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华永在:用爱照亮“生前身后名”

国网浙江电力作者:陈丽莎 俞海峰2017-11-13 16:20

光华永在:用爱照亮“生前身后名”

教室

滇西南边陲,怒江东岸。不知拐了多少个弯,翻过了多少座山,一路颠簸前行,距离云南省保山市施甸县县城约28公里的何元乡莽王小学终于出现在眼前。11月13日,在莽王小学里,孩子们正如往常一样,在桌椅破旧,墙壁泛着黄渍的教室里上着课。或许他们还不知道,就在前几日,县里举行了一场特殊的仪式,将为他们的生活带去新机。

13年前,一位来自浙江,名叫周光华的老人立下遗嘱:去世后把自己的全部财产捐献给国家,为我国贫困地区的教育事业做一点贡献。13年后,他的遗愿终于得以实现。他生前留下的230万元个人财产将捐赠给莽王小学,用于学校建设及“周光华教育基金”设立。捐赠仪式后,该校名也正式更名为“莽王光华小学”。

光华永在:用爱照亮“生前身后名”

捐赠仪式现场

一份遗愿,连接着周光华生前和他身后的世界。光华,这个有温度的名字,生前温暖故乡,身后温暖远方。

皓首穷经

春风化雨,桃李芬芳。周光华生前就在教书育人、皓首穷经中度过。

他先后任教于清华大学和山东工学院,1980年调入浙江省电力职工大学,担任热力教研室主任,是当时电力职工大学锅炉专业的学科带头人,还曾被中电联评为“优秀教育工作者”。

“当时学校非常缺乏既懂专业理论又有实践经验的老师。周老师专业理论非常扎实,又懂工程,熟悉生产一线情况,他来了以后,学校的动力专业马上就搞起来了。”原浙江省电力职工大学副校长万易这样回忆周光华。

万易说,周光华治学严谨且非常注重生产实践。作为厂校间联系的桥梁,他经常带青年教师、学生到发电厂搜集资料和生产实践中遇到的问题。

有一年,他带着青年教师下电厂实践。有一个在该电厂的学生盛情邀请他们吃饭,并送了一些当地的土特产。周光华说,“这些东西就不必了,还是把你们厂新上机组的运行数据和图纸给我看看吧,我好回去研究研究,我还是比较喜欢这个。”

“研究研究”,简单几个字,他坚持了一辈子。即使在退休后,他也潜心于专业,常常到凌晨两三点钟才睡,并且依然保持着去电厂调研的习惯,收集一手数据资料,为电厂解决生产实际中的问题。以往,生产现场关于水位补偿大多是靠经验判断,数据不是很准确。周光华深入生产现场研究锅炉汽包水位补偿的测量,并发表了研究成果。学生们按照他发表的方法来测量,数据便准确了很多。

同时,他也很注重对年轻教师、学生的培养、推荐,曾力推有能力的年轻教师到专业管理岗位,自己则主动退居二线当顾问,也有学生成绩非常优秀,经他极力推荐后去了美国深造。

“周老师的一生都贡献给了教育事业。”一位他曾经的同事说,“退休后,他还经常到学校图书馆借书看书。他去世后,我们去整理他的遗物,发现他的家里全部都是书,还有很多他写的读书笔记手稿。”

就是这样一位普通却又不平凡的老师,把他的一生献给了电力教育事业,兢兢业业,为电力行业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人才。

克勤克俭

说起周光华,很多熟识他的人都会提到一只黑色“手提包”。这包,他一拎就是二十多年,从没换过。用的时间长了,上面的皮就裂开了,一块块地往下掉,身边的人都叫他可以换个包了,他却总是说,“这个还好用的,用习惯了。”

留着一个“主席头”的发型,戴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穿着一件略显褶皱的夹克,一副知识分子老学究的样子,每天上下班都拎着一个黑色包,里面装的都是各种书籍和资料……这便是周光华留给一位和他共事多年的同事最深的印象。

光华永在:用爱照亮“生前身后名”

周光华生前工作照

周光华的妻女都在美国,离异后,他一个人居住在单位宿舍,直到去世。

去过他家里的人,都会吃惊:家很简陋,除了书,没有一点像样的家具和家电。衣柜是用木板一块块拼接起来的,门上的缝一条条的,清晰可见。坐到沙发上,整个人就陷进去了,因为里面的弹簧早就坏了。

冰箱坏了,他也不换不修,而是将冰箱里的压缩机拆下来搞研究。天气炎热的时候,身边的同事都让他在家里装个空调,他也没舍得装。他常年用冷水洗澡,冬天的时候,大家都劝他别洗冷水澡了,装个热水器吧。他总是笑笑说,热水器就不装了,洗洗冷水澡就当是锻炼身体啊。

由于一个人住,所以周光华吃的也很简单,常常是烧一次就吃好几顿。他生活中也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记得有一次去宁波开会,他在那里做了一套西装回来,但平时很少穿,因为舍不得穿。

然而,对待同事、对待学生,他却格外慷慨,同事经济上有困难,他总是主动询问是否需要帮助,他经常半开玩笑地跟同事说,“我反正孤老头一个,生活上也没啥开销,你们如果经济上有什么困难,尽管问我借钱啊!”

