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手迹现身杭州 当年保卫这些文稿超惊心动魄

今天,在杭州市档案馆展厅,举办了《信仰的力量——中国共产党人家国情怀档案展》。这次展览中,有件展品很吸引人:全世界最早的《共产党宣言》文稿。

凡说到《共产党宣言》,大家就会想到那句话:“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杭州展出的这份手稿写于1847年11月,只有唯一的一页。记者在现场看到:头两行字为马克思夫人燕妮所写,下面则为马克思亲手所写。

这么多年风风雨雨,马克思生前的手稿,究竟怎么保存下来的?中间又有什么样的故事?

马克思手迹现身杭州 知道当年保卫这些文稿有多惊心动魄吗

手稿,经历了什么样的辗转?

1883年3月14日,马克思与世长辞。

他遗留下大量的手稿,由恩格斯和马克思的三女儿爱琳娜保管。

马克思的手稿有个特点:大部分字迹潦草,多用个性化缩略词,或使用德文、英文、法文和其他多种文字,后人开展整理和编辑工作,困难很大。

自从马克思逝世后,恩格斯的整个余生,就为了收集、保存、整理和出版马克思手稿。但在他去世之前,这项工作仍没完成。

1895年,恩格斯逝世。

他留下了遗嘱:马克思的手稿和书信归爱琳娜保管;除了私人信件外,他本人的全部书信、手稿以及马恩之间的通信和马恩的全部藏书,归德国社会民主党保管;他的私人信件,退还给本人。

在遗嘱中,用的是“保管”,而不是“归属”。这意味着,这些手稿、信件和藏书,最终应该是属于全世界无产者的共同财富。

1898年,也就是恩格斯逝世3年后,爱琳娜早逝,由马克思的二女儿劳拉保管这批手稿和书信,后来又转交给了德国社会民主党。

这样,马克思的大部分文稿、信件,又回到了他的故乡:德国。

二战前后的保卫战,惊心动魄

斗转星移,时间到了1932年,德国纳粹上台。这年1月底,希特勒在杜塞尔多夫工业俱乐部发表演讲,称“要在德国把马克思主义连根拔掉”。马恩著作被烧,历史文献被焚。

有个档案馆馆长,负责管理这批文稿,名叫约翰·欣里希森,见情况紧急,决心把马恩的遗著藏起来。他有一个可靠的老朋友,大家都叫他“老约尼”,是名油漆工,沿街开了一间店。开始时手稿就藏在油漆店里,但店里很潮湿,不大适合保存文稿,偏偏纳粹的冲锋队和党卫军又在附近晃来晃去。

“老约尼”再找地方,几番周折后,这批文稿被转移到一个名叫达维德·扎洛蒙的人家里。他的家很适合保存文稿,只是有个问题:他是个犹太人,随时有被抄家的可能,形势又越来越严峻,所以还要转移。

人们决定把大部分手稿运到丹麦去,但这时边境封锁很严。他们选了弗伦兹堡、德国和丹麦边境的一个小镇,那儿有条秘密的“边界小径”。

手稿运至弗伦兹堡后,还有个问题:手稿太多,很难一次运出。人们又开始了“蚂蚁搬家”式的运输。

当地有个渔民汉斯·约翰逊,用他的小帆船运了一部分手稿;一些丹麦人乘渡轮时,带出一部分手稿;最有创意的运送方式,是运动员们创造的,当时在德国和丹麦举行了一场划船比赛,运动员们乘机运了一部分手稿出去。

尽管这样,大部分手稿的运送过程,还是充满了风险:乘着夜黑,背着手稿,偷越边境。做这事的,主要是一个人,他名叫威廉·施梅尔,是名翻砂工人,白天他照常干活,晚上背着装了文稿的背包,躲过巡逻队,越过德国和丹麦边境的一片沼泽地,将文稿运到丹麦。

就这么断断续续,花了差不多四个月,到1937年11月时,运到弗伦兹堡的所有手稿都运出了德国,存放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的一家银行的保险柜里。

现在,这些文稿藏在哪里?

当时的德国社会民主党,从1933年起,就处于地下状态,党员们纷纷被迫流亡海外,资金严重不足。

1938年,为解燃眉之急,德国社会民主党以7.2万荷兰盾的价格,将这批文稿卖给了阿姆斯特丹国际社会历史研究所。所以,这批文稿又被转到了荷兰。

没过多长时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德国法西斯入侵了荷兰。这次,他们已经知道这批文稿在阿姆斯特丹国际社会历史研究所了,一占领荷兰,就动用军队,到处查找手稿,结果却一无所获。

这批手稿去哪儿了呢?过了很长时间,人们才弄清楚。

原来,在德国法西斯占领荷兰之前,人们就把它转运到了英国,并指定牛津大学教授科勒保管,开始放在一个名字叫哈罗格特的浴场里,后来又放在牛津。二战之后,这批文稿又回到了荷兰,至今还保存在阿姆斯特丹国际社会历史研究所,大约占目前所知全部手稿的三分之二。

那么另外差不多的三分之一手稿去哪里了呢?当时苏联已经建立,也在到处收集马恩的手稿,这批手稿大约在1935年至1936年间,转移到了莫斯科,现在由俄罗斯社会和政治历史档案馆保存。

其他一些藏书和少量手迹,分散到了世界各地,目前已知的部分由伦敦大英博物馆、英国国家图书馆、俄罗斯科学院、德国特里尔马克思故居研究所、荷兰阿姆斯特丹国际社会史研究院、波兰国家图书馆和东京图书馆等收藏。

中国的中央编译局图书馆,也珍藏着两份珍贵的马克思手稿:一份是1876年10月16日马克思写给友人托马斯·奥尔索普的信,另一份是1878年6月25日马克思写给英国周刊《自由新闻》主编与发行人科特勒·多布森·科特勒的信,成为镇馆之宝。

1999年,英国剑桥大学文理学院教授们发起评选“千年第一思想家”,投票结果是马克思位居第一,爱因斯坦居第二,牛顿第三,达尔文排名第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phoenixh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