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出土浙江纪年瓷特展

展演浙江省博物馆2017-11-09 10:06

展览时间:2017/10/01—2017/12/31

展览地点:武林馆区地下一层

全国出土浙江纪年瓷特展

序厅

浙江是中国古代青瓷的发源地和主要产区,在绵延几千年的烧造历史中,出现了越窑、瓯窑、婺州窑、德清窑、龙泉窑和南宋官窑等著名窑口,对全国的制瓷业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在中国陶瓷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

“青色流年·全国出土浙江纪年瓷特展”,汇集了48家文博单位藏品共计300件,是迄今为止有关出土浙江纪年瓷展示规模最大,数量最多的一次。

展品按时代早晚排序,分为五个单元,清晰地勾勒出浙江古代青瓷发展的辉煌历程,特别是出自于有确切文献记载的帝王将相、文人雅士等历史人物墓葬的青瓷器,生动而鲜活地还原了不同时代青瓷文化的历史风貌,使广大观众去领略中国陶瓷文化的博大深厚,感受青瓷艺术的魅力,细细品味融入在中华民族血脉中的文化印记。

青瓷是悠远的,在浙江大地出现乙始,青这种取自泥土,采撷于大自然的色泽就伴随始终。它上下三千年,绵延不断,一脉相承。青瓷又是细腻的,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每个阶段的青,都承载着万千气象,六朝的绮靡雕琢,唐五代的雍容华美,两宋的清丽典雅,大元的雄浑敦厚,明清的工整规矩,都在诠释着不同历史时期的一个民族的风貌和心情。当我们穿越时空,细数流年,赴一场历经千年的青瓷之旅,更是一次中国文化之旅。

全国出土浙江纪年瓷特展

全国出土浙江纪年瓷特展

第1单元 青之东隅

浙江是瓷器的发源地,早在夏商时期,就开始出现原始青瓷。东汉中晚期,烧制出成熟青瓷,在人类物质文明史上有着里程碑的意义。

三国两晋南北朝,是中国历史上战乱不断,王朝频繁更迭的时期,也是南北交融,文化多元的大时代。上虞曹娥江流域成为浙江青瓷窑业的中心产区,制瓷工艺和生产技术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与此同时,浙江中西部和瓯江流域,也分布一定烧造范围的窑业生产,烧制的产品各具特色,构成早期浙江瓷业多姿多彩的景象。

第2单元 千峰叠翠

唐代是中国历史上最强盛的时期之一,空前繁荣的经济,中外文化的交流,发达的手工业,使浙江瓷业飞速发展。宁绍平原的上林湖地区成为越窑新的窑业中心。“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就是当时的壮阔盛景。

唐中期以后,随着饮茶风尚的兴盛,对外贸易的需求,创烧了大量新器类,出现了专为宫廷烧造的“贡窑”,生产着代表当时最高青瓷水平的“秘色瓷”。

晚唐至北宋初越窑步入发展历史辉煌时期,烧制的秘色瓷,令人叹为观止。北宋中期后,越窑形成了产品风格一致,烧造地域广泛的瓷窑体系。

第3单元 昆山片玉

南宋(公元1127年——1276年)时期,定都临安。随着政治经济中心的南移,浙江瓷业也历经变革,龙泉窑处于一个加速发展的阶段,确立了以龙泉大窑为中心的窑业体系。京城设置有专为宫廷烧制的南宋官窑,呈现出了南北技艺融合,官窑民窑互动的局面。制瓷工艺得到进一步创新,烧造出粉青和梅子青釉,莹润如玉,与造型古朴典雅的器类浑然天成,代表着青瓷生产技艺的颠峰水平。

南宋早期阶段,龙泉窑的产品面貌是厚胎,薄釉,刻划花,纹样题材盛行水波荷花与折枝荷花,器物种类多见日用器。中晚期,出现了多次施釉,多次素烧的厚釉产品。与厚釉相伴而生的仿古陈设器类,是最“器以载道”的美学意味。

第4单元 春水秋山

有元一代,疆域广阔,中外交通十分发达。随着社会稳定,商品经济的发展,多元文化交相辉映,其中蒙古族文化和伊斯兰文化对元代龙泉窑的装饰艺术影响巨大,龙泉窑创烧出许多根椐当时社会生活习俗的新器类,丰富多样的装饰技法与众多的纹样题材,相得益彰。表现出的产品面貌,兼容并蓄,充满了海纳百川的泱泱大气,成为中国古代青瓷装饰艺术集大成者。

第5单元 碧绿晚青

龙泉窑在明早期仍然兴盛, 根据文献记载,曾为宫廷烧造,产品面貌与同时代的景德镇青花相类同,是为宫廷所需而同一设计、同一监制的结果。它的形制硕大,器壁厚重,纹样富丽繁缛,釉色青碧透澈,制作精良,表明这一时期较高的制瓷水平。明中期以后,社会商品经济的发展,为迎合当时生活意趣和趋尚需求,仍在继续生产。清代龙泉窑走向衰落,烧造的规模很小,清后期的产品,与传统意义上龙泉窑产品面貌已相距甚远。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