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探访莎普爱思总部:股票已停牌厂区还在招人

嘉兴城事钱江晚报-浙江24小时2017-12-08 07:32

几天前,“丁香医生”公众号发布《一年狂卖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的文章,矛头直指莎普爱思滴眼液用洗脑式广告营销误导老年人,延误白内障治疗。文章在网络迅速传播,一把将“莎普爱思滴眼液”拖进公众质疑的漩涡,引起近乎一面倒的口诛笔伐。

A股市场上,莎普爱思也在连跌四天之后,以“有重要事项未公告”为由,于昨日(12月7日)起停牌,复牌之日未定。

质疑声中,钱江晚报记者赶到浙江嘉兴平湖,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总部就位于当地经济开发区新明路上。记者看到,该企业一片风平浪静,生产似乎并未受到质疑事件的波及,当天甚至还在招聘员工。

莎普爱思总部一片平静,还在招人。

现场:企业生产一切如常

过了新兴一路右转,不远处莎普爱思总部的几幢厂房赫然入目,与一路多见的箱包、包装企业相比,它的厂区不算新,但整齐、干净,很是显眼。

正门右侧贴有“关于规范员工车辆停放规定”,要求“一人一车位,按号停放”,车位编号到203号为止。资料显示,莎普爱思现有员工约700人,这203个车位明显不够用,于是“厂区东侧道路”也被划为停车区域。从这些停放得满满当当的车辆来看,至少莎普爱思员工出勤率并未受到这次事件的影响。

“没什么影响啊,都还是照往常一样。”说起这几天莎普爱思受到的普遍质疑,莎普爱思员工很坦然。

“(公司)说是说这两天可能会有记者过来,但其实也没人来。”门口的安保人员见到钱江晚报记者有些好奇,反复确认身份后,笑说,“你是第一个(来的记者)。”

当天正巧有操作、技术、行政等岗位在招聘,时不时有来面试的应聘者到门卫室登记,他们有的知道质疑事件,有的则毫不关心。

“我来应聘行政工作的。”一位来面试的姑娘行色匆忙,对她而言面试能否成功,比莎普爱思滴眼液是否能治愈白内障重要得多。

偶尔遇到莎普爱思的员工,他们聊越来越冷的天气,聊食堂的午餐,聊刚送到的快递,这场引起医疗界和舆论关注的质疑事件没有出现在他们的谈话里。

回应:公司董秘称正在内部审查

按照惯例,公司出问题,相关负责人总是不在现场的,这次也不例外。负责对外披露信息和管理投资者关系的莎普爱思副总经理兼董秘吴建国表示,自己目前不在浙江:“公司正在进行内部审查,暂时没有消息可以对外公布,一切以公司公告为准。”

新公告什么时候发布?“还不确定,这取决于审查什么时候结束。”此前吴建国曾向媒体表示,莎普爱思滴眼液正在进行一致性评价,昨天他给钱江晚报记者的回复也是一致性评价“尚未有结论”。

在这次被质疑疗效之前,莎普爱思是否也曾遭遇类似事件?吴建国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说:“你最关心的问题我已经回答了。”随后以事多、太忙为由,挂断了电话。

公司总部的其他相关人员则拒绝出面,理由也很一致:手头有事,忙不过来。

部门回应

省食药监要求莎普爱思:尽快启动试验,立即自查广告

12月6日下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了一条特急通知,鉴于医务界部分医生对于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苄达赖氨酸滴眼(商品名:莎普爱思)液疗效提出质疑,要求浙江省食药监局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及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有关规定,督促企业尽快启动临床有效性试验,并于三年内将评价结果报国家食药监总局药品审评中心。

在通知中,食药监总局要求,为防止误导消费者,莎普爱思药品批准广告应严格按照说明书适应症中规定的文字表述,不得有超出说明书适应症的文字内容。

(12月7日)中午,浙江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官网发布了《转发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关于莎普爱思滴眼液有关事宜的通知》。

在这份通知中,省食药监要求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尽快启动临床有效性试验;立即开展广告自查;严格执行药品GMP(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GSP(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确保药品生命周期的质量和安全。

新闻背景

“莎普爱思”风波

知名健康管理平台“丁香医生”在12月2日发表名为《一年狂卖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的文章,刷爆了朋友圈,文章直指莎普爱思滴眼液。文章说,莎普爱思公司在2016年一年的广告费用高达2.6亿元,而药物研发费却仅有0.29亿。莎普爱思滴眼液在广告中又特意模糊了适应症是“早期老年性白内障”中的“早期老年性”,且用症状代替疾病名称,误导患者。

随后,有媒体报道称,该产品成本只有1.45元,但要卖43.5元一瓶。2016年毛利润高达94.49%。

12月4日,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发出澄清公告,称莎普爱思滴眼液是一种安全的、有效的抗白内障药物。视频广告内容也符合《广告法》的相关规定,经过浙江省食药监局审核批准,取得了相关药品广告批准文号。

