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举牌讨30万加工费 店铺老板:你心里有鬼

嘉兴城事嘉兴小新2018-01-13 19:35

有个老板在嘉兴桐乡濮院开羊毛衫门市部。2017年8月份,这个老板给另外一个加工羊毛衫的老板,发去了16吨毛纱,叫他去加工羊毛衫。到结账的时候,对方把羊毛衫送来,门市部老板一算,加工这些羊毛衫,最多只用得了12吨毛纱,认为是加工羊毛衫的老板薅羊毛,偷掉了他4吨的毛纱。而加工羊毛衫的老板说,门市部老板交给他的毛纱,都是蹩脚货,中间的那4吨毛纱,全部都损耗掉了。这样一来,双方就闹僵了。

在一家门市部外面举块牌子,讨工钱的男人姓朱,秀洲区王店人。门市部里头是一对夫妻,在濮院羊毛衫市场卖羊毛衫。

吵嘴现场:你心里有鬼。(鬼什么,我的主张,我为什么鬼呢?)一包毛纱拉多少件,全部可以算出来。(你买什么毛纱,你自己心里清楚。)损失要4吨,四十几万了。

加工方 朱老板:现在他欠我羊毛衫三十万的加工款。等于说我家里有十几个人,年底都要结工资,现在都在我家里等着,我到这里来又结不到,所以说我没办法了。

门市部 奕老板:你说叫我付工钱,我怎么付。你这个毛纱,第一步我跟他说要弄清楚。

一个要讨加工费,一个要把毛纱弄弄清楚。那么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矛盾?事情要从2017年8月份说起。奕老板委托朱老板加工羊毛衫。奕老板把毛纱发过去,朱老板把衣服拉出来,时间很快到了2018年1月份,根据行规,年底前双方要结账,奕老板一算,他发给朱老板一共16吨毛纱,结果做出来羊毛衫,最多只用12吨毛纱就够了。

门市部 奕老板:按照专业算出来的衣服,毛纱只有用11吨多,那这样的话,不是相差4吨多,那么他跟我说,你这个毛纱潮,蒸发了,那我跟他说,你如果是1吨之内的,我认了,那4吨不是要跳起来了,这个毛纱贵的时候,十几万1吨,10万5千(1吨)。

奕老板觉得,自己送去的毛衫,跟自己收回来的衣服,数量拍不拢,他怀疑朱老板是故意薅羊毛,黑掉了他四吨毛纱,这可不是小数字,价值要40几万了,但朱老板说,是你奕老板的毛纱质量太差,加工过程中都损耗掉了。而奕老板说,自己做了十几年羊毛衫生意,正常损耗一般都是10%左右,16吨毛纱,损耗一吨左右还正常,现在少四吨肯定不对,所以这个加工费他肯定不会给。

门市部 奕老板:说好听一点叫掐掉一点毛纱,说难听一点就是偷,偷出来去卖掉,卖到二手毛纱市场。

加工方 朱老板:他一面之词,莫须有的罪名,加在我的头上,我真的喘不过气来。

朱老板说,自己用人头担保,一斤毛纱都不会偷。不过他说,为了能早点拿到工钱,他也愿意赔偿一部分毛纱钱,但奕老板不答应,双方谈不好,所以,朱老板只能举块牌子,坐在门市部门口喊冤。

加工方 朱老板:我想想看我真的很苦闷,找来找去,找不到第三方的人,我只能在这里,自己想办法,自己讨钱。我只能这样,天天在这里向他要,我也不打他店面,也不打他人,我就这样讨钱。

门市部 奕老板:我想接下去,我先到经侦报案,我想把这个事情弄个水落石出,到底我是冤枉他吗?

双方僵持不下,要么吵架,吵累了就停一会,那么这件事到底该怎么办?我们请律师到现场来出出主意。律师认为,双方要通过合法的手段来维护各自的合法权益,这个纠纷可以通过协商或者打官司来解决。

律师给奕老板的建议是,首先要有足够证据,证明毛纱被朱老板黑掉,或者偷掉,这样才可以去报案。

浙江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边建平:如果确实是加工方的行为,(毛纱)被占有了,他可以向公安报案,这是他的权利。但是,如果是正常的损耗过程,那么确实是比如说,一个工艺过程损耗掉的,那这个是不能算在加工方头上的。

律师给朱老板的建议是讨工钱可以走正常的渠道,坐在人家门市部门口举牌子,不是正确的办法。

浙江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边建平:讨薪是他的权利,但是也要通过一个合法的途径,可以通过向政府部门,寻求帮助,也可以通过诉讼,如果老板恶意拖欠工资,如果他拒不付款,我们刑法也有规定的,不管政府也好,法律也好,其实对这方面都是有解决途径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