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凌晨杭州一老板起了个夜 救了隔壁一家四口

浙青网-青年时报王斐帆2017-03-20 12:18
0

“小子们!赶紧起床!”今天凌晨4点多,在上城区东宝路18号亿保汽车装潢经营部打工的24岁小伙杨永涛听见了老板急促的呼唤,“什么事……”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一头雾水:平时不都6点半才开门么?“快一点!”老板葛新举并不解释,只是敦促。一分钟后,杨永涛和另一名同龄的工友小伙匆匆赶到隔壁面点铺,瞬间睡意全无——隔壁一家四口都倒在了蒸汽和一氧化碳之下……

今天凌晨5点多,当青年时报记者赶到事发现场时,被熏倒的一家四口均已经被葛新举和他的员工们救了出来,其中中毒症状严重的3人已经由120救护车送往了市三医院。

仍留在面点铺里的是这家的家长,58岁的孙大伯,他有气无力地躺在近门口的几袋面粉上,尽管症状最轻,但气熏、惊吓之下,他完全打不起精神来。

“太吓人了……满屋子的蒸汽、飘得一层天花板下也都是。”孙大伯明显惊魂未定,他说,他们一家是安徽人,来杭开面点店已经有13年了,之前一直在茶亭弄,昨天才搬到了东宝路上这家单层约35平米的新店里。“谁想到第一天开工,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孙大伯说,通常他们一家人都是傍晚5点睡觉,凌晨0点起来忙活,蒸好馒头等面点开始卖的。“但是昨天刚搬新店面,我和我儿子、儿媳妇还有两个女婿一直忙到了深夜10点才睡。”孙大伯带着哭腔:“今天凌晨,我先起来蒸面点,儿子开车出去进货了,我想让其他3个孩子在二层的阁楼里多睡一会儿,到凌晨4点多再喊他们,却怎么也喊不醒了。”

事发时,狭长的面点铺一层里只有孙大伯一人在忙活,蒸面点,店面也只开了一扇玻璃门,加上外面小雨不断,气压低,面点铺里的蒸汽很难排出去,大多数都升腾进入了二层的阁楼里。等在一层的孙大伯出现头晕、恶心等症状再呼喊楼上两个女婿、一个媳妇的名字时,阁楼上已经一点动静都没有了。

面点铺里的一叠叠蒸笼都是使用电蒸的。孙大伯察觉情况不妙,使出浑身的劲,往5米开外的电闸处爬,下雨的凌晨,外面一片漆黑,他只能依靠自己。

孙大伯终于拉下了电闸,但蒸馒头的残余蒸汽还在源源不断往上飘,但此时他已经浑身乏力,即便再次喊出“二雷、惠芳”的名字(女婿、媳妇名),阁楼上也是死一般寂静,他不知所措,彻底瘫倒了。

与此同时,隔壁汽车装潢经营部的老板葛新举起来出门撒了泡尿。

看着新搬来的邻居店铺已经灯火通明,葛新举好奇地瞅了一眼,这一看,把他吓得不轻——店铺里云雾缭绕,飘得一层天花板下沿30厘米处也都是,孙大伯瘫倒在面粉袋上,似看到救星一般低声嘶喊:“楼上还有3人,他们不行了。”

“小子们!赶紧起床!”在东宝路上经营汽修店10多年的葛新举第一次遇到如此提心吊胆的事,开始急促地呼唤他的员工们,“一分钟后,杨永涛和另一名工友赶到了隔壁的面点铺。

通往阁楼的是一个约一米见方的开口,暂时只有踩着面粉袋才能爬上去。两名瘦小伙不假思索,猴一样地钻了上去,地面上,50岁出头的葛新举伸出一双大手做接应。

“阁楼上的3个人都没了知觉,怎么也喊不醒,一拍,他们身子都发软了。”杨永涛回忆道,虽然自己和同事也被熏到了,但救人要紧,看着比他们俩都要人高马大的3人,俩人只好合力一个一个将他们抱到口子上,交给底下的老板。

救人争分夺秒,两三分钟后,被熏倒的3人相继被葛新举和他的两名员工抱到了室外,葛新举拨打了120,不一会儿,救护车赶到,接走了3人。

今天上午8点多,记者在市三医院的急诊室见到了孙大伯的2个女婿和1个媳妇,他们挂着点滴,吸着氧。医生表示,经过初步检查,3人吸入的气体可能混含着蒸汽和一氧化碳,所幸发现及时。“经过抢救,他们均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还要转院作进一步高压氧舱吸氧治疗。”

再次返回现场,青年时报记者在面点铺的最深处发现了一袋子煤块,边上还有一个盆,里面有部分似烧过的煤渣。

因为放心不下,葛新举驱车前往市三医院探望3名中毒的新邻居。两名参与救人的小伙一个去补眠了,杨永涛则回河南老家探望父母。前往地铁站的路上,这名小伙多次强调“帮忙救人只是举手之劳,我相信每个人都会这么做的。”

来杭8年,杨永涛成长了很多,开过童装店,又一败涂地回到了重新打工的日子:“人生起起伏伏,遇到磨难、危机都很正常,父母从小就教导我'要帮助遇到困难的人',做好了人,才能做好事,迎来成功。”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phoenixho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