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播在温州整容失败成朝天鼻 索取病历遭拒

温州城事温州网-温州都市报2017-11-09 09:54

“本来想把鼻子整得漂亮些,没想到变成了朝天鼻;而且,现在鼻子还在流脓流血……”昨天,在温务工的姑娘晶晶(化名)戴着口罩来到现场,向“名记团”反映这起烦心事。温都记者立即出动,陪同晶晶到当事整形机构交涉。因双方意见分歧较大,协商无果。

图为当事人提供的医院报告单

追求完美,网络主播对鼻子不满意

折腾一番,现在出门却只能戴口罩

晶晶今年26岁,目前暂住温州市区。摘下口罩的她,长相清秀,只是鼻子看上去有点怪,正面看能够看到鼻孔,也就是晶晶口中所说的“朝天鼻”。晶晶拿出了以前的照片,记者对比感觉现在的鼻子比照片上的看起来变短了,而这张正面照上也看不到鼻孔。

晶晶说,她是一名网络主播,平时比较注重外表。因为觉得镜头里的鼻子外形不好看,才想到隆鼻整形。如今“折腾”过后,她再也没有直播过,出门都戴口罩,整个人变得很没有自信。今年8月20日,晶晶找到位于市区马鞍池东路的鹿城丝芙兰医疗美容门诊部(简称“丝芙兰”门诊部),咨询隆鼻整形事宜。晶晶说,当天她处于月经期第四天,“当时我问‘丝芙兰’门诊部的咨询师,经期里能不能做这个手术。咨询师说,没问题,可以做。”

“听咨询师这么说了,我就放心了。于是,咨询师带我去办理了相关手续。”晶晶说,她对手术费选择了分期付款。手续办好后,当天“丝芙兰”门诊部跟她约定第二天做整形手术。

术后换药,发现鼻子变成“朝天鼻”

经过交涉,门诊部说“再调整一下”

第二天,晶晶到该门诊部做了隆鼻整形手术。晶晶说,手术中,医生从她身上取了一段肋骨植入她鼻子内,此外植入的还有膨体。

术后第三天,晶晶到“丝芙兰”门诊部进行术后换药。她说,换药时发现自己整形后的鼻子不但没有变漂亮,而且竟然“变形”了,“变得更丑了,成了‘朝天鼻’……”

对于这个结果,晶晶没法接受,马上跟“丝芙兰”门诊部交涉。晶晶称,经过交涉,该门诊部负责人说可以给她的鼻子“再调整一下”。

于是,在隆鼻整形手术后的第三天,晶晶又在“丝芙兰”门诊部接受了第二次手术。

情况更糟,二次手术后发烧

医院检查,鼻黏膜出现糜烂

第二次手术后,晶晶说,她的情况“更糟糕了”,出现了鼻子红肿,身体发烧等现象。没办法,她在“丝芙兰”门诊部持续挂了10多天的盐水。“结果鼻子还是肿的,还有低烧,夜里头痛得没法睡觉。”晶晶说,她再次来到“丝芙兰”门诊部,那里的医生又给她挂了三天的盐水。

经过反复挂盐水,发烧等症状未见好转。晶晶说,在她要求下,“丝芙兰”门诊部派人陪她到市区一家公立医院去检查。

医院检查发现,晶晶鼻黏膜出现糜烂,有感染的可能。医生说,要继续观察,如果红肿糜烂持续,后果会比较严重,建议取出她鼻子内的肋骨和膨体。听到医生这么说,晶晶很担心。

“我就要求门诊部拿出鼻子内的东西,并且退还相关手术费。”她说,“最后,他们(丝芙兰门诊部方面)答应给我取出鼻子里的东西,还说东西取了后鼻子就会恢复以前的样子。另外,还可以退还有关费用,但前提条件是让我签一份协议……”

签下协议,取出隆鼻植入的物体

半个月后,鼻子却未能恢复如初

晶晶说,因为害怕鼻子继续红肿溃烂,同时也想早点了结隆鼻整形后的病痛,9月11日她签下了“丝芙兰”门诊部起草的一份协议书。

根据晶晶提供的这份协议书显示,“丝芙兰”门诊部在扣除隆鼻材料费8700元后,退还晶晶4.13万元费用。

但是,该协议书中明确了一条“共同遵守”的约定:乙方(晶晶)在收到退款后,双方争议全部了结,乙方之后的任何问题与甲方(“丝芙兰”门诊部)无关。晶晶说,签了协议后,“丝芙兰”门诊部当天再次给她做一次手术,取出之前隆鼻植入她鼻内的物体。

然而,做完“取出术”后半个月,晶晶发现自己的鼻子并没有像“丝芙兰”门诊部方面所称“恢复以前的样子”,反而开始变形、鼻梁变短,而且鼻子里还流血、流脓。医院诊断她出现鼻黏膜糜烂、鼻中隔偏曲等症状。

于是,晶晶再次来到“丝芙兰”门诊部。她称,该门诊部跟她说这要等上半年才能恢复。

“这次,我怀疑他们的说法了,所以我就通过其他途径问了相关的医学整形专家,他们说我的鼻子变成这个样子,修复如初的难度很大。”晶晶说,她很后悔跟该门诊部签了那份协议书,“现在想想,觉得这个门诊部就是在坑我,协议书上的条款也是霸王条款,就是为了逃避责任。”

晶晶说,之后她跟“丝芙兰”门诊部交涉了多次,一直没有结果,“我很后悔做了这个隆鼻整形手术,看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想死的心都有了……”

再次交涉,索取病历遭对方拒绝

讨要说法,准备向主管部门投诉

昨天,晶晶向本报反映此事后,记者当即陪同她再次前往“丝芙兰”门诊部交涉。

“丝芙兰”门诊部一自称“行政院长”的男子出面与晶晶交涉。

“我这个样子,你说该怎么办?”晶晶问。

“你先到医院看好鼻腔黏膜糜烂情况,看好后我们再商量以后的事。”该男子回应。

“我今后的修复费用怎么算?”晶晶再问。

“我们不是把手术费用退给你了嘛,而且我们还签了协议的。”对方说。

其间,记者也就相关问题询问了该自称“行政院长”的男子。

“你觉得她(晶晶)这个隆鼻整形手术是成功的,还是失败的?”记者问。

“这手术没有不成功。”对方回答。

“既然手术没有失败,那你们为什么要给她退钱?”

“她又哭又吵,我们也受不了,就答应给她退掉了。”

“对于目前的这个纠纷,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协商不了,她完全可以通过司法途径来处理。”

最后,晶晶向“丝芙兰”门诊部方面提出索要她在隆鼻整形手术,以及之后“再调整”手术和取出手术期间的所有病历资料。

但是,该自称“行政院长”的男子以“保管病历的人不在医院,我无权调看”为由,拒绝了晶晶的要求。

无奈,晶晶于昨天下午向鹿城区消保委投诉了此事,但鹿城区消保委回应“此事不属消费纠纷,属医疗纠纷”,没有受理该投诉。

晶晶表示,接下去她打算向相关医疗主管部门投诉,“哪怕维权过程像跑马拉松,我也非要讨个说法不可”。

晶晶能否讨到说法?有关部门将如何对待此事?本报将继续予以关注。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