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女孩喝了男网友给的“牛奶” 遭到对方侵犯

杭州城事杭州网-都市快报林琳 蒋大伟2017-12-12 18:16
加载中...

近年来,“吸毒”几乎已经成为中国娱乐圈的流量级话题,不止是普通民众,就连一些明星大咖,也没能跳过这个火坑。

中国国家禁毒委2015年的数据显示:中国吸毒人数超1400万,年均增长36%。

在众多吸毒者中,也有人是无意中吸食并成瘾的,而在这个群体里,女性是主要的受害者。

今年11月,广东警方打掉了一处聚众吸毒的窝点,现场缴获的新型毒品外观就和“奶茶”一样,非常具有欺骗性。

伪装成奶茶的毒品(图自人民网)

这批“奶茶”看起来和市面上零售的速溶奶茶区别不大,呈白色粉末状,冲调后即可吸食,而且味道香甜。但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这些“奶茶”包装粗糙,上面也没有生产日期、成分说明和食用方法等标注。

不过,如果喝了这种“奶茶”,就和服用摇头丸一样,会产生强烈的致幻效果。

别人递过来的一颗糖、

一杯奶茶、一罐咖啡,

甚至一杯茶都可能是假的

不少女生稀里糊涂,成了毒品受害者。

今年1月,南京的小艾应邀参加一个派对,在喝了一杯陌生人递来的“鸡尾酒”后昏厥,被3名男子侵犯。

今年3月,河南安阳一女子与网友在KTV唱歌,喝下网友给的“酸奶”,出现浑身瘫软等症状,被网友趁机侵犯。

今年6月,17岁的杭州女孩小玉约男网友见面,喝了男网友给她买的放了迷幻剂的牛奶,陷入昏迷。第二天早上醒来才发现自己遭到侵犯,并被偷走了手机等财物……

2014年,湖南女孩李悦在东莞的一家夜宵排档,被同桌的4名男子在酒中“下药”后带走。10小时过去,回到出租屋的李悦神志不清,浑身多处淤青,送医查出曾吸食摇头丸,两小时后不治身亡。

李悦的室友说,李悦回来后至少洗了20几次澡,后来披着一条浴巾出来,说满屋都是蛇和老鼠。在就医途中,李悦仍然不知道自己曾沾染过毒品。

受害女生事后描述,她们并不知道自己在吸毒,都以为那只是一杯普通的饮料。

速溶咖啡、跳跳糖、茶叶

类似的新型合成毒品层出不穷

在一些舞厅、酒吧、KTV等娱乐场所里出现

除了伪装成“奶茶”的毒品,还有一些被包装成“跳跳糖”、“速溶咖啡”等小零食的毒品,同样让人防不胜防。

伪装成跳跳糖的毒品(图自广西新闻网)

伪装成茶叶的毒品(图自人民网)

中国戒毒专家杜新忠提到,目前中国禁毒工作的最大挑战就是冰毒、“奶茶”这一类“合成毒品”的泛滥。

这些新型毒品正逐渐从“地下”走上“台面”。在一些舞厅、酒吧、KTV等娱乐场所里,它们靠着包装,摇身一变,成了不少前来消费的少男少女喜爱的“消遣品”。

今年9月,湖南、广西、宁波、贵阳等多地公安官微曾发布通报,提醒大家不要饮用一款名叫“咔哇潮饮”的饮料。

这种饮料生产地在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是一家饮品公司引进国外配方制造生产的,又名“愉悦水”、“开心水”。厂家在广告中宣称其不含酒精,喝后能让人感觉心情愉悦、放松,且没有任何毒副作用。

但湖南公安在线(湖南省公安厅官微)发布的禁毒预警信息称,经公安机关毒品实验室对咔哇饮料的检验和分析,发现其中含有高浓度的管制毒品“γ-羟基丁酸”。滥用“γ-羟基丁酸”会造成暂时性记忆丧失、恶心、呕吐、头痛、反射作用丧失,甚至很快失去意识、昏迷以至死亡。

广东省公安厅涉毒专线一名工作人员说,“咔哇潮饮”在全国20多个省市地区都有销售,除了“咔哇潮饮”,“啪啪潮饮”和“咔哇”等名称的饮品也都属于同类违禁物品。

杭州市公安局禁毒支队:

杭州今年暂未发现“奶茶”类毒品

对市面上可能出现的新型毒品进行重点打击

杭州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民警钱警官说,像“奶茶”类的新型毒品,目前公安机关尚未查获过,支队也尚未查获过,但伪装成“糖果”、“茶叶”等常见物品的毒品,确实是存在的。

