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拘禁、殴打侮辱借款人 湖州这家公司闯祸了

湖州城事长兴广电2017-12-24 10:19

今年6月,湖州长兴县公安局接到报警称长兴城区某家商务信息咨询公司涉嫌非法借贷,在讨要欠款时对借款人实施非法拘禁和殴打、侮辱。之后警方马上对这家位于长兴雉城街道花菇山路的商务信息公司进行了调查,发现该公司的确存在非法借贷和暴力追债的行为,于是先后抓获了陈某、李某、蔡某等八名犯罪嫌疑人。12月,长兴县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公开对被告人陈某等人犯非法拘禁罪一案进行了审理。

正在加载...

    公诉人:

    经依法审查查明,2017年5月下旬,因被害人丁某在长兴县某商务咨询公司借款未还,被告人李某龙、蔡某、 李某、龚某、黄某在找到被害人丁某后,将被害人强行带至长兴某公司办公室讨要现款并殴打侮辱,非法拘禁被害人丁某。2017年6月因被害人沈某在长兴某商务咨询公司借款未还,被告人陈某、蔡某、李某、龚某、黄某先后乘坐汽车赶至被害人沈某家中,采用捆绑辱骂等方式讨要现款,后于当晚23时许,将被害人沈某强行带至其公司办公室讨要奇欠款并殴打侮辱,对被害人沈某实施非法拘禁。

    据了解,案件中涉及的这家某商务信息咨询公司注册于今年三月份,注册资本为10万元,法定代表人就是被告人当中的陈某,虽然标明是一家商务服务公司,但实质背后一直在经营着非法的借贷业务。公司共八名员工。

    被告人陈某表示自己只是公司的出资人,主要负责提供借款的工作,但他对借贷过程中具体的出借、索债情况并不清楚。

    被告人李某龙反映公司借款的出借和讨债工作是由自己和蔡某等其他几位被告人去执行,在这三起非法拘禁受害人的案件中陈某虽然没有实际参与,但他们都会在自己的群里分享一些借款人的地址信息和索债过程中的一些视频。

    经过法官对另外几名被告人的调查,了解到被告人陈某确实没有参与到实际索债行为中,但是他在提供借款的同时又负责整个公司人员的最后分红,其中陈某自己可以拿到高达七成的债款分红。对此,公诉人认为被告人陈某并不能以不清楚索债情况为由来逃避责任。

    庭审现场,作为主犯之一的被告人李某龙告诉法官自己和公司里的唯一一位女成员张某是夫妻关系。自从妻子张某知道自己从事这一工作后,李某龙也让张某加入进来,负责帮他在微信上寻找贷款人。

    根据被告人李某龙的供述,被告人张某主要负责在微信上发借贷广告。张某在得知贷款人有贷款意向后,她便告诉李某龙。在李某龙的指使下,张某再通过微信聊天的方式说服贷款人贷款,然而借款借出去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被告人李某龙等人就会以贷款人还不出贷款为由,采用暴力讨债的方式对贷款人进行勒索敲诈。

    面对公诉人的讯问,几名被告人都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据了解,该犯罪团伙在今年的五月底至六月底这一个月的放贷过程中,分别对丁某、沈某、李某峰三人通过实施非法拘禁并殴打、侮辱的方式进行讨债,其中对被害人沈某、李某峰两人分别构成了轻微伤和轻伤二级。

    与此同时被告人还反映,在对被害人进行非法拘禁时为了防止被害人用手机与外界联系或者拍照,他们还强制要求被害人上交手机。就这样丁某等三位被害人在被限制人身自由的情况下被强行拘禁了七小时到十八小时不等。

    公诉人:

    本院认为被告人陈某等人非法拘禁他人,剥得他人人身自由且具有殴打和屈辱的情节,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百三十八条的规定,构成非法拘禁罪。

    由于这起案件涉及犯罪人数较多,公诉人在明确宣布八名被告人所犯的共同罪名后,又分别根据各被告人的犯罪程度对量刑标准进行了分析。

    公诉人:

    在主观方面,各被告人为索取债务而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具有故意;在客观方面,各被告人多次纠集,非法拘禁多名被害人,持续时间较长,并且造成了被害人的人身损伤,其中两名被害人的身体构成轻微伤和轻伤二级。被告人黄某系自动投案,并且如实供述,予应从轻处罚。被告人陈某虽然仅涉及起诉书指控的两起案件,但是考虑到其系某公司的实际出资人和控制人,应当综合考虑其在本案犯罪当中的作用,综合考虑案情,被告人张某、柯某仅参与一起案件,予应作为从轻情节考虑。被告人蔡某、李某、黄某、柯某系累犯应当从重处罚。

    之后被告人的几位律师提出了辩护意见,公诉人一一进行反驳。在听了公诉人最后一轮公诉意见后,八名被告人均表示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深深忏悔。

    在这起案件中,被告人与受害人之间属于“黑色”债务关系,所谓“黑色”债务就是不受法律、法规保护的非法债务、虚假债务等,该类债务一旦债务人失约,债权人不敢公开讨要,也不能通过法律渠道解决,因此就促成了暴力追债行为的产生。提醒广大市民,借钱贷款须通过合法渠道进行,不要为了一时的方便陷入“黑色”债务的陷阱。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