪念新中国第一部话剧的导演焦菊隐先生而建立的“菊隐剧场”。

田沁鑫相信天地自有灵气。三位中国戏剧界的大师,冥冥之中的“牵引与庇佑”,让她决定“要比以往更加大胆”,做一部传承戏剧精神的“开拓之作”。“汤显祖先生是中国明代的戏剧大家,他的‘临川四梦’是中国文化的瑰宝;李叔同先生是中国第一部话剧的创始人及开荒者,他把《茶花女》编成话剧,让国人初窥西方话剧的形态;焦菊隐先生,是开创“中国学派”之说的著名戏剧导演,他导演的《茶馆》传承了中国演剧流派,为中国话剧的发展做出突出贡献。我们今天请出李叔同,是不想放弃自己的从业良知,不能丢弃中国话剧的专业与气节。”在琳琅满目的市场里,一个叫话剧的孤儿在哭,因为“他”找不到家。

田沁鑫表示,“《聆听弘一》无论在结构还是气质上,都是一部领先时代的话剧,而这种探索精神的来源,则是李叔同赠予的启示——自觉自律,从来都不原谅自己。”

影响:从“怀疑”到“自觉”

《聆听弘一》:一场纪念李叔同的民国Live来杭

最初与弘一法师对话时,田沁鑫坦言“觉得大师离自己很远,他是一个非常悲苦,很不自由的人”,并“一度怀疑大师的思想,能否真正的帮助和指导今天的人。”

“包括我在内的当代人,往往在懒惰和放纵之间游走,没有勇气选择刻苦、放弃享乐,‘难以自觉’像顽疾一样,使我们很难突破自己的思维和局限。弘一法师说‘以戒为师、持戒精严’,外在形式上特别苦难,然而这是人的‘自觉性’以及‘自控力’生成的关键。在不断受戒的过程中,法师把自己身上的动物性全部祛除,痴情、傲慢、疑惑、嗔怪等等我们难以戒掉的习气,他均戒掉,并在受戒中变得越来越精良。”田沁鑫说。

受李叔同的影响,田沁鑫为自己制定了工作表,并严苛遵守,而“想自觉”到“真自觉”的递进,让她在“苦中找到甜蜜”。“独受惠不如众受惠”,她期望借这部戏,将经验分享给观众,让每位亲临现场的现代人,都能被弘一法师指导人生。

希冀:先“映照”后“明朗”

《聆听弘一》:一场纪念李叔同的民国Live来杭

像田沁鑫编剧、导演的《青蛇》《北京法源寺》等话剧一样,《聆听弘一》的舞台也如前面所说,将搭建多重时空。两拨人在其中穿梭来往,寻找法师的同时,亦有对法师的扮演——其间的奥秘与乐趣,熟悉田沁鑫戏剧的观众可以从《狂飙》中窥见一二。但相比她的其它作品,该剧将更为灵动而自由。

坏蛋“撞见”高僧的故事,在剧中将有多种维度的体现:两个时空里的剧中人如此,被谈论多年、被误解多年的李叔同亦是如此。他的一次次破格之举以及果断放弃,让他被敬仰也被非议。映照观众,弘一法师对自我桎梏、自设框架的突破与觉醒、纠错与提升,无疑能见众生百态,让观众群体不再为某个阶层所限。

话剧《聆听弘一》,一如田沁鑫的众多作品,既具文化态度、艺术形式、剧本结构,又有当下表达、时代力量、人生启迪。这部品质优良的作品,希冀每位个体,都能借助弘一法师有所发现,明朗自身与时代的关系。

精神:“领先”时代要靠突围

《聆听弘一》:一场纪念李叔同的民国Live来杭

有人总结过田沁鑫作品的特点:文化态度、艺术形式、创意结构、生命力量。田沁鑫在戏剧上也从未停止过创新的脚步,从《红玫瑰与白玫瑰》、《青蛇》对原著大胆的改编,到《聆听弘一》脱离传记类戏剧作品的窠臼,对此她也不自谦:“《聆听弘一》无论在戏剧结构还是艺术气质上,都是一部领先时代的话剧。”

在引进外来戏剧当道、整个时代商业大潮冲击的当下,做一部浸润中国文化精神的话剧,田沁鑫直言非常有压力,但她的态度不是顺从,也不是回避,而是突围。她可以用网络播客、穿越的方式来与年轻人沟通,时髦的语言接地气,骨子里想要表达的,是当下人的生存和文化状态。田沁鑫导演以决不放弃自己的态度,拒绝平庸。

《聆听弘一》:一场纪念李叔同的民国Live来杭

了解更多资讯,请点击大浙网 文娱频道首页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