钱警官说,这类伪装的新式毒品的成分一般较为复杂,很有可能是将现有毒品与其他成分混合在一起,制造出更好的口感,迷惑性也更强。

不过,与这类毒品相比,笑气、“咔哇潮饮”等隐蔽性更强,这些产品虽然还没有被列入毒品管制目录,但危害程度和毒品几乎不相上下。

目前,杭州市公安局禁毒支队主要从打击防范和预防宣传两方面展开工作,一边对市面上可能出现的新型毒品进行重点打击,一边对青少年等成瘾重点人群开展禁毒宣传教育。

警方端掉下沙一个聚集吸食笑气窝点

多部门联动,开展对“笑气”使用的专项排查工作

今年7月下旬,快报接连接到读者爆料:下沙某酒店式公寓内,夜里经常有年轻男女在屋里子开大音乐举行派对,屋子里还摆着大量纸箱,而楼道和电梯内邻居经常能发现被丢弃的金属瓶。

快报介入调查后发现,这些金属瓶就是笑气瓶。民警接到物业报警后,在现场查获200多箱笑气,用于吸食笑气的奶油喷枪,以及3名吸食笑气的青少年。

吸食笑气会对人体造成不可逆的伤害,甚至被喻为毒品的替代品,滥用吸食可能致死致残。快报通过调查也发现,吸食笑气的行为呈现出低龄化趋势。笑气虽然早已被列为危化品,但至今还没有被列入毒品管制,社会管理难度比较大。不过,有关专家和民间呼声都很强烈,建议严格管理笑气。

今年9月下旬,杭州市公安机关率全国之先,发布了《关于加强娱乐场所和经营服务场所内滥用“笑气”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相关场所主动张贴防范笑气的有关标识,掌握防范笑气的知识。同时对于公共场所内携带、贩卖、吸食笑气的行为,警方会依法依规进行处理。对吸食笑气的当事人,也要做好劝导和批评教育。

杭州市禁毒办副主任金亦阳表示,各个部门应该形成合力,管好自身职责范围内的事情:“我相信只要每个部门都积极主动行动起来,笑气(滥用)是可以压制住的。”

近期,在市禁毒办的牵头组织下,我市安监、卫计委、市场监管、公安等多部门联勤联动,在全市范围内组织开展对“笑气”使用的专项排查工作,摸清了全市经营、使用“笑气”的情况底数,落实了防范“笑气”流入非法渠道的主体责任,建立了“笑气”购买使用台账,最大限度的消除了“笑气”从企业、医院流入滥用渠道的可能性,形成了良好的经营秩序。

同时,为提高群众对“笑气”危害的知晓面,市禁毒办坚持分层次、多渠道、多形式的宣传思路,提升宣传效果。通过宣传进广场、进企业、进社区、进学校等多种方式,将“笑气”危害预防宣传工作覆盖到各级人群中去。

浙江省(杭州市)禁毒教育馆正式对公众开放

拒绝毒品从思想教育开始

12月8日,由浙江省禁毒办和杭州市禁毒办共同出资建设的浙江省(杭州市)禁毒教育馆正式对公众开放。场馆位于杭州市上城区白塔公园内,开放时间为每天早上9点至下午4点,除每周一闭馆外,全年无休。

浙江省(杭州市)禁毒教育馆馆内场景

作为首个省、市共建的禁毒教育馆,浙江省(杭州市)禁毒教育馆通过禁毒动漫形象组合“阿优”和“阿美”的视角,向来参观的市民解答“什么是毒品”、“如何拒绝毒品”等一系列问题。

场馆共分五个展厅,内部设有动漫人物墙、多媒体影音展示、毒驾漫游、仿真毒品展示等多个禁毒展项,还充分利用高新科技,将“禁毒”理念与VR技术相结合,让前来参观的人们体验到“吸食毒品”后的真实感受。

据杭州警方消息,近年来,我省传统毒品市场逐步萎缩,合成毒品问题发展较为迅猛。

截至目前,我省在控吸毒人数已经超过22万人,其中35岁以下青少年占比超6成,据国际通用的显性吸毒人员和隐性吸毒人员比例估算,我省实际吸毒人数已超百万。其中,杭州共有在控吸毒人员2.6万余人,列全省第三,在温州、宁波之后。

小心!饼干、巧克力…这些都是毒品!

看似普通的巧克力、曲奇饼干,竟是流行于市面的新型毒品。

图自@人民日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