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男人不愿从事的职业 这个嘉兴人干了34年

嘉兴城事禾点点2017-12-06 11:43

什么?当男幼教?

这位55岁的男幼教叫凌雪甫,海宁硖石人,是硖石街道中心幼儿园的一位老师。1983年的时候,凌雪甫就开始从事幼教这份工作了,而今年,已经是他从事幼教的第34个年头了……

说起怎么会去当幼教,凌雪甫笑着说,那其实就是个偶然……

1983年,凌雪甫高中毕业了,走出校园的他还没有想好要做什么。恰好,村里面开设了一个学前班(那时候还不叫幼儿园),正好缺老师,村里的人一想就想到了凌雪甫。他们觉得,这小伙子平时特别爱笑,和大家伙讲话也很温柔,当幼教最适合不过了!

“啊,让我去当男幼教?要我去给孩子们上课?那时候一听到这个消息,我真的特别吃惊,这一行不都是女老师吗?”

那一天,他整整想了一个晚上,满脑子都是“我真的可以吗?我一个大男人也能做幼教?”,可是转念一想,孩子们多可爱啊,和孩子们待在一起,应该很有意思吧?

冲着喜欢孩子这一点,第二天一早,凌雪甫就答应了村里面,愿意试试看!不过,愿意是一回事,会不会还是一回事,凌雪甫以前也只跟自己的侄子玩过,还真没有和三十几个孩子一起相处的经验……

这不,其他几位被选中的老师们也都没啥经验,于是他们经常会围坐在一起,拿着笔记本,讨论着怎么和孩子们相处,怎么教育好孩子们……

这一刻,幼儿教育在他心中扎下了根!

回忆起当年第一次给孩子们上课的情景,凌雪甫依旧记忆犹新,他说,那个画面一直在自己的脑海中,永远都不会忘记……

“那天,我在门外深呼吸了很多次才敢迈进教室,一进去,就看到三十多个孩子,每一个孩子都在朝着我笑,我一下子就不紧张了。”

接着,凌雪甫就开始跟孩子们问好,跟他们说自己是他们的老师,以后每天都会和他们在一起玩。

“这不说还好,一说我会和他们一起玩,他们“轰”的一下全部朝我跑过来,把我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一双双水灵灵的眼睛看着我,真的,那个瞬间真的很幸福!”

也就是因为这个瞬间,在凌雪甫的心里,幼儿教育渐渐地扎下了根。

就我一位男老师又怎样?

一开始的时候,幼儿园还有几位和凌雪甫一起进去的男老师,但是在1997年,学校要求老师们都去进修幼儿教育专业,这意味着每位老师都要参加考试,考不上就会被淘汰……

“我得知要考试,一点也不慌,我觉得我自己一定可以!”凌雪甫很有信心,于是他每天白天给孩子们上课,下了班就看书备考。最后,他成功考上了中专,而其他几位男老师因为没考上,纷纷转了行……

之后的几年,时不时会有男老师进来,但是干不了多久,就都一个接一个地走了。

“我看着他们来,又看着他们走,心里其实挺不是滋味的……”凌雪甫说,很多男老师离开的原因,不外乎两个,一个是教孩子真的很辛苦,另一个,就是那时候幼教的待遇不是很好……

那时候朋友们都问他,怎么不换工作,他的想法很简单:“和孩子们呆在一起,我每天都很开心,家人也很支持,至于日子嘛,能过得下去就好。”

就这样,学校经常只有凌雪甫一位男老师。很多人都会问他:“嗳,你一个大男人的,做个幼儿园老师,是不是有点那个…”,每次面对这种问题,凌雪甫都是笑笑不语,在他心里,幼儿教育早已是他人生的一部分!

已经考上中专的凌雪甫,想要把幼儿教育做的更好更精。所以他决定,要再上一个台阶。终于,在2007年,他考上了大专,并获得了“海宁市优秀教师”的称号。

这个男老师能行吗?

不过,即使凌雪甫一直很努力,可是就因为“男幼教”这个标签,质疑的声音从未断过……

凌雪甫说,很多家长都把男幼教当成“怪物”,很不相信男幼教也能教孩子。尤其是小班刚进来的孩子,每年开学,父母一看到是位男老师带班,就会埋怨地说“哎呀,怎么是个男的呀,男的哪有女老师细心啊,哪里放心把我孩子交给一个男老师呀……”

凌雪甫甚至还遇上过几位家长,因为实在不相信男老师,硬是要求孩子换班级。“哈哈,每年都会碰到这种情况,但是我对自己很有信心,我要让家长们知道,我们男教师,也可以做的很好。”

正是由于凌雪甫的这份自信,以及他多年的经验,每年刚进幼儿园的孩子,被凌雪甫带上一个月后,都会很喜欢他。那些一开始持有怀疑态度的家长,最后也都纷纷赞扬起这位男老师。别班的家长甚至还会忍不住说:“好可惜啊,怎么就没轮到我家宝宝呢?”

而且,就连学校的女老师们,也都很欣赏凌雪甫的教学方法。凌雪甫一直是用“玩”来教育孩子,让孩子从”玩“的过程中,学习到知识和为人的道理。

“孩子的天性就是玩啊,我经常会让孩子们撒开了玩,边玩边学,所以老被别的老师说,我班里的孩子都不听他们了,就听我的,哈哈,其实啊,该严格的时候我还是会严格的!”

孩子们是我的“烦恼净化器”!

在硖石街道中心幼儿园,凌雪甫可是一个十足的“孩子王”!只要孩子们看到凌雪甫,都会飞快地冲过去围着他,“凌老师好,凌老师好”地叫他。

甚至每到放学,总有些二胎家长接孩子的时候,特意带着从这里毕业的大孩子,来看看他们的凌老师。

“当幼教,幸福感其实很大!每次,不管我在校外心情有多糟糕,只要一进校园,看到这么多可爱的孩子,我的那些烦恼一下子全部都没了,真的很神奇!”凌雪甫笑着说道。

我爱每一个孩子,为了他们,我愿意……

再过五年,凌雪甫就要退休了,但是他对这份幼儿教育的执着,对孩子们的爱,却一直有增无减……

每天,如果有孩子家长因为工作忙,接孩子接的晚了点,他都会陪着孩子一直等着。他说,无论多晚多晚,他都会陪着孩子,直到他们来……

碰上有特殊情况的孩子,凌雪甫也会抽出自己的休息时间,去陪他们说话,陪他们玩。他说,只要孩子能够快乐成长,再累都值得……

有时候陪着家人逛街,看到商场里小朋友的衣服,凌雪甫都会想到班里的孩子,他说,无论在干什么,自己总是会想到孩子们……

因为这份对孩子们深深的爱,55岁的凌雪甫,学会了弹钢琴、学会了唱各种各样的儿歌、甚至给女孩子编头发,他都一点也不比女老师逊色!

“其实弹琴对我来说是个挑战,学得时候还蛮吃力的,但是我爱孩子们啊,所以我一定得让自己变得更好,跟上时代的步伐!”

这34年来,凌雪甫一直都没有停下学习的脚步,即使有点吃力,有点辛苦,他也从没有停止过,他坚定地说,幼儿教育是没有终点的,为了孩子,他再辛苦都愿意……

“退休后,只要幼儿教育需要我,只要园里需要我,我都愿意干到底!”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