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入狱妈妈戒毒 绍兴22个月大娃娃谁来照顾

爸爸入狱妈妈戒毒 绍兴22个月大娃娃谁来照顾

“东宝”在东湖派出所(由受访对象提供)

因为贩毒,爸爸被判刑入狱;因为多次吸毒,妈妈被强制戒毒。没有了爸爸妈妈的陪伴,绍兴22个月的宝宝小航(化名)就像断了线的风筝,没了着落。这个本该是父母疼爱、被玩具包围的孩子,最近竟住进了派出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吸毒母亲被抓

留下22个月大的娃娃

事情还得从2月23日说起,越城区公安分局东湖派出所根据线索,在越城区抓获了一名吸毒嫌疑人叶某,经尿液检测呈阳性。

在进一步查证中民警发现,叶某有多次吸毒史。2012年10月,叶某因吸毒被上海警方处以行政拘留处罚并社区戒毒3年。但事实上,叶某从未停止过吸食毒品。鉴于此,东湖派出所对叶某作出了强制戒毒2年的决定。

叶某进了强制戒毒所戒毒,但她22个月大的孩子小航却没人照顾了。原来,叶某的丈夫因贩毒被抓,目前正在监狱里服刑。叶某是四川人,她的丈夫是辽宁大连人,他们的亲人又一时无从联系。

一开始,叶某以为关几天就会放出来,于是就把孩子托付给朋友照顾,可是得知要被强制戒毒2年,她也没辙了。孩子不可能一直待在朋友家,就在民警为孩子的安置问题四处奔波时,叶某的朋友突然带着小航来到了派出所。

“这个孩子我们不管了。”3月2日中午,叶某朋友扔下这句话后,转身就走了,留下小航一个人在接处警大厅。

派出所里

个个都是“奶爸奶妈”

“当时小航浑身都脏兮兮、臭烘烘的,一看就是好几天没洗澡了。”当天的值班民警陈红说。

小航仿佛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困境,不哭不闹在东湖派出所接处警大厅跟着民警“值完”了一天的班,晚上陈红把他带到宿舍里,准备给他洗澡,一脱下裤子,才发现小航的内裤上全是大便。陈红仔细帮他擦干净并给他洗了澡,因为没有干净衣服,小航只穿了一条纸尿裤,光着身子就钻进了被窝里。

怕小航着凉,陈红把暖气开得足足的。小航晚上睡觉爱踢被子,陈红一晚上没睡好,时刻留意着给孩子盖被子。“他老是睡一会就‘蹭蹭’地把被子踢了,把脚搁在被子上。”陈红说。

在其他民警眼里,小航还有很多小缺点。“他不爱喝水,就喜欢喝饮料,我们就把水倒在饮料瓶里,骗他喝。后来这招也不灵了,于是我们跟他‘约法三章’,喝一口水,奖励一颗果冻……”

“他吃零食时,每袋只吃一点,就要拆另一袋。不给他吃,他就坐地上耍赖。我们故意不理他,他假模假样地哭两声,看行不通,就乖乖地把拆开的零食吃掉了,可聪明呢。”说起小航,陈红眉开眼笑。

在派出所里,从所领导到民警,协辅警,食堂阿姨,各各都昵称小航为“东宝”,意思是东湖所的宝贝。为了更好地照顾小航,派出所特地安排了一名有责任心的辅警小劳,由他负责小航的生活起居。这位还没结婚的“大老爷们”,把小航收拾得干干净净,还经常给小航洗澡。洗头时小航要动,“劳爸爸”轻声细语地哄:“乖,不要动。”然后“啵”的亲一口,小航就乖乖地洗头了。

有一次,小航喉咙有点痛,小劳背着他就到了医院,好在没大碍。“这种事,可能他妈妈都不会这么上心。”派出所所长卢大伟说。

衣服、奶粉……

好心人送来一波波温暖

小航的遭遇牵动了派出所所有人的心。所长卢大伟的妻子听说小航的情况后,立即去买了新衣服和一大堆零食,送到了所里,并把小航的遭遇发到了朋友圈。

这条微信,在卢夫人的朋友圈里引发一场不小的讨论,更多的是担心小航的处境。“我们一起去看看小航吧。”不少朋友私信给卢夫人。

第二天,卢夫人和朋友一起到了东湖所,带着小航去买了衣服、奶粉、玩具等,还带他去宝宝洗浴中心,彻底洗了个澡。

在大伙的照顾下,小航的脸色一天比一天红润。此时,民警也得到好消息:小航的舅舅外公外婆找到了,都生活在绍兴。但民警和对方一联系,却得到一个意外的答复:他们不愿意照顾小航。