此后,有媒体报道,莎普爱思广告此前也有过争议。2012年11月,长沙市药品流通行业协会指“莎普爱思”等7个商品涉嫌违反《药品广告审查办法》的相关规定。

12月6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就莎普爱思滴眼液有关事宜向浙江省食品药品监督局发出通知,要求“监督企业尽快启动临床有效性实验,并在三年内将评价结果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并再次强调了该药品广告应严格按照说明书适应症中规定的文字表述。

6日晚间,上市公司莎普爱思发布公告称,因重要事项未公告而停牌,12月7日全天停牌。

12月7日上午,浙江省食药监局称将国家食药监总局的通知转发给莎普爱思公司,并要求该公司立即开展广告自查,不符合规定的立即纠正。

新闻深读

莎普爱思到底有没有用,医生患者这样说

“莎普爱思到底有没有用?”昨天,记者赶到浙江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咨询几位眼科医生。

“莎普爱思吧,好多人来问过我了。”浙医二院眼科医生霍亚楠,一下子就看出了记者的来意。

事发之后不少患者家属,甚至还有医院其他科室的医生跑来咨询她。

她对记者坦言,莎普爱思,效果不大。

据介绍,白内障是一种常见的老年病。80岁以上白内障发病率接近100%。据统计,我国视力残疾总人数约2000余万人,每年新增患者约120-200万人,其中确诊白内障患者占视力残疾总人数比例达到56.7%。

尽管发病率高,但人们对于白内障的整体认知仍偏低。10月12日公布的《中国白内障认知调研报告》显示,85%的被调研者对白内障缺乏了解。

在一些医生看来,这给了莎普爱思等类似的眼药水巨大的商机。

浙医二院的眼科医生晋秀明说,甚至他母亲都问过他要不要买点莎普爱思滴一滴,这让他很意外。

在霍亚楠医生眼里,这样的眼药水甚至连“安慰剂”都算不上。

视觉中国供图

药店:有人一来就点名要买

莎普爱思滴眼液在杭州市内的大小药店大多有售。在杭州下城区东新街道的一家社区药店,记者在摆放眼药水的货架上就看到了莎普爱思,包装上已经有些积尘,药店工作人员说,莎普爱思的消费主要依赖老年群体,所在社区老年人较少,因此销量不好。在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附近的另一家小药店里,销售情况同样不太乐观,进货量很小,每次进两三盒,要两个月才能卖完。但记者探访当天,店内的莎普爱思正处于缺货状态,店员说要第二天下午才能到货。

虽然在小药店里销量平平,但在大药房里,莎普爱思的销路不错。武林路的华东武林大药房每月都能售出30多支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是非处方药,且不属于医保药物,患者购买需要自己掏钱。记者在各个药店内了解到,缓解干涩、疲劳的普通眼药水价格在十几、二十几元不等,莎普爱思滴眼液则要四十多元。

但莎普爱思在治疗白内障类眼药水中却占有较大的市场份额,小药店里一般仅有莎普爱思一种治疗白内障的眼药水,大药房里虽然也有其他几种可医保报销的治疗白内障类眼药水,销量却不如莎普爱思,“莎普爱思是广告商品,销量格外好,来购买的消费者大多也都是点名要莎普爱思。”

但问及效果,药店工作人员说,“因人而异,消费者中也有一些回头客,因为据说对于模糊这样的初期症状的确有缓解。”

患者:我没法说它是否有疗效

钱报记者采访了几位使用过莎普爱思的白内障病人家属,以下是其中一位家属的自述:

这两天,有关莎普爱思的报道很多,我很关注,因为早些年,我给外婆买过莎普爱思滴眼液。

买这个眼药水,是因为看了广告。那是2012年,当年我外婆80岁了,她总说眼睛模糊,看出去灰蒙蒙,还重影,她住在老屋,光线不好,总是白天也开着灯。我看过她的眼睛,眼球上覆着一层薄薄的白衣,我知道这是白内障。带她去看过医生,医生说要手术。外婆岁数大了,不愿手术,她感到害怕,害怕眼睛里动刀子,把眼睛给弄瞎了。之后,外婆走路变得更加小心,她担心自己不小心摔一跤,给子女添麻烦。

有一天,我突然在央视看到一则眼药水广告,一帮老年人,有说有笑,拍得跟情景剧似的,说一款叫“莎普爱思”的滴眼液,对白内障很有疗效,广告的时间还不短。我一下就想到了外婆。

记得第一次在药店就买了6瓶,说是一个疗程,四五十块钱一瓶,我觉得这眼药水有点贵,还不进医保,不过若真是能治疗白内障,免去外婆动手术的苦恼,倒也值得。买回家当即就拆了给外婆滴上,她说药水滴到眼睛里有点刺痛,我说这应该是药物在起作用。“可能药水把那层衣融化了,所以才会痛吧!”外婆笑着说。说真的,那时候我真对这药抱以很大的期望,希望它真能像广告上说的那么好。

