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外公张继顺:剩下一个人也要死守阵地

文化资讯腾讯文化·浙江2017-12-13 10:06

1925年,军阀混战,民不聊生。我的外公张继顺就在这样一个风雨飘摇的时代里,出生在了建德市下涯镇之江村。

年少时的外公天资聪颖,胆大心细。骨子里有着一股不服输不怕苦的冲劲狠劲。我的太外婆是个勤劳善良的农村妇女,在战乱年代,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全家都能吃饱饭,孩子们能健健康康地长大。而在几个孩子当中,她最喜欢我外公也最担心我外公。因为太外婆十分明白凭我外公的性格,一有机会,他一定会上战场打鬼子。“他小时候最喜欢的一句话就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是太外婆后来对我外婆说的,说的时候,她的眼睛里承着对我外公满满的爱和担忧。

机会很快来了,1941年8月,国民党军队为扩大兵力,抵抗日军,到乡下农村抽壮丁。当时外公家抽到了大外公(外公的大哥),刚满16岁的外公豪气地说道:“大哥是长子,要奉养双亲。我去吧。”自告奋勇地顶替了大哥。从这开始,外公正式走上了抗击日寇,保卫祖国的道路。

“我最开始的部队是梅城严州府丁国部队。在那里,我认识了你外婆。你外婆年轻的时候可真漂亮啊。”在梅城严州府丁国部队,外公第一次摸上了枪,骑上了马,还遇上外婆。据说当时外公的才干学识被当地的警察局长所欣赏,不仅将他提升为班长,还把他的令爱许配给了他,成就了一段姻缘。在之后的30年里,外公和外婆从来没有红过脸,当然这是后话了

在外公一生大小二十余场战争中,最让他难以忘怀的就是桐庐深奥战争和将军岩战争。“你不知道,当时的战况有多么激烈,死了好多好多人。我现在每夜梦回,还能看到那漫山遍野红色的血液,这些血液时刻提醒我们今天的幸福来之不易。”

1943年5月,日本鬼子来到了桐庐深奥。我外公所在的部队在桐庐与鬼子进行了面对面的正面交锋。作为特殊训练营出来的铁血士兵,外公精准的枪法和过硬地军事能力在此战中发挥重要作用,也让他得以存活下来。这场仗足足打了三天三夜,无数的士兵们倒下,又有无数的士兵们站起来。“我们不怕死,就算只剩最后一个人,我们也一定要坚守阵地,与鬼子奋战到底。”日本鬼子们惧于这种视死如归,宁死不屈的民族气节,在打了三天还是未攻下深奥后进行了撤退。

此战不久,日军又企图侵占建德。将军岩位于兰溪与建德交界,作为通往建德水上的交通要道,成为此战的关键之所。外公的部队在接到上级命令后,火速赶往将军岩,驻守在将军岩对面江上。他们接我军在水上,日军在岸上,开始了一场抢夺将军岩的大仗。“当时日军的火力十分猛烈,在经历7天7夜的战斗之后,我军人员所剩无几,军船上全部都是日本鬼子枪炮打出来的窟窿洞。眼看战争即将失利。当时的连长想出了一个妙法。他让剩下的士兵在每条船上将国旗坚起来,插在船头。日军搞不清楚我军到底有多少人。又看久攻不下,便撤退了。你们说日本鬼子是不是很蠢。”外公每次说到这段,脸上就洋溢出骄傲的笑容。

解放后,外公回到了故乡,原任建德县委书记王进亲自来到外公家中请他到县大队任职,外公的生活开始重归宁静。夏天的傍晚,他总喜欢拿着凳子在村里的大树底下纳凉,这时候,村里的孩子们就会三三两两的围上来听外公讲当年的战争故事。

“我时常庆幸自己能活着回来,不是每个人都能有我这样的好命。那些年轻生命的逝去现在想来都让我无比心痛和惋惜。但是,作为保卫祖国的一名战士,无论是我还是那些逝去的战士,我们都无比自豪自己曾在抗击日寇,保卫祖国中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外公时常感慨道。

看着今天的幸福生活,想到外公的抗战经历。我不得不说,今天的幸福来之不易。我们一定要铭记历史,勿忘国耻。更好的生活,更努力的工作。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祖国多做贡献。

无数先烈和像我外公一样的抗战英雄,他们以不屈的抗争挺身不倒,以血肉长城保卫祖国,血迹泪痕遍布古龙河山,千秋万代永不磨灭,子子孙孙永不忘怀。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