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姑娘每天晚上“嗡嗡嗡” 吵得隔壁大伯睡不着

15日10:47,成大伯来电:我住在杭州抚宁巷35号,隔壁住着一个小姑娘,20多岁的样子,天气凉了以后晚上空调天天开,已经开了两个月,太难受,实在太难受,空调就在我的卧室的窗门口!我们老两口天天晚上睡不着,在客厅打地铺,我们都是70多岁的人了……

我跟小姑娘说能不能把空调移到阳台,移动费我们出?她不肯。她是租住在这里的,原来这里住着一对老人,人很好的,老人过世以后,房子给了儿子,儿子把房子出租掉了。我们给房东打电话,他不是很理解,我们又找了社区,社区也只能做协调工作,说实在不行让我们去打官司,我们都一把年纪了,怎么打官司?

成大伯和老伴屠阿姨住的是一套两室一厅。二老之外,现在还有一只小狗客居着,成大伯说是儿子的狗,要在这里寄养几天。

成大伯佝偻着背,眼袋很深,带我们走进朝南的主卧。

主卧室阳光明媚,有床,但没有被子。

窗台往外的部分呈“凹”字形,隔壁家的空调外机,醒目地挂在“凹”型里,正对着他的窗户。

大伯躲空调噪声睡客厅

“每晚7点准时响起来,这低频声音晚上嗡嗡嗡,很吵人的!”成大伯眼睛瞪得很大。他说窗台是双层玻璃,按理说隔音效果不错,可是怎么都挡不牢这种声音。

这个朝南的主卧,原是睡眠不怎么好的屠阿姨睡的,成大伯则睡在北侧次卧。

原来屠阿姨睡眠一直不好,易惊醒,为了照顾她的睡眠,成大伯一直和她分房睡。

二老的身体也不太好,屠阿姨的安眠药放在床头,一天两片;成大伯的抗高血压药,也是每天不断。

两个月前,不怎么住人的隔壁租出去了,住进来个20多岁的姑娘,空调外机几乎每晚都在运行。因为觉得空调外机噪声太大,屠阿姨没办法住下去了。

“两个月前的一天夜里,两三点,我起来上厕所,看见老太婆在客厅看电视,问她怎么回事?她说隔壁太吵了。”成大伯站在朝南的主卧一听,果然很吵,于是他把朝北的次卧让给屠阿姨睡,他自己则捧起遥控器,看了一晚上电视。

接下来几天,成大伯说自己试图和隔壁的姑娘沟通,但几次下来效果都不好。确实,空调是房东装的,作为租客,姑娘也无权改动空调位置,她开空调也是她的权利……

后来,成大伯索性找来一张折叠床,打算在客厅打地铺,把主卧的被子也搬过来了,打算以此躲避噪声。折叠床有三节,他说白天折起来可当沙发,到晚上顺势拉出来两节就可以睡。”

拉出两节后,折叠床正好呈1.6米宽的正方形,睡觉显然不够长,于是成大伯斜着睡!

成大伯向我们展示了睡姿,他躺上去,头朝墙角一侧,脚朝对面的墙角,直挺挺睡在那里一动不动,双手置于胸前。“其实我还是想回床上。打地铺一个是太低,还咯吱咯吱会响……”

“我想找快报想了很久了,可是又怕上报纸。”屠阿姨拘谨地说。成大伯躺在折叠床上一本正经地说:“没办法!你要解决问题么,你说睡觉重要还是面子重要?”

住在楼下的唐阿姨告诉我,成大伯邻居家的空调,在国庆后没几天就开始用了,外机声音确实响,估计机器也有点老了。

社区也在为这事犯愁

彩霞岭社区一位工作人员特地听过那空调外机的声音,还录了音,“这种轰隆隆的声音,声音不大,但穿透力强,确实很烦。”他把录音打开,我仔细听,听到一种低沉的声音。

社区程主任说,他特别能理解屠大伯的心情,为什么呢?