每年开学报到时,看到新生中有家庭比较贫困的,他都会特别关注,时常在生活上为他们提供一些帮助。

也就在那时他萌生了一个念头:过世以后要把自己的财产捐出来为教育事业做一点贡献。

终圆夙愿

大约在2000年,周光华找到他的第一届学生、原嘉兴电厂总经理戚国水,与他说起身后事,希望在他去世后,由戚国水等人来办理其后事及处理遗产。

2004年,周光华被确认已患绝症。在病床上他立下了遗嘱:过世后将自己的存款及房产变现后捐赠用于教育事业。

遗嘱中,他还给帮助过他的亲戚和同事都留了钱,钱虽不多,但他记得非常详细,并记下了地址和联系方式。他去世后,戚国水等人按照遗嘱,一户户上门把钱送到了他们手上。

捐赠看似简单,但做起来却不易。由于周光华的至亲都在国外,这让房产处置的程序复杂了很多、手续繁多了不少。“没想到每步手续都遇到了困难。”作为遗嘱执行人之一的万易,为了能够顺利处置周老师遗留下来的房产,跑了很多部门,咨询了很多律师。但很长时间里,房产处置都一直没有进展,周光华的遗愿也被搁置下来了。

直到2015年,周光华所住的宿舍房面临拆迁,拆迁后可直接拿到拆迁安置款,这为遗嘱的继续执行带来了新契机。房产拆迁处置完后,共拿到拆迁赔偿款、补偿金、过渡费、搬家费等加起来大概180多万,再加上处理周老师后事后留下来的存款大概总共有230万元。

拿到钱后,虽然周光华遗嘱里明确写着希望把钱捐助给教育事业,但遗嘱执行人知道周光华还有唯一的女儿在美国,就考虑是否把这个钱留给她。联系到他女儿后,他女儿明确表示,希望按照父亲的遗嘱执行,完成父亲的遗愿。

“怎么捐?捐给谁?”的问题又摆在了遗嘱执行人的面前。

一次偶然的机会,经九三学社上海市杨浦区委、九三学社云南省委有关人员的牵线,戚国水了解到云南省保山市施甸县何元乡教学资源匮乏,硬件设施陈旧,亟需资金改造。

经几位遗嘱执行人商议后,他们踏上了前往何元乡实地考察的路。在全面了解当地教育情况后,经遗嘱执行人一致同意,决定将周光华留下的230万元捐助给莽王小学。其中150万元用于学校扩建,其余80万元用于设立“周光华教育基金”,收益资金用于学校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的资助、品学兼优学生的奖励和教书育人楷模教师的奖励与业务培训支出。

经多方协力,随着周光华教育基金捐赠仪式的正式举行,十余春秋,老人夙愿终圆。

福泽千秋

走进莽王小学,泛黄的墙面上“教育改变命运知识成就未来”几个红色大字格外醒目。14个教学班,在校生423人,其中寄宿生254人……由于学校教学设施陈旧、教学资源紧张,当前的教学楼和宿舍楼已无法容纳更多的学生学习和住宿了。

光华永在:用爱照亮“生前身后名”

学校

由于教室不够,校方在教学楼旁搭建了一排临时的彩钢板房当教室,但这一“临时”已经临时了三四年。斑驳的墙面、木制的课桌、长条的凳子与孩子们清澈的眼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住宿条件更是艰苦。宿舍由教室改建,整个房间就是两个上下层的大通铺,从被子叠放看,一个孩子的床铺位置差不多五六十公分,一个房间大概住了三四十个孩子。床铺都是用不同规则形状的木头拼接而成,显然不是购置或定做的,床板也是用不同的木板拼接而成。

光华永在:用爱照亮“生前身后名”

莽王小学宿舍

2016年,为进一步改善莽王小学办学条件,学校在原校址旁新征土地22.6亩,用于莽王小学扩建,扩建工程一期教学楼项目建设估算总投资290万元,但资金落实仍存在一定缺口。

校方表示,周光华教育基金的捐助将对莽王小学扩建工程的顺利实施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而周光华教育基金的设立,作为软投入,将吸引更多的优秀教师来到学校,解决师资不足的问题,真正实现细水长流。

保山市副市长宋光兴说,施甸县地处偏远、教育基础设施落后,周光华先生《遗嘱》执行组捐赠230万元教育基金,善举功在当代、利泽千秋,“我们会管好用好这笔资金,也会弘扬周光华老师的大爱精神,教育学生学会感恩,传递好爱心接力棒,报效祖国,回报社会。”

从浙江到云南,一份遗嘱牵动着一份大爱。力量虽小,却也将改变很多人的生活走向。生生不息,光华永在。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