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借车酒驾与同车友人双双身亡 该怎么索赔?

宁波城事慈溪新闻网 [微博] 陆超群2017-02-14 10:43
0

“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这句很多人耳熟能详的劝诫,是一起起血淋淋的酒驾悲剧铸就的忠言。然而现实生活中,仍有一些人当耳旁风,抱侥幸心理酒后驾车酿成事故。每当一起死亡事故发生,都伴随着血淋淋的现场和逝者家属的悲痛。2016年3月发生在宁波横筋线的一起酒驾事故,让同车两友人的两个家庭受到无法挽回的损失和不可磨灭的伤痛,令人唏嘘叹惋。

凌晨酒驾

致两死单方事故惨剧

2016年3月7日凌晨2点50分左右,男子小政(化名)驾驶一辆黑色奥迪小轿车,载着5个朋友,沿横筋线由西往东行驶至观海卫镇白洋村处时,车辆冲出左侧路外与电线杆发生碰撞,造成小政和旁边副驾上的女性友人菲菲(化名)死亡及部分通讯设施损坏的道路交通事故。事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驾驶员小政承担本次事故的全部责任,菲菲则承担本次事故自身伤害的次要责任。

据了解,同车6人都是20出头的年轻人。事发当日前晚,这6人及其他几个朋友一起在城区某KTV为朋友庆生。唱歌喝酒至夜半,几个人又转去金山吃夜宵直至约凌晨2点。据事故车上其他4人回忆,夜宵散场时,小政虽然喝了酒,但是执意要开车送剩下5个人回家。没喝酒的菲菲表示可以由她来开,但最终还是没拗过小政。就这样,6个人一同上了车,打算先送住在龙山的朋友回家。

当时,小政执掌方向盘,菲菲坐在副驾驶,其余4个朋友挤在后排。据基本没有大碍的后排4人讲,6个人都没系安全带,在沿山公路行驶时能感觉车速比较快,路上没有行人和其他车辆,没想到就这么突然发生了意外。一切来得太快,后排4人先后设法爬出车子,寻找被甩出车外的前排两人,并赶紧打电话报警求救。只可惜,小政和菲菲两人的生命最终没能被救回来。

据悉,小政驾驶的事故车辆并不是他自己的,而是向姑妈暂借的。虽然这车日常基本都是姑妈在使用,但事实上,车辆注册登记的所有人是其长居外地的女儿罗小姐(化名)。因为事发当天姑妈出门旅行中,由其丈夫去代为处理事故,并给了菲菲父母暂付款项5万元。

同车死亡乘客父母

索赔近90万元

2016年11月,菲菲的父母将小政父母、奥迪车所有人罗小姐及其保险公司诉至法院,扣除已支付的5万元,要求保险公司在车上人员责任险(乘客)赔偿限额内赔偿两原告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各项损失99万余元中的1万元;小政父母在小政的遗产继承范围内赔偿保险外的各项损失中的90%计88万余元;罗小姐对上述各项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菲菲父母诉称,驾驶人小政的父母和车辆保险公司应承担赔偿责任,而作为车辆所有人的罗小姐在出借车辆的过程中,将钥匙长期交给小政,放任小政在任何状态下使用车辆,未尽到审慎义务,存在重大过错,理应连带赔偿。

保险公司认为,小政系酒后驾驶,不属于车上人员座位险的理赔范围,并就特别提示条款已经尽到了告知义务,所以拒绝理赔。小政父母觉得自己也是受害者,菲菲明知小政喝了酒,当时就不应当搭乘,而是应该极力劝阻才是,自身的丧子之痛尚且无法弥补,更别谈赔偿他人。

庭上,罗小姐的代理人辩称:小政具有驾驶资质,车辆状况良好,且其母作为车辆实际管理人将车钥匙交给小政时,小政未饮酒;死者菲菲明知小政饮酒存在极大危险而自愿乘其驾驶的车辆,对于损害的发生也存在过错。另外,作为证人出庭的小政生前同事讲,小政只在一起出去玩时偶尔会开这辆奥迪车,其余大部分时间都见他开的是一辆大众。同样出庭的姑妈也表示,小政偶尔会用她的车,车祸前几天的3月4日把车借给他,当时还特别叮嘱他开车一定要小心,有微信聊天记录为证。

赔偿判决落定

却留一地遗憾

本案经过审理,法院最终有了定夺。“二原告主张的被告保险公司的车上人员责任险(乘客)的赔偿责任,因驾驶员小政系酒后驾驶,且保险公司已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已尽到了免责条款的告知义务,所以对要求保险公司理赔不予支持。”承办法官说,原告要求车主罗小姐承担过错赔偿责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因罗小姐同意补偿5万元并已支付完毕,两原告也在总损失中将该笔扣除,法院予以照准。

“因驾驶员小政对本起事故承担全部责任,受害人菲菲承担本次事故自身伤害的次要责任,小政已因交通事故死亡,故小政父母应在小政的遗产继承范围内赔偿两原告所受损失99万余元中的90%,即89万余元。”最终,除以上赔偿判决,法院驳回了菲菲父母的其余诉请。

案子尘埃落定,然而金钱终究无法弥补父母突失活生生子女的绝望。酒驾猛于虎,害人又害己。斯人已逝,但留给生者的只有一片阴霾。最痛的当属两方父母,还有姑妈和车上朋友也悔不当初。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标签: 酒驾索赔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phoenixho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