与此同时,刚刚联系上小航奶奶的民警,也得到了一个相似的答复:小航的爷爷早已去世,奶奶一个人无力抚养小航。

“我们也尝试过联系社会福利机构,但小航的情况,也不符合收养条件。”卢大伟说,孩子最好还是和亲人在一起。

为了让小航回到亲人身边,东湖所民警不断和他舅舅、外婆沟通。得知小航的外公因意外住院后,民警还特意带着小航去看望外公。最终,舅舅同意,等外公出院,他们就把小航接回去。

3月13日,外公出院回家,教导员王剑烽和副所长陈红带着全所民警协辅警捐助的5000元钱,一起把小航送回了家。在舅舅家门口,照顾小航十多天的小劳没有进屋:“怕他到时看到我走,要哭闹。”

类似的事还有很多

这给警方带来不少困惑

记者从市公安局了解到,因为孩子父母犯罪被抓,导致小孩无人收管暂住派出所的事情已经多次发生,这些失管的孩子在派出所少则住几天,多则住1个月,给一线办案民警的工作造成了不小的影响。有的犯罪嫌疑人家属甚至以无人照看小孩为由,要挟公安机关轻罚、释放被抓的犯罪嫌疑人。

“对违法犯罪行为我们绝不姑息,坚决重拳打击,可是由此引发的小孩失管问题,却给我们造成了困惑。”据上虞区公安分局民警介绍,2009年2月16日,上虞警方在一次行动中将一对从事贩毒的四川越西籍夫妇抓获,此时,他们最小的孩子刚出生半个月。警方对哺乳期母亲采取了取保候审措施,谁料一年到期后她消失了。

“第二次抓到她已是2010年5月,因为罪行较重,公检法三家协调会的结果是决定对其判处实刑。”母亲要收监,3个小孩怎么办?在绍兴市公安局和省公安厅协调下,办案民警赶往四川越西,约见当地有关部门商量照顾孩子的办法。

2010年8月16日,上虞民警和上虞市民政局的工作人员组成护送小组,千里护送3个年龄分别为2岁、4岁和7岁的“小不点”返回原籍。由于孩子太小,不能乘坐飞机,工作组只好先乘火车到成都,再转火车7个半小时到越西。又坐3个多小时汽车,一路颠簸,才将孩子们送到他们的祖父母手里。

“还有一次,一个由8人组成的四川籍大家庭来到上虞打工,结果家庭中的5个成人在上虞干起了贩卖毒品的生意,被警方抓获后,5个成人全部被刑事拘留,结果留下3个孩子无人照顾。为了把3个孩子送回四川老家,上虞警方几经周折与四川警方及当地民政部门联系,历时2个月时间,这才把3个孩子送到了祖父母的身边。”民警说。

新闻助读

婚姻法规定祖父母、外祖父母有抚养义务

父母因犯罪被抓,年幼的孩子就真的没人抚养了吗?孩子其他的直系亲属就可以不闻不问了吗?浙江乾盛律师事务所律师申铁旗告诉记者,对于未成年人的抚养问题,我国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婚姻法》等法律都有明确规定。

其中,《婚姻法》第28条有明确规定,有负担能力的祖父母、外祖父母,对于父母已经死亡或父母无力抚养的未成年的孙子女、外孙子女,有抚养的义务。

我国《民法通则》第十六条规定,未成年人的父母是未成年人的监护人。未成年人的父母已经死亡或者没有监护能力的,由下列人员中有监护能力的人担任监护人。(一)祖父母、外祖父母;(二)兄、姐;(三)关系密切的其他亲属、朋友愿意承担监护责任,经未成年人的父、母的所在单位或者未成年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同意的。

“父母因犯罪入狱,处于无力抚养未成年孩子的状态,所以有负担能力的祖父母、外祖父母应该肩负起对孙辈的抚养义务。如果不按法律履行义务,可以进行起诉,维护未成年人的权益。”申铁旗说。

困境儿童保障有待完善

外地经验是否可以借鉴

对于像小航这样的孩子,我国有一个专门的称呼,叫“困境儿童”。困境儿童具体是指流浪的未成年人,因其他原因暂时失去生活依靠的未成年人,包括事实无人抚养儿童、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父母服刑或戒毒期间的儿童、贫困家庭患重病和罕见病儿童等。

如何加强困境儿童的保障工作,这个问题各地政府一直都在努力。在温州,户籍在温州地区的困境儿童,由市儿童福利机构代为托管。今年3月,温州鹿城区还发布《关于建立适度普惠型儿童福利体系的实施意见(试行)》征求意见,这份意见中提到,将建立困境儿童基本生活保障制度。

在上海,即将出台《关于加强困境儿童保障工作的实施意见》,完善困境儿童保障工作机制,推动有条件的地方建设困境儿童临时庇护场所。

“借鉴其它城市的先进经验,我们绍兴是否也能在困境儿童的问题上有所探索发展呢?”采访中,东湖派出所副所长陈红说。

对于困境儿童的保障工作,读者是否有好的建议,不妨也来说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phoenixho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