6瓶用完以后,我问外婆效果怎样?她说是好像能看清一点了,而且也不像第一次滴的时候那么刺痛了。我听了很高兴,又给外婆再买了6瓶,不过,之后并没出现我期待的结果。外婆说,后面那6瓶,滴和不滴好像没啥区别,她又开始心疼起钱来。一年以后,我们还是决定,给外婆做了白内障剥离手术,到现在,她视力都还不错。

如今,莎普爱思被推到风口浪尖,我没法说它是否有疗效,我也不知道,如果当初外婆一直滴这个眼药水,到现在,她的眼睛又会是怎样的状况。但我相信,肯定有很多像我这样的人,曾经对莎普爱思抱以很大的期望,只是,它让我失望了。

视觉中国供图

医生:不少患者害怕手术而依赖眼药水

“其实我很少给白内障患者开眼药水。”霍亚楠说,最主要原因就是效果不大。的确,在《眼科学》第8版中明确提到:目前临床上有包括中药在内的十余种抗白内障药物,但其疗效均不确切。

在浙医二院的眼科中心,晋秀明医生告诉记者,莎普爱思的适用人群很小,只包括白内障早期患者。从效果上来看,也不明显。他举了个例子,“一个早期白内障病人,视力从0.5下降到0.3,可能需要3年,滴了莎普爱思最多也就将这一过程延缓2、3个月。”可见莎普爱思几乎无法控制白内障症状,就连延缓的作用都不太明显。只有手术,是治疗白内障唯一有效的方法。

在诊室里,霍亚楠常常能碰到这样的病人,来了之后,指明要求开莎普爱思。问起他们为什么愿意滴莎普爱思,很多人回答因为滴上去很痛,痛就有效果。不少患者都说,“一开始滴上去很烧,我觉得是起作用了,它是在溶解我那层浊膜。”在广告中,莎普爱思也有类似的自我宣传:“药物直达病灶会有点痛”。

但这种烧灼感似乎和白内障好转没有直接联系。莎普爱思滴眼液的主要成分是苄达赖氨酸,“它pH值较低,本身呈酸性,滴在眼睛上自然会刺痛。”在霍亚楠医生眼里,这样的眼药水甚至连“安慰剂”都算不上。

实际上在浙医二院药房,早在几年前就已经不再销售莎普爱思滴眼液。霍亚楠说,除非患者强烈要求用药,他们才会根据病人眼部症状,开一些缓解其眼部不适的功能性眼药水。

一般情况下,暂时不手术的,她会建议患者注意配一副新眼镜、注意日常用眼,就可以了。但这样的专业知识,患者并不清楚。每当看到被药物耽误治疗的患者,医生们只能一声叹息。

霍亚楠回忆说,有些老人被子女拖着来看病时,才发现白内障已非常严重,“我有时会责备他们,怎么耽误了这么久才来看,他们还理直气壮地告诉我,‘一直有在滴眼药水啊’。”错过了最佳时机再做手术,风险会提高很多。

不少备受白内障困扰的老人,不愿接受手术治疗,这也是有原因的。晋秀明说,国内的白内障治疗,经历了几个发展过程。

最早治疗白内障时,采用针拨术,将患者的浑浊白内障向后推入玻璃体腔内,使患者重获光明。但这种办法没有真正将白内障取出,术后也很容易引起并发青光眼。

20世纪80年代后,白内障囊外摘除术(ECCE技术)开始引入我国。“这种手术切口要10几毫米,还要缝线,恢复可能要7、8年。”正因为如此,以前患者除非快失明,否则一般不会做手术,当时有一种说法,“白内障要瞎了才能治”。

实际上,这种说法早已过时。晋秀明介绍道,现在的白内障超声乳化手术已经非常成熟,切口很小,2毫米以内,手术只要15-30分钟就能完成。

在浙医二院,这样的手术平时一天就要做百来台。

调查:1200人中360人买过,142人正准备买

在12月6日推送的钱江晚报浙江名医馆微信中,医馆君做了一个关于《莎普爱思滴眼液使用情况》的小调查,有1200位浙江名医馆粉丝参与,360人表示,自己买过这款眼药水,142人表示自己准备买莎普爱思。

医务工作者“碎雨若珂”向医馆君吐槽:我婆婆也很相信这广告,而作为医护工作者我不管怎么跟她说,她都不信这药对白内障没有用,还说那不然人家中央电视台还给它做广告!

网友“家有爱宠”说:我很早以前就买过,价格贵,滴了眼睛很痛,变成红眼睛了。真的滴了只有坏处没有效果,还不如一瓶只要3元的白内停来得有效。总之最后只能手术。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