“我父母家就出现过这种情况,开始不知道是哪里发出来的声音,我楼上楼下4层楼都去听过,才发现是楼下空调外机发出的。楼下也是租户,我叫了那边社区主任协调,最终把房东找来了,外机移了个位。空调低频声,敏感的人确实是很在意的。”

程主任说,社区先后去了7次屠大伯家,发现隔壁房子是房东委托给一家中介出租了,现在的租户就是那个20多岁的姑娘,但移空调的事姑娘做不了主,房东则说自己在外地,要过两天才回来,也只能等了。

成大伯也提出,实在不行,可以由自己花钱请人帮忙,把邻居的空调外机移到隔壁阳台那一面。

下午,成大伯联系了房产中介,工作人员说,这事跟他们和租客都没关系。“房客都快搬走了!”

成大伯再联系房东,打了两三个电话,都没人接听。

成大伯无奈了,“我有个儿子,我不想把这事告诉他,因为他性子急。我们这辈人,都不想把事情闹大的。”

“什么叫幸福?”他说,“对老年人来说,能睡个安稳觉就是最大的幸福。可现在,很难!”

后来我联系上房东太太鲍大姐。她的态度比较明确:不修、不移、不换。

“我们这个空调外机如果是坏的,我们会修,但之前找了一个人来,说空调是好的,也就不用换修了。如果按成大伯所说移位,我们很难做,因为阳台这一面的墙体是挂不牢空调外机的,再说,我们也要晾衣服的。”

“租客是个东北姑娘,适应不了南方天气,比较怕冷,天冷了就要开空调,之前她不在家时也会开。后来我们跟她说,你不在家的时候就不要开了,她也答应了”。鲍大姐说。

当晚8点,记者再次来到成大伯家,他已经吃过晚饭,准备睡了。他在客厅拉开两节折叠床,被褥仍斜放着……

我敲了敲隔壁姑娘家的门,三次都没敲开。

成大伯说,姑娘当天傍晚5点就开空调了。

我来到成大伯的主卧,确实能听到“嗡嗡嗡”持续不断的低频声,由于窗户关着,声音分贝感觉并不大。打开窗户后,能听到外机风扇转动的声音,“嗡嗡嗡”声稍微明显了一些。

响了5分钟后,空调外机忽然停止工作,成大伯的主卧也安静下来。

难道姑娘关空调了?成大伯摆摆手,说3分钟后又会响的。果然3分钟后,关上窗户也能听到“嗡嗡”声。

什么样的声音会让人觉得难受?

红会医院五官科主任慈军说,人们对声音的敏感不全部取决于分贝。比如,老年人对一种非稳态(间断的)声音就很敏感,长期听着,确实容易对情绪产生影响。另外,老年人对窄带的、固定的声音也很敏感。他说,声音越是固定在某个频率,损害越大,越容易产生对声音的疲劳感,对生理和心理都有影响,比如空调外机发出的这种长期低频(200赫兹以下)的“嗡嗡”声。

据了解,老年人失聪,一般先是从高频率的损害(8000、6000、4000赫兹)开始,接下来是语言频率(250-2000赫兹)的损害,到最后才是低频率的损害。当一个老年人对高频率和语言频率都不太敏感时,他对低频率可能还有感觉。而空调外机发出的低频声音,穿透性比其他高频率的声音要高,所以关上窗户也容易听到。

为什么?高频噪声在距离拉远或遭遇障碍物时能迅速衰减,如高频噪声的点声源,每10米距离就能下降6分贝。而低频噪声却递减得很慢,声波又较长,能轻易穿越障碍物,通过长距离奔袭和穿墙透壁直入人耳。

慈主任说,长时间接触低频噪声或次声波,会对神经系统、心血管系统、消化及内分泌系统有不同程度的影响,可能导致耳鸣幻听、烦躁易怒、头痛失眠等神经官能症。平时,他经常接诊受低频噪声困扰的患者,以老人和孕妇居多。

但低频的噪声常常分贝并不大,或许达不到高频噪声的级别,却有穿墙越壁长距离奔袭扰民的“本事”,在夜间尤为明显。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samchen]

热门搜索: