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关门淘汰一边连开新店 日租轰趴馆洗牌不断

一边关门淘汰一边连开新店 日租轰趴馆洗牌不断

这几天,80后沈浩正在杭州下沙建第四个日租轰趴馆。入行不到一年就连开三个轰趴馆,服务客户超过一万人,沈浩打造的“疯潮”轰趴馆在同行眼里是强劲的竞争对手。

能容纳二三十个小伙伴并给予相对私密的空间,同时提供唱歌、打牌、玩游戏等娱乐方式,从上海等地流行开来的日租轰趴馆越来越受杭州年轻消费者的欢迎,成为团体聚会活动的好选项。

其实,从较早期的公寓、别墅型轰趴馆到公司化运营,轰趴馆模式在快速升级。而真正走进这个行业会发现,变化的不单单是硬件,更是经营理念等内核。

同时满足多种娱乐需求 轰趴馆近年来颇受欢迎

大三学生小汪是学院辩论队队长。按团队惯例,每年9月吸收新成员后,队长都会组织大家一起玩耍,凝聚团队感情。连续几年,他们都选择到日租轰趴馆进行聚会活动。

日租轰趴馆是按时租赁的派对空间。它相当于一个微型“娱乐综合体”,能提供一个足够大的玩乐空间,并且同时满足多样化的娱乐需求。这些特性,刚好契合一般团体聚会活动的需求。

日租轰趴馆有的开在居民楼公寓里,有的开在独栋别墅里,也有的开在商铺里。通常,轰趴馆里不仅有厨房供大家烹饪,还有台球桌、KTV、棋牌室、电影厅以及联网打游戏的“网吧”等功能间。

“20多个人的聚会,大家各有喜欢玩的东西。如果单纯去KTV、桌游吧,可能有部分人玩不起来。在轰趴馆,大家想玩什么就玩什么,更自在些。”小汪说。

价格方面,轰趴馆一般以半天、一天等大段时间计费,费用也因场馆位置、空间大小、设施设备等因素而不同。以一日租为例,价格从五六百元到两三千不等。

近年来,轰趴馆不仅是大学生聚会的好选择,也逐渐成为亲友间的生日派对、企业团建活动的举办地。

有淘汰、有新进 轰趴馆行业正在洗牌

日租轰趴馆模式最早兴起于上海、广州等城市,前几年进入杭州。最早一批轰趴馆主要开在小区公寓、别墅里,看中的是消费能力日渐提高、热衷聚会派对活动的大学生群体。在杭州,轰趴馆数量最多的区域是拥有十多所高校、约二十万大学生的下沙。

沈浩算是行业的新进者。去年10月,他在下沙注册公司,开出第一家“疯潮”轰趴馆。不到一年时间,他连开三家分店,目前第四家店正在装修。记者从网络平台上发现,像“疯潮”这样有品牌、多分店的轰趴馆有好几家,分店遍布杭城。

与此同时,行业内被淘汰者也不在少数。对轰趴行业,沈浩的直观感受是更新快。“不断有人被淘汰,也不断有人进入。”他说,去年下沙有50多个轰趴馆,到目前只剩下30个左右。

据了解,被淘汰的大多是开在小区公寓、别墅里的轰趴馆。其实,这类轰趴馆在出现之际就有被淘汰的因子——由于身处公寓、别墅,没法注册成公司进行规范化运营;存在噪音扰民、安全隐患等问题,居民投诉较多。

浙江鼎和律师事务所律师肖环告诉记者,日租轰趴馆属于计时、计日的经营模式,没有经过审批的日租轰趴馆是不合规的。“居民楼里的轰趴馆没有合法工商注册手续,也没有通过消防、卫生部门的检查,日常运营时不会对入住人员进行实名登记,在各方面都存在漏洞。”肖律师说,位于居民楼里的轰趴馆很容易引发经济纠纷甚至刑事案件,也极易为各类违法犯罪提供便利。

目前客户向企业白领转移 服务升级不赚快钱

轰趴馆赚钱吗?在同行眼里,沈浩打造的“疯潮”品牌,是“烧钱”的模式。

“需要用长远的眼光来看待这个行业,不能赚快钱。”沈浩说,如果公寓、别墅轰趴馆属于1.0版本,那么他所运营的“疯潮”已经在3.0版本,基础是合规经营,客户的转移、服务的提升才是升级的内容。

位于天城东路创业大厦的“疯潮”工业馆属于大馆,复式280平方米的空间可容纳三四十人聚会。一楼是烹饪、聚餐区域,有一个小舞台;二楼有麻将室、电脑房、KTV以及供闲坐休息的小房间,整体干净清爽,很有派对氛围。这个装修,沈浩花了近四十万元。

刚成立公司时,“疯潮”的定位也是大学生群体,但没过多久就与别墅轰趴馆陷入了价格战。“大学生的需求就是一个活动场地,有地方玩就行了,对馆内设施和服务要求不高。如果定价太低,难以维持开销,定价太高,与其他低配的轰趴馆比没有竞争力。”

因此,“疯潮”很快转型,把目标客户从大学生向企业白领转移。“疯潮”工业馆目前的学生客户占四成,白领客户占六成,甚至远在滨江的公司也会过来开展团建活动。

另一个改变在于服务的提升。在接待客户前,沈浩会跟对方签合同,注明“不能吸烟”“八点以后不能使用KTV”等细节。“疯潮”还能提供管家服务,在现场指导大家用设备,甚至帮助活跃聚会气氛。

前不久,“疯潮”帮客户策划了生日派对,承包了邀请主持人、对接配餐等业务。这也是他规划的未来:“提供更多更细致的服务,让轰趴馆的服务不断升级。”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phoenixho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