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一早教园罚站、打孩子?家长不淡定

杭州城事1818黄金眼2017-11-14 19:40

“杭州江干区凤起时代大厦里有个悦宝园早教,不少家长把孩子送到这边上早教或托班。13号,有家长找到我们,说早教园里可能存在体罚孩子的情况。”

离职员工说,“悦宝园”早教体罚孩子?

家长 徐先生:“那个老师把那个孩子罚站,站窗台上面。(这个有视频吗?)这个视频没有,是有人告诉我的,这个情况是比较恶劣的。(谁说的这事儿?)一个被离职的工作人员。”

徐先生的儿子今年3岁,9月份开始到这家悦宝园早教上托班,合同上写着两百多课时,两万一千多块钱。徐先生说,孩子在这边吃午饭和午休,一共半年时间。一个月前,徐先生从一名销售人员那里得知,这里的老师有变相体罚的行为。

杭州悦宝园早教 前销售顾问 瑶瑶:“我们班有个小朋友,他叫xxx,他来的比较早,佳佳经常把他放在窗台上,不让他下来,他后来有点学乖,他是最调皮的男孩嘛。”

悦宝园早教:我们也在找证据

杭州悦宝园早教 国老师:“确实不清楚,因为我们也在找这个证据,到底是有没有这个事情,因为销售顾问没有来跟我们讲过。”

国老师是悦宝园早教的负责人,自称刚刚接手工作。她表示,销售顾问瑶瑶已经辞职,她口中的佳佳老师也已经不在这里了。

杭州悦宝园早教 国老师:“(销售的离职和说出这件事有关系吗?)没有关系啊,就是她想当销售主管,但是我们不可能让她当销售主管,她本身情绪化,个性都不稳定,所以我们觉得她不合适,那她拿这件事情来要挟我们离职,开一个公司,不是开幼儿园,也不是说开个玩笑。”

杭州悦宝园早教 前销售顾问 瑶瑶:“哎,我要当销售主管,我用得着这么多事情吗,你去问叶总,他自己说要我当销售主管,我不可能去做的。你当时说,让我带团队。”

孩子被单独关进小黑屋,落下口吃的毛病?

佳佳老师到底有没有把孩子放到窗台上,由于时间太久,监控视频已经调不出来。

对于这事,国老师和销售顾问也各执一词。徐先生说,也是在一个月前,自己的孩子还被佳佳老师单独关进了小黑屋。

家长 徐先生的妻子:“我们大家一起去看监控的时候,监控办公室,就在小黑屋旁边,就是经过小黑屋,我儿子带我进去玩,然后他说这个小黑屋,会关起来。”

徐先生的妻子:“她出去之后,你可以自己打开门出去,门锁上啦,(徐先生的儿子:把我放在高高的地方,下,下,下,下不来了)哪里高高的地方下不来,(就这)她把你放进这里面睡觉是吗(嗯)然后你下不来了(对)。”

杭州悦宝园早教 国老师:“真的没有调查出结果嘛。”

家长 徐先生:“我当时是因为你们佳佳老师被辞退了,我才不想追究的,你知不知道,后来我才知道,我们宝宝因为这个佳佳老师,还受到你们学校的虐待,导致口吃的,你知不知道,(国老师:所以家长,我们现在去调查这个事情的情况)我本来是想告你们的。”

徐先生情绪有些激动,国老师表示,家长口中这两件事,他们还在调查,因为老师已经被辞退,所以调查有不小难度。

杭州悦宝园早教 国老师:“(为什么把老师辞退了?)这是在我来之前,我今天到这里上班才第二十天,所以这件事情,你要等老板来之后,他会比较清楚这个事情情况。”

一个月前的这两件事,让徐先生起了不小的疑心。前段时间,他和其他家长查看了“悦宝园”的监控,更加坚定了要退费的想法。

查看监控,保育员说老师打孩子

徐先生提供了一段悦宝园的监控,时间是11月3号,上午8点半。视频左下角的是一位圆圆老师,在和视频外的保育员阿姨吵架。

家长 陈女士:“阿姨觉得(被)嫌弃那种样子,在挑她的毛病,所以她觉得圆圆老师,本身也存在一些毛病。”

保育员:“我跟你说你打孩子了,我要直接告诉家长。(圆圆老师:你告诉家长,你去)你打孩子了,(你去)这种我不说不要紧的,你打孩子,(你去讲,来来来)我要帮孩子家长说的话,我们公司也不好的。”

家长 徐先生:“他们不知道有这回事情,(那你怎么拿到的?)卡就是直接拔下来,那个小米盒子,直接跟那个优盘一样的。”

孩子说,圆圆老师打后背

现场来了五位家长,都是来退款的,其中还有个小女孩,说是曾被圆圆老师打过。

小朋友:“(老师有没有打你?)有(打你哪里?)后背(怎么打的?)用玩具打的(是哪个老师?)圆圆老师,(她当时很生气吗?)嗯。”

小朋友家的阿姨:“孩子可能不听话,淘气了吧。”

“悦宝园”老板:在调查,没有直接证据

在这家“悦宝园”等了一段时间,国老师口中的叶老板终于赶来了。他回应说,目前家长反映的这些情况,他们也在调查,还没有直接证据。

杭州悦宝园早教 叶老板:“(徐先生:如果当时有视频,我就不是找他们了,直接公安机关调查了)所以说啊,我们不用去管这些事情,(记者:按照您的意思,后面打人和小黑屋的,同样也要有监控视频证据)我说没有,家长说有,我怎么去,这中间我怎么去定性它。(那为什么把她俩辞退了?)佳佳老师是父亲去世了,她主动离职的,圆圆老师是,我们觉得她在我们的管理上,我们觉得她可能不适非常适合,继续做老师。”

家长提出全额退款,并要求赔偿

徐先生的儿子已经在这边两个月了,他提出全额退款,还要协商赔偿事宜,其它几位家长也有同样的要求。

杭州悦宝园早教 叶老板:“你说你上来很久了,你要我全额退,你要给我足够的(徐先生:我的数额至少是全额退),你全额退的话,你要给我一个合理的,你说我这个是体罚孩子,我一定全额退。”

教育局:不是我们审批的幼儿园,不能从事学前教育

双方一时没有谈妥,在这家悦宝园的营业执照上,写着杭州美宇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中,只有一条教育信息咨询涉及教育方面。记者和徐先生来到江干区教育局。

家长 徐先生:“他们就是一个早教的设施,托班只是他们带带的,事实上他们有没有办托班的资质,我们也不知道。教室有没有幼师资格证也不知道。”

杭州江干区教育局教育二科 季科长:“不是我们审批的幼儿园,肯定是不能从事学前教育的,(托班也不可以?)对,全日制的学前教育,这个是需要到教育部门行政许可的范围之内的项目,未经许可是不可以做的。”

杭州江干区教育局教育二科 季科长:“要看他实际在做什么,实际上是在做全日制,在做学前教育的,我们肯定是会跟它的审批部门,一起去联合执法,看了解的情况。如果没有相关教育资质,需要停